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我滴个良人呐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一章 朝廷的脸面

第一百四十一章 朝廷的脸面

        陛下要吃兔头……

        千山来根本就不是为了那几户托付给她的人家,而是为了那个馋嘴胡闹的端方帝。

        微飏很没好气,但还是抱着一线希望,问:“陛下有没有让你给我带别的话?”

        如果端方帝肯为他那些妄想道歉,而且还带了兔头过来,那也不是不可以考虑。

        但是——千山一脸迷茫:“啊?没有啊!”

        那就行了。

        微飏干脆地一点头:“石磐姑姑很久很久都没有跟千山将军切磋过了吧?我家练武厅很不错的。二位不如去那边走走。”

        然后自己回了房,“翠缥翠微进来,石蜜跟着去,服侍你师父。”

        千山和石磐二脸懵懂地被石蜜推到了练武厅。

        终于反应过来的石磐有些不自在地问石蜜:“你说,我要是放个水……”

        “那除非您回宫过年,否则您就等着小娘子折腾您吧!”石蜜同情地看着她,“刚才听说锦王、景王、祺王、恒国公府和永宁伯府的回礼,得从咱们库里走,如今底下正为谁去送互相推呢。”

        她可不想去那几个伪君子家里看他们虚情假意的嘴脸!

        石磐二话不说,伸手摘了两杆大枪,丢了其中一杆给千山:“恐怕你也很久不曾练马上兵器了吧?”

        枪头都用布包了,杆身都是硬杨木,这种本就是自己人对练用的。

        千山放松了一些,还笑了笑:“您是跟小娘子提过手痒了吗?那我就陪您走几趟。”

        石磐叹口气,闭了闭眼。

        算了,揍吧。

        大枪舞开,呼呼风声。不过七八个回合,千山“啊”地一声惨叫!

        石蜜在旁边迅速抬手,一把捂住自己的双眼。

        啧啧,惨!

        太惨了!

        刚才师父那一枪,好像直接朝着千山将军的屁股上抽的!

        听着带起来的风声都疼!

        ——————

        “这位,先生,是替桓王殿下送礼单的?”焦氏现在看见举子就觉得稀奇。

        尤其是上回号称是微诤国子监同窗的那位云南举子,忽然就被京兆府抓走了,又忽然就回来了,最后自己都不知道对方什么时候走的。

        她曾见过那监生的模样,眉目温润,清瘦秀美,要是能给自己当上门女婿,那才是最好不过……

        如今这一个——可惜了,若没脸上那道长疤就好了。

        破了相的人,无论如何,只怕也做不成官的。

        梁擎知道面前这个蠢气外露的妇人就是和国公府的中馈娘子焦氏、微飏的大伯娘,故而还算客气地叉手抬袖,欠身垂眸:

        “是。学生替桓王殿下来请和国公安,并致年礼。另外,因曾与二小郎君相识,还请赐一见。”

        不知为何,满心里想要跟这人打探一番桓王与微飏究竟是个什么样交情的焦氏,但凡看梁擎一眼,便觉心怯三分。

        等梁擎清清淡淡的话说完了,焦氏竟连半点留难的心思都没有了,直接放他走人:

        “国公爷疲乏,刚歇下了。诤郎听说先生来,很是高兴,已经在细竹院备了茶。我这就让人带先生过去。”

        微诤见到梁擎时,也很明白,他来一定不是要来见自己的。所以连坐都没坐,先拉着他出门:

        “听说千山将军来了,还去了练武厅。走,咱们这就去看看。”

        他的概念里,千山去了,那必是微飏带着去的。

        梁擎自然是从善如流,跟着微诤一路闲逛过去:“往那边是我祖父的正院,这边是花园。

        “过了这道门,往那头儿是我大伯娘和二妹妹院子,另一头儿是我娘的院子,后头才是阿芥的院子。

        “咱们不进去,往前走几步,右手边顺着围墙绕几步,在花园的侧门外,就是练武厅。”

        眼看着快到练武厅了,微诤眼尖,远远瞧见了石蜜,先笑一笑:“那个小侍女跟阿芥差不多大,平常只在家里跑腿,是跟着我的六合的妹子。”

        回头让六合:“你去看看,是不是阿芥在那边,问问她放不方便梁先生过去瞧瞧。”

        这一句话,不仅六合,就连梁擎都刮目相看:“二小郎君开窍了?”

        微诤懵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羞涩一笑:“我怕冒失了,在家里,阿芥会直接跟我娘告状。我娘可不管当着谁,想揍我的时候丁点儿不带手软的!”

        “哦!我知道!听说过!徐生就赶上了。”梁擎表示十分理解。

        微诤的眼睛都瞪圆了:“你怎么知道!?”

        梁擎双手一摊:“你说呢?”

        “微!飏!”微诤的牙齿咬得格格响。

        他的糗事儿凭什么都宣扬到桓王跟前去了!?那岂不是说陛下也知道了!?

        这还让他怎么考试、做官?!

        六合奔了回来,憋着笑:“小娘子不在那边。是石磐姑姑许久没跟千山将军切磋,所以,借咱们家练武厅解一解手痒。”

        “手、手痒?”微诤表示完全不明白,“他们不是前天刚去京郊玩了一圈么?打雪仗猎兔子烤肉喝酒——还手痒?”

        六合实在忍不住笑,只得低下头:“是,石蜜是这么说的。”

        “那我得去看看。”微诤抬腿想走,可是看看梁擎,总觉得于礼不合。可是这样显然是个大热闹的场子,他如果错过了,那晚上一定抓心挠肝地难受!

        “这个这个——”梁擎善解人意地摸了摸鼻子,“我与千山将军倒也有数面之缘。既然在此碰上了,不去打个招呼倒是有些失礼了……”

        微诤大喜:“先生说的正是!请,请这边走!”

        两个人的脚步不约而同加快了三分。

        六合在后头看着二人襟袖飘飞的背影,又好气又好笑:合着一个两个都是爱凑热闹的主儿!

        练武厅里,千山已经快要哭出来了!

        一边躲避,一边倒吸冷气:“石尚仪!我这究竟是错在哪儿了?您这怎么,怎么性命相扑呢?!我可要还手了啊!”

        一身普通玄色锦袍倒是看不出什么,唯有一瘸一拐的腿、眼瞧着就要抬不起来的胳膊,以及破了的嘴角、歪了的鼻子和青了的眼眶,昭示着刚才发生了一场惨烈的打斗!

        还是头一回见到那位威风凛凛的禁卫大首领、千山将军,竟然变成了这样一个狼狈样子,微诤吓得几乎要跳起来:

        “我滴妈呀!这神马情况?被群殴了吗?还是想不开了光挨打不还手?您可是陛下的亲卫、朝廷的脸面……”

        石磐一个眼刀狠狠地甩过来,微诤瞬间闭紧了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