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我滴个良人呐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六章 破了

第一百一十六章 破了

        虞小四回来的时候天已经擦黑。

        “小的师叔就在府外,不知小娘子可要见?”虞小四一脸倦色,今儿新上脚的布鞋竟已经磨得鞋边都毛了一圈,一看就是跑了不少路。

        微飏一眼扫过去,并不提及,只点点头:“让他进来吧。”

        又命人去叫石磐。

        千山的师弟、虞小四的师叔,却是个看起来年岁比千山还要大些的中年人,用了一只黑色的眼罩蒙住了那只失明了的眼睛。眼角鱼尾、唇边法令,纹路都似刀刻一般深长。

        “小人韩易,见过三小娘子。”

        韩易跪拜得极干脆。

        微飏含笑点头,让他站起来说话。

        刚挑门帘进来的石磐一眼看见他,惊奇地张大了嘴:“老韩?千山说的师弟,是你?!”

        “怎么着?不行啊?”韩易一个大白眼翻给她,然后恭敬对微飏禀报:

        “锦王先去了刑部,打了个转,盏茶工夫就出来了。然后直奔京兆府。

        “那边比较好办,小人就跟了进去。锦王进门便去跟郭府尹要了前阵子查的牙行的汇总。郭府尹问缘故,锦王敷衍了两句便走了。

        “其间原本能跟千山将军碰一面,锦王却似乎等不及一般,走得很快。小人见了见千山将军,就赶紧出来了。

        “小人中间大概有半盏茶的时间没跟住。因要查失踪那些人的下落,锦王执意把自己每日办差的地点定在了贾府。所以小人直接去了贾府。

        “小人抵达时,锦王刚刚进府,端王听说一早便去了。守卫贾府的如今已经换成了锦王和端王的亲卫,小人进不去。

        “守到下午未时,锦王和端王分两路,各带了二百兵卫,出门而去。小人因只有一个人,便只跟了锦王。”

        微飏有些遗憾,点了点头:“做得好。继续说。”

        “是。锦王拿了本册子,直奔城南的悦来客栈。因京城有两家悦来客栈,小人想了想,便在街上喊了一个小乞丐,去了另一个悦来客栈看了一眼,果然端王带人去的便是了。”

        韩易低着头,不急不慌,慢慢道来。

        微飏面露欣赏,微微笑了笑,没有打断。

        “锦王坐镇悦来客栈时,看得出,十分从容。大概搜了有多半个时辰,兵卫们发现了两个地窖,抬出来十七八个奄奄一息的人,妇孺都有。”

        韩易说到这里,轻轻叹了口气,“还有六具尸首。”

        “可找到隋染?!”微飏直起了后背,紧张地问。

        韩易摇摇头:“没有。我想着小娘子兴许会问此事,临回来时特意打探了一下:端王那边找到了二十一个活人、四具尸首,却也没有寻到隋家小娘子。

        “外头现在正在乱着。锦王已经宣布,悦来客栈东家,也就是永兴伯夫人徐氏,她名下的所有产业也都要查一遍。”

        所以,此案,就这样,算是破了。

        微飏轻轻塌了肩膀。

        “哼!让端王去查端王妃族亲的产业!陛下知道么?”石磐忍不住抱怨。

        微飏漫声道:“查抄的是永兴伯夫人的所有产业,不论是锦王还是端王,都没有这个权力。自然是报给了陛下的。”

        说完,抬头看向虞小四。

        悄悄在外屋门口蹲坐了一会儿的虞小四已经缓过来不少了,见状忙站起来往前走了几步,欠身道:

        “小的跟着那几个泼皮走了一段。那几个显然是想到了只怕会有人跟,颇在城里饶了几圈。最后才重又凑在了西市西南角的一个小庙里。

        “那庙只有两个老僧存身。小人怕打草惊蛇,也没敢多问,只装着歇脚,舍了几个大钱,讨了碗水喝。

        “那几个泼皮在后头聚齐了,自己发自己的脾气,说竟把老大折进去了。又说这钱拿得烫手,难保不会有人随后灭口,商量着要跑。

        “其中有一个,应该是剩下的人里的头儿,说:刚听了一耳朵,京里今儿肯定乱。这个时候出城查得严,往外跑必要撞在网上。不如藏了。

        “几个人压低了声音说了几句切口,小的没听清楚。但大概能听明白,他们是要分散了躲起来。

        “既然那个老大已经被送了京兆府千山将军那里,小人心里落了实,便没怎么跟他们。那群人都散了出去,那个出主意的并没走。

        “小的后来跟旁人打听,听说是两个老僧带着一个头陀守着此庙,日常化缘出入都是那头陀。看来那个出主意的便是那个假冒的头陀了。

        “小的就往宫门附近打了个转,拿了千山将军的一封回书,寻了韩师叔,一起回来了。”

        虞小四说完,双手抬起,呈上一封密封得好好的信。

        微飏接了信,啧啧赞叹,实在是忍不住,笑话石磐:“跟这二位比起来,姑姑可见是个女子了。”

        “小娘子不就是想说我懒?”石磐泰然自若:“我当年虽是斥候,可早早就进了宫,只陪着先皇后。

        “这小猴子我不知道,但他师门第一就是练追踪。老韩后来单管训练军中的斥候——不是,你这眼睛怎么回事?”

        “嗐,小兔崽子们犯混蛋,失手。”韩易显然不想多说,斜了石磐一眼。

        微飏笑眯眯的,耳朵里听着他们说话,手里拆了信,一目十行看完,笑一声,当着几个人,连信带信封都丢进炭盆。

        翠微神情不动。

        虞小四则偷偷看了她一眼,却被翠微一眼瞪了回来。

        韩易脸上闪过一丝笑影,晃晃脑袋。

        唯有石磐,皱了皱眉。

        “班某明天就能进京了。”微飏扬起一个满溢着嘲讽的笑脸,长长地呼了口气出来:“真是毫无底线啊!”

        满室寂静。

        “翠微带着小四和韩叔去歇着吧,照看周到些。”微飏也有些疲惫,让他们先走。

        石磐没有动。

        人都走了,石磐才低声道:“若是老韩下来了,那一向只肯跟着他的那三五个人,若是还在世,就都可以招过来用。”

        “还有?”微飏抬眼,皱起了眉,“怎么会有这么多没处安置的老兵?朝廷不管么?”

        “依例自然是管的。陛下登基就下了明旨:只要不是因为违法,凡兵卫们,退出军队时,每人两亩地、二十两银子是必有的。”

        石磐叹了口气,低下头,“只是此事执行起来……总是种种不尽人意吧……”

        微飏心中一沉。

        克扣。

        有那黑了心肝的,居然连兵士们的卖命钱,都要克扣!

        “等咱们腾出手来吧。”

        夜风寒彻,炉火轻暖。

        石磐沉声答应:“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