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我滴个良人呐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家宅事

第一百三十九章 家宅事

        在家待着也无聊的微飏,还真带上了骆妈妈去了一趟郭家。美其名曰:跟掌家的郭家姐姐学习学习。

        其实去了之后,反倒是收起了笑容的骆妈妈站在二人身后,令郭家上下打算糊弄郭云筠的下人们都安生了许多。

        听得说女儿艰难到要请微飏来帮忙坐镇,臊得郭怀卿关在书斋不敢出来。偏微飏还不肯放过他,直说上回在他书房看见一本好书,却忘了书名,今天要再去认真看看。

        郭怀卿落荒而逃。

        看着摊在桌子上连墨都没干的卷宗公文,微飏和郭云筠笑成一团。

        “也就是你能整治得了我爹了。”郭云筠叹道。

        微飏也叹气道:“这可不行。你爹这一根筋,油盐不进。不然你寻个长辈亲戚来家里帮帮你呢?”

        “哪有那么容易?前些年,连我亲姑姑帮忙看着我家内院,都能跟我爹打起来,何况是旁人?”郭云筠摇头愁眉。

        这一句话却提醒了微飏,问起了她姑侄两个的感情:“听说你姑姑管你也严?”

        “那都是谣传!”郭云筠忙笑道:“我姑姑家有一个妹妹,淘气无比。我和她在一处,每每都是她欺负我。

        “姑姑恼了,便罚她。每回罚她,还必要我在旁边看着,还不许求情。一来二去,不知怎么传成了姑姑罚我。其实是罚我那表妹。”

        微飏了然点头:“看来你姑姑是个公正的人。”

        “公正?我觉得姑姑一直都偏心我……”郭云筠不好意思地笑。

        倒也正常。

        嫡亲的侄女,又没了亲娘,又摊上个情种直男爹。她若不偏疼三分,就该是个坏姑姑了。

        微飏心里有了数,笑着推郭云筠且去忙:“趁着我们骆妈妈和石磐姑姑都在旁边,你手里那些重大的事情、难缠的下人,赶紧发落了。

        “我就在这里玩。不然你还得老惦记着招呼我。我必等到天擦黑才走呢。你别紧张啊。”

        郭云筠也知道她的兴趣不在内宅,只含蓄提醒了一句:“看天色暗了就别看书了,当心坏眼睛。”

        自己去忙了。

        微飏便拿着郭怀卿带回家来的旧案卷宗消闲了一整天。

        直等到天黑到家,虞小四才小心地上前来问:“小娘子明儿还出门么?”

        “不了。怎么?”微飏惊奇。

        虞小四陪笑:“原本我师父今儿要来的,结果您又出了门,溜溜地等了一天。因想着得跟您说几句话,便让我问问,您明儿在不在家。”

        原来如此。

        微飏点头:“明儿我在。让他来吧。”

        大约是商量那些人的安置问题。

        想了想,微飏打发了石蜜去问她哥哥六合:“我舅舅那边有什么新鲜事儿么?”

        石蜜回来禀报:“挺好的。今儿恰好我哥去了一趟,说是那帮人都念叨着骆妈妈什么时候再去呢!”

        这就是说,心里接受了,且有亲近之意了。

        一切顺利。

        微飏翘了翘嘴角。

        “舅爷还背了人悄悄让我哥转告小娘子,说:别心疼钱。咱们家的钱够花。让小娘子放心。”

        石蜜嘻嘻地笑,“听说蓝娘子已经穿上了咱们送去的贡缎做的新衣裳,正待客,又排场又尊贵。蓝娘子可高兴了。”

        “是吗?舅母喜欢就好了。”微飏听得也开心起来,转身琢磨,“不然过年让我娘也做几身新的吧?”

        翠缥抿着嘴笑:“还用得着您想这些?早了就明儿个,最迟到二十八,您和娘子的新衣裳,准保都整整齐齐地搁在床头。

        “前儿还听娘子说,要穿着贡缎做的新衣裳去吃今年别府请的年酒呢!”

        众人听了都笑,凑趣道:“咱们娘子不定怎么欣慰呢!才八岁的闺女,会给她挣衣裳首饰了!”

        微飏跟着众人笑,一下子又想起来,问翠缥:“各府送来的年礼是谁管着呢?我娘还是大伯娘?”

        “自是在大房那边。回礼也一样啊。”翠缥奇怪地看着她。

        微飏挑眉:“这么说,礼单咱们都是见不着的?”

        “恐怕是的……”翠缥眨眨眼,“不过小娘子若是想看,奴婢可以想想办法。”

        “要你想什么办法?我直接去问祖父。”微飏挥挥手,“明儿早上饭后,我去给祖父请安,正好说说这事儿。”

        所以,是正事儿,且不小。

        翠缥了然,不再追问。

        第二天早上,果然练完功吃完饭,微飏去找和国公,直接说起前两天见到端方帝,听说有郡王府要给自家送年礼。

        和国公一惊,又听是三皇子家的那一对根本长得就不像的双胞胎,不由得拧起了眉:“殿下们送礼,不要肯定是不行的……”

        “所以可以回礼。照着他们送的,值多少钱,就回一样的。若是家里没有,就跟我说,我去我娘库里翻。”微飏直接给主意,连磕巴都不打。

        和国公当即点头:“好!”扬声叫人:“找大娘子要年礼的单子来。”

        单子拿来了,焦氏也跟着进来了,满面怀疑地打量微飏:“是阿芥要看,还是二郎媳妇要看?”

        “是老子要看!”和国公沉了脸,劈手夺过礼单,草草翻一翻,看着那些物件名字便眼晕,顺手往微飏手里一塞:“念给我听。”

        焦氏满心不信,索性往旁边一坐,端看这祖孙俩要玩什么花样。

        微飏一张一张翻过,只挑了几张最奇异的出来,余下的都放在一边:“大伯娘不妨将所有送过礼的人家、大略价值和某一两样出色的礼物,列一张详单出来。

        “以后祖父、大伯父和我们家在外头行走,若能一口道出人家用了心的好意思,岂不是锦上添花?”

        和国公立即点头:“这话说得很是。这些你拿去做详单去。”

        焦氏的眼睛只觑着微飏手里的那几张:“那这些呢?”

        “这些?这些的礼品还请大伯娘都送到祖父院子里来,回礼也要祖父这边点了头。”微飏毫不客气。

        焦氏还以为她要把这些好东西都弄到二房去,听说放在和国公正院,倒也放了心。但是听说回礼的事,多少又生了点儿不甘心出来,哼了一声:

        “就知道又想捏我的错儿!不过是年礼回礼,难道还有什么忌讳不成?”

        “那我倒要请教了:这三张单子都是昨天刚收下的,还有这两张是前天手下的,请问大伯娘,回礼都备下了么?已经送出去了没有?”

        既然有人把脸送到她巴掌跟前,那微飏就没有理由不挥上这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