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我滴个良人呐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九章 明天见

第一百零九章 明天见

        “不过,小娘子,陛下怎么会跟三九在您面前提到了他呢?”石磐问道。

        微飏伸着食指,嘟着嘴在自己莹润如玉的小下巴上点了点,道:“陛下让三九立即诏班某入京。

        “我猜着,大约是这个案子办得有些不顺当,偏又要紧得很。所以才要把姑姑说的这个很擅长查案子的班某弄回来吧。”

        被拐的人找不到,是最大的要紧事。

        可是,等班某回来找?!

        他也得能飞回来啊!

        石磐觉得,事情绝对不像微飏说的这么简单明了。

        “两个偷懒的小混账,去厨下,跟骆妈妈说,我晚饭要吃点儿清淡的。嗯,微微酸的,不油腻的,不甜的。”

        微飏挥手把两个直眉瞪眼听着的小丫头赶出去,然后才问石磐正事儿:“姑姑,外头的案子到什么地步了?”

        “千山的那个小徒弟,我刚才索性派了他的差,让他跑一趟刑部。”石磐笑一笑,“找桓王殿下问问情形。也看看这孩子办事如何。”

        “这个好。”微飏连连点头。

        石磐接着说道:“锦王那边原本有些无头苍蝇一般,听说端王殿下去后,倒好了很多。已经拿了贾某的产业单子,一家一家在抄查。”

        “……”微飏无语。

        这么笨的办法,居然还叫“好了很多”?那之前到底是有多没章法?!

        “贾府已经封了。他本人早押在刑部,妻子女儿听说直接送去了掖庭。”石磐撇了撇嘴。

        微飏的眉心轻轻一跳。

        掖庭。

        “姑姑,掖庭也是宫里。你猜,以贾颖的手段,进了宫墙之内,她会变成什么样?”微飏捧着脸,歪头笑着看石磐。

        石磐呵呵冷笑:“自然是开始做那前唐武氏的梦!”

        “武曌被赶出宫廷,在感业寺出家。看起来是死路一条。可是呢,感业寺再怎样也是皇家寺院。”

        微飏手指在茶碗旁边画着圈圈,笑嘻嘻,“但不同的是,贾小娘子一家算是开罪了太子的。她不死在掖庭,就算太子宽厚了。”

        这个却未必。

        石磐心里想着太子的自负,倒不以为然。

        两个人且吃茶说闲话。没一会儿,翠缥果然面露怪异地进来禀报:“外头有个叫虞小四的,说是石磐姑姑给小娘子买的小厮,带了包袱,来给小娘子磕头。”

        买的?小厮?!

        石磐傻眼地张大了嘴。

        微飏笑得两眼弯弯:“哟,这就赖上我了?行,让他先去给我娘磕个头,把身契交上去,然后再来见我。”

        翠缥满腹狐疑地去了。

        这边石磐气得只拍桌子:“这牛皮糖!竟还甩不脱了!”

        “无妨无妨!挺好挺好!”微飏心情很好。

        做人嘛,该不要脸的时候一定得不要脸。

        微飏越想越笑:“我就喜欢这种死皮赖脸的小混蛋,只要收服了,做什么都好使得很。”

        想当年,她身边可是颇有几个小内侍是这种人,拿来对付那个沉默寡言又智谋百出的梁擎,简直是无上利器。

        不过一刻钟,翠缥还真的带了一个瘦小机灵的小厮进了蕉叶堂正房。

        微飏在正屋见他。

        小赖皮穿了一身最寻常的短褐,一双不合比例的大脚上竟还套着一双草鞋,腰间系着的也是最廉价的布带子。

        一张小脸瘦瘦尖尖,鼻梁有点儿塌,嘴唇儿有点儿厚。最出色的便是一双大眼,机灵地转来转去,看着就透着“坏”。

        “说说吧。”微飏身姿端正,双手拢在宽大的袖子里,交叠,虚掩在腹前,俨然就是一个最合格的大家闺秀的样子。

        虞小四看着她的样子,一脸恭敬,声音却稳稳当当丝毫不惧:“明面儿上,小人是个孤儿,自幼在京城胡同里混大。

        “身契上也写得明白,祖籍山东,户籍京城。今年一十三岁,单身独口,自愿投身,与和国公府三小娘子为奴。”

        “嗯。继续。”微飏看他一顿,点点头,表示自己接受这个借口。

        虞小四看着她文风不动,眼泛异彩,轻轻弯弯嘴角,继续说道:“实际上,小人是千山将军的亲侄儿和徒弟。”

        石磐讶然看着他。

        “千山将军这个名字,乃是进入暗卫之后,陛下亲口赐的名字。他原名虞连山,乃是小人的亲叔叔。

        “小人父母早亡,自幼便由叔叔抚养长大。叔叔收了四个徒弟,小人最小。自幼便是三位师兄轮流照看长大。

        “只是小人性子跳脱,规矩上差些。叔叔一直发愁,说小人当不了官差。听说小娘子这里需要人,叔叔说,这是小人唯一的机缘,若不珍惜,必会天打雷劈。

        “小人的身契虽然也算是有些瞎话,但投靠为奴却不是假的。若有背主等事,依律,小娘子也是可以一顿棍子打杀了小人的。”

        这就是说,身份是假的,但名字和人都是真的。

        真心投靠。

        微飏点头,不赞他,却赞千山:“你叔叔很是个拎得清的人。”

        虞小四低下头,双手举起,把自己的身契呈了上来:“林娘子说,既是石磐姑姑买来给小娘子的,身契就直接请小娘子收下。”

        “好。”微飏也不多说,命翠缥:“去知会周管家一声。回来再带他去安置。”

        翠缥出门。

        屋里只剩了石磐和微飏。

        “吩咐你的事呢?办得怎样了?”石磐道。

        “桓王殿下和高尚书正在问贾某的话,没见着。殿下身边有一位梁先生,脸上有一道长疤的,出来问了小人,让小人转告小娘子:事情进展不大好。”

        “怎么个不好法?”微飏的眉梢动了动。

        这小子倒是运气好,竟然见到了梁擎。若是桓王身边其他的人,未必肯告诉他详情呢。

        “梁先生说,如今查到那些人藏身的地方未必很难。难的是,贾某一口咬定,他本人不知情,全是族亲胡来,他顶多是个失察。各种证据都无法直接证实贾某本人参与。

        “梁先生的原话是:这种禽兽不如的祸害,若不能一举钉死,以后必是大患。”虞小四口齿清楚,条理明晰。

        微飏听到这里,沉吟片刻,抬头看他:“梁先生有没有提到吉祥酒馆和悦来客栈?”

        “没有提到名字,只说,酒馆和客栈那边的证据,不扎实。”虞小四说到这里,抬头看了微飏一眼,然后又低下头去:

        “梁先生说,正想跟小娘子当面商议。既然小娘子明天要去玄都观,他会前往一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