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我滴个良人呐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四章 摸摸头

第一百一十四章 摸摸头

        梁擎的懊恼自然被微飏都看在眼里,笑一笑,她开始自嘲:

        “刚才锦王和锦王妃出现,我本来还以为他们两口子是再次来‘偶遇’我的,还自作聪明地端了个贡品绸缎的线头儿给人家。

        “可是刚才我才想通,人家压根不是来找我的。人家是来找那位徐云客的。”

        梁擎的思路不由自主地跟着她走,再度挑高了眉:“那个阳瓜州的骗子?”

        “咱们知道他是骗子,是因为我打眼就觉得他有问题,所以拼了老命请了好几拨人去恶狠狠地挥了好几记洛阳铲。”

        微飏冷笑,“可在旁人眼里,尤其是锦王那里,此人还是徐家的族亲,不仅与三皇子妃有亲,还跟永兴伯夫人有亲。

        “他若是不想动到三皇子头上,却一定要把人口案办成,就不得不碰到一个徐。这个徐云客,或者说,永兴伯夫人那个寡妇,岂不是最好的替罪羔羊?”

        “洛阳铲?”梁擎听不懂。

        洛阳何时出铲子了?很好用吗?没听说过啊……

        “呃!”

        洛阳铲直到二十世纪初才发明出来用于盗墓……

        微飏暗悔,只得强词夺理:“你不知道么?当年三国曹孟德手下的摸金校尉去盗墓时,用的最多就是洛阳铲啊!”

        “哦……请恕在下孤陋寡闻。”梁擎表示长知识了:“看来锦王要动手了?”

        “我前天进宫,陛下已经将此案与二十年前先太子办的那一桩联系了起来。

        “他老人家信不过锦王,也信不过其他各位。所以当即下旨,诏川滇巡查使班信立即回京。”

        微飏嗤笑一声,“若是锦王还想不出四角周全的法子,既不得罪三皇子,又能钉死贾某。那他就等着把这桩功劳直接拱手让给班某吧!”

        “班……驸马?”梁擎若有所思。

        微飏露出好奇:“梁先生知道这位?”

        “奇人。”梁擎点头,忍不住加一句,“就是得罪的人太多了。多如牛毛。”

        “那他这样被急诏回京,又值京城多事之秋,那就未必有几个人愿意看到了……”微飏眨眨眼。

        梁擎只一转念,立即点头:“我请桓王殿下派人去迎一迎。”

        外头传来了脚步声。

        微飏只来得及再嘱咐最后一句话:“不要抢锦王的功劳,全都让给他。”

        “放心,我们不会沾的。”梁擎低声急加一句,却又愣了愣。

        他跟个八岁的小孩子说话,为什么这么谨慎小心?为什么反而很像跟长辈说话一般?!

        他犹豫地看向微飏,迟疑了一瞬。

        “阿芥,你们在里面吗?”微诤在外头叩门。

        微飏挑挑眉,扬声道:“哥哥进来吧!这里有张观主的好桃花茶,快来尝尝!”

        梁擎站了起来。

        门开了,微诤和徐云客站在门口,看见梁擎,都是一愣。

        外男。

        孤男寡女。

        徐云客的眼中闪过一丝惊奇,接着便是不解。

        虽然只有八岁,但她的兄长已经不放心让她独自出门了,却为什么她居然肯跟这个人独处?

        “梁先生?!”微诤又惊又喜,还带着三分牙疼。

        徐云客眉梢一动。

        梁擎打量了一打量徐云客,原本往外迈的脚步,忽然停了下来。

        所以,这是,想让对方知道他是谁?

        微飏含笑道:“哥哥给二位先生介绍介绍。我给你们倒茶。”

        “我不用了。”梁擎回头看了看微飏,轻轻摇头,“殿下那里正忙,我不为亡母上香,也不会走这一趟。”

        “令堂?”微诤讶然。

        梁擎颔首:“明日乃是亡母诞辰。她生前笃信三清,我明天不得空,便今天过来上炷香。”

        说着话,眼神转向徐云客。

        微诤忙道:“这是我在国子监的同窗,姓徐名超字云客,乃是阳瓜州主簿之子,与永兴伯夫人及三皇子妃乃是族亲。

        “这位梁先生,乃是桓王殿下的幕僚。我和妹妹在桓王府曾与先生有一面之缘。”

        梁擎了然点头:“阳瓜州远在云南,徐监生来回殊为不易。京城年节热闹得很,倒值得好生赏玩一番。”

        “多谢梁先生。”徐云客对面前人的身份极为惊诧,忙拱手弯腰。

        梁擎侧身避开,就便告辞。

        微诤忙又送了出来。

        徐云客尚未反应过来,那边梁擎已经拉住了微诤的手,朝前快走了几步。

        所以,这位梁先生是在等微诤,不是来见微家小娘子的。

        徐云客的脚步慢了下来。

        人家要说私话,自己自然不好上前硬去打扰。

        “锦王刚才跟你们说了什么?”梁擎低声问微诤。

        微诤愣了愣,下意识地也压低了声音,一股脑说道:“试探了我们俩谁先接近的谁,还问了徐兄的家世,尤其是家里的财货多少,还有他跟伯夫人、端王妃的关系……”

        所以,锦王此来,果然是为了这个徐。

        梁擎眯了眯眼:“你这同窗表现如何?”

        “很镇静。”微诤脱口而出。

        镇静?

        这个词儿放在这里,可不是什么褒义词……

        梁擎若有所悟:“你对他,并不信任?”

        “哪有……”微诤支支吾吾。

        “行,冬至没白过,终于长大了一点。”梁擎伸手,抬高,揉了揉微诤的头。

        被揉傻了的微诤直到梁擎的身影摇摇摆摆消失在人群里,才被徐云客一巴掌拍回了神。

        微诤回头,看见徐云客忍俊不禁的笑脸。

        “徐兄笑什么?”微诤有些尴尬。

        他刚刚才被梁擎喝破心思,说自己其实并不信任面前此人。结果转脸就看见此人活生生亲热热站在自己身边。

        徐云客却万万都没往那里想,而是好笑地比一比微诤的身高,再比一比刚走的梁擎:“阿诤,那位梁先生比你矮一头呢。看着他揉你的脑袋,居然还挺顺手。”

        而你,居然还就乖乖地让他揉?!

        微诤顿时红了脸,硬撑着强词夺理:“桓王殿下雅量高致,我以兄事之。这位梁先生名为幕僚,实则与殿下朋友相交。

        “我在他面前,可不就是个小兄弟么?哪怕是给桓王殿下面子,他喜欢摸我的脑袋,摸了也就摸了呗!”

        想一想,翻徐云客的白眼,“锦王殿下比你可年轻多了,我看他教导指点时,你也挺恭顺的啊!我笑你了吗?哼!”

        徐云客噎住,苦笑,抹汗:“我没事儿招你做什么?真是找不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