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我滴个良人呐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一章 揍我这样的,十八个

第一百一十一章 揍我这样的,十八个

        紫陌红尘拂面来,无人不道看花回。玄都观里桃千树,尽是刘郎去后栽。

        玄都观最有名的就是前唐刘禹锡极口讽刺的桃花。

        黑红也是红。

        所以,玄都观后来索性把观中只是养来做桃木剑、桃木符的小片旧桃林种成了满观桃花开。原本最该在道观里占主导地位的紫薇都被挤得没了多少地方。

        只是如今乃是寒冬,观中只剩了长青的松柏和几株正盛放的老梅仍旧生机勃勃。

        况雨霏原本打算狠狠疯玩的心思此刻却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惊骇地边走边看自己手里的那个荷包,拉着微飏小声问:

        “阿芥,这块玉比我的拳头还大呢!我能用它来干嘛!?你吓死我算了!”

        “贡品嘛!能不大?”微飏嘻嘻地笑,又叫她的小跟班:“替你小娘子把荷包收了去。”

        小蓝战战兢兢双手抖着去接。

        嘉定侯府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家,这块玉说实话也算不得大事,可这是陛下赏下来的贡品啊!

        就这样轻轻易易地装在个寻常荷包里,随手递给了自己!?

        “陛下赏我的?我怎么这么不信啊?”况雨霏心里七上八下。

        微飏竖着手指在唇上,嘘了一声:“你回家就跟你娘说,这是我去宫里跟陛下提起你,陛下让我带给你的。”

        “你别瞎说啊!”况雨霏瞪她。

        微飏嘻嘻笑着摸鼻子:“其实真不是瞎说。陛下要给我赏赐,我说我替你也要一件。

        “甄三九就拿了一匣子玉让我挑两块。

        “我留了一块,给你一块。

        “所以,说是陛下赏你的,也没错啊!大过年的,你就当尽孝了,哄你娘高兴高兴呗!”

        况雨霏偏头想想,也对,放松地笑起来:“这么说,陛下知道我了?”

        “对呀!最近过年,又加上那个案子太烦人了,不然我就请陛下跟咱们一起出来玩了。”

        微飏和况雨霏手拉手进了玄都观,一路走一路玩,啧啧称奇:“到了春天,这里肯定特别漂亮!”

        “好阿芥,明年桃花开了,咱们再来吧?”况雨霏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微飏猛点头。

        两个人嘻嘻哈哈往里走。迎面看见正站在钟楼旁边等着她们的微诤和徐云客。

        两边忙见礼。

        “阿诤哥哥好。阿谟哥哥以前常说你待妹妹们最好了。我今天可要享受一回。”况雨霏落落大方。

        微诤头一回被人这么夸,当即笑开了傻脸拍着胸脯保证:“放心!今儿况家妹妹的花销我包了!”

        还行,只说花销,没说闯的祸也也背了。

        微飏松了口气。

        “这是我的同窗,姓徐名超字云客。他家在云南那边,回不去。我邀了他来家过年,今天一起来逛逛。

        “刚才我们已经把里头大概查看过了,没有什么不妥的闲杂人等。你们俩玩放心你们的,我和徐兄就在你们身后远远看着。”

        微诤大略给徐云客和况雨霏互通一下身份,便让微飏两个人往前去。

        徐云客也很礼貌地只是冲着两个小娘子作个揖行了个平礼,便安静地站在微诤身后,并不往前凑半步。

        但其实,这甚至他第一次近距离看清微飏的脸。

        毕竟是外男,况雨霏只客气了一句,便与微飏携手往前去了。石磐、翠微和小蓝,并虞小四围在二人左右。

        微诤和徐云客果然隔了十几步跟在后头。

        “令堂和侯府还真是放心,竟真就这几个人便让两位小娘子出门了?我们那边县令家出门的小娘子,排场都比她们俩大。”徐云客忍不住感慨。

        微诤轻笑:“原本也是至少带着十来个的。不过,”抬抬下巴指指石磐,“那位是宫里的五品女官尚仪姑姑,并没有卸任的。碰上不开眼的,这个身份亮出来也就够了。”

        “万一遇到贼呢?那些人可不管你们什么官衔的。好汉不吃眼前亏,总得有些男仆才好!”

        徐云客说完,似是后悔失言,忙又补救,“当然,我们那边穷山恶水民风彪悍,京城自是不同的。”

        “你看啊,拿我当例子吧,我挨个儿告诉你。”微诤一条胳膊揽住他的肩,一只手往前数:

        “我妹,跟我,大概可以打个平手。

        “况家二小娘子,揍我,玩儿似的。

        “我妹的侍女,揍我这样的,四个。

        “我妹的小厮,八个。

        “那位姑姑,十八个!”

        徐云客吓得脸色都变了,颤声问道:“那个侯府的小侍女,你没数的,难道竟是绝顶高手?”

        “哦,那个我不认识,不知道。”微诤说完,也不看徐云客被噎青了的脸,又往后一伸大拇指,“还有跟着我的这俩长随,揍我十个,拳头都不带觉得疼的。”

        徐云客不由得掩面苦笑:“所以,贵府出门看似单单薄薄三五个人,其实相当于一队卫军?”

        “那比不了。只不过自保绝无问题。”微诤呵呵地笑,“是以我出门相陪,除了怕她们被人欺负,还得防着她们欺负人。”

        话还没说完,就看见有人横出一步,冲着微飏和况雨霏撞了过去!

        “嘿!还真有那不长眼的嘿!”微诤瞪圆了眼,甩开徐云客,撩袍便往前跑。

        而微飏这里,早看见撞过来的人脸上凶色肘间寒光,眉毛高高挑起。

        身后石磐跨上前一步,伸臂拦住小娘子们,抬起一脚便踹了出去!

        那汉子痛呼一声被踢了丈余远,抱着肚子蜷成了个虾米,藏在袖子里的匕首掉在了地上,当啷一声。

        况雨霏吓了一跳,下意识挡在了微飏前面:“阿芥不要看!”

        “这怕什么?”微飏歪头,从她身后探出头来,看看地上那个人,再往四围去看。

        果然,还有几个鬼鬼祟祟的人,瞧见这个情景,一愣之下面露惊慌,忙的就往后退,各各混进了人群。

        微飏看了不知何时退到了旁边树下的虞小四一眼,微一颔首。

        虞小四目露精光,也一点头,侧身也跟着混进了人群,左一步右一闪,便在人群中挨挨挤挤地跟着那几个人不见了踪影。

        前头石磐早就一脚踩在了倒在地上那人的胸口,抬头懒懒地命慌张跑来的几个道士:“绑起来,堵住嘴,直接送去京兆府。就说,石磐让交给千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