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我滴个良人呐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八章 阴险狡诈

第一百五十八章 阴险狡诈

        就这么一推六二五了?

        高夫人看着这条小狐狸就想笑。

        好吧,既然如此,那就自己来好了。

        一时微琅和况家姐妹来了,彼此见了礼。

        况之华跟高夫人一模一样,过来比比微飏的个头儿,又捏了捏她的小胳膊小腿儿,笑了点头:

        “行,是下了真功夫了。这就好。”

        微琅抿着嘴笑:“我瞧着大妹这架势,倒跟阿娘像了个十足十。”

        “我正想说呢!我刚进来,高伯母就这样,这样,一样一样的!可见是亲母女了。”

        微飏跟着大惊小怪,然后冲着况雨霏挤眼,“霏姐姐,你是不是抱来的?怎么你就不像高伯母?”

        “你这小坏蛋!一朝不犯坏,你就过不了日子是不是?”况雨霏才不跟她废话,知道她练了功结实了,上来直接把她摁倒在榻上一顿揉搓。

        微飏被她挠得笑岔了气。

        高夫人看着她们小姐妹亲密,开心得拍手大笑,又忙命人拽开了:“我们霏姐儿随她爹,倒真是像我像得少。”

        几个人说说笑笑地吃茶,一会儿又一起用了午饭。

        高夫人留了微琅说“家务”,况家姐妹便跟微飏出来,且去花园子玩。

        微琅走在后头,侧脸打量一打量翠微,笑了笑,问她名字,又问年纪来历,见她说话清晰、不急不徐,便向微飏夸奖:

        “你这侍女好。又从容又稳重。可见服侍的人都随主子。”

        目光一溜小蓝,没再往下说。

        小蓝只觉得嘴里发苦。

        大小娘子是真不知道这个叫翠微的侍女到底是有多凶残!

        她才不稳重呢!

        微飏嘻嘻哈哈:“我出门多,又常淘气,我舅舅才给我找了这么个侍女周全我。

        “像华姐姐和霏姐姐,一出外都是循规蹈矩的,哪里像我这么费事?自然听话伶俐就够了。”

        这倒也对。

        况之华轻易地便被洗了脑。

        三个人在花园散了食,况之华便自己回了房,让了两小自己去玩,又叮嘱:“万一有事先问我。我解决不了咱们再去聒噪母亲。”

        况雨霏巴不得一声儿,赶紧拉着微飏回了自己那。

        进门便翻箱倒柜,先拿了一套新做的春衫给她看:“你给我的料子,我和姐姐一人做了一条裙子!”

        哦,原来是那匹折枝花鸟纹的绯红锦,又轻又软,色彩艳丽,纹理细腻,图案清晰,行动间显得格外活泼靓丽。

        “这个花样你穿正好。”微飏笑着看翠微,“我当时还怕老气,翠微却说必是好看的。”

        况雨霏随手拿了梳妆台上一对珍珠耳坠塞给翠微:“谢你替我挑了匹好料子!”

        翠微红着脸道谢。

        “你还没见呢!我姐姐穿着才叫真好看。我娘当时眼睛都亮了!

        “前儿三月三,天还有点儿冷呢,我娘就逼着我姐姐穿那个出去踏青。

        “还说,这颜色,到了青山绿水之间,最鲜活的。”况雨霏撇撇嘴,“又说不让我跟着,显见得是要给我姐姐相亲。”

        微飏一愣。

        糟,大嫂要飞!

        忙问:“然后呢?”

        “哪有什么然后?我姐转天就病了,三月三压根没出门。她才刚好起来。从新裙子做好,你还是她见的第一个外客呢。”

        况雨霏有些惋惜地摸了摸那裙子,命放起来,依依不舍:“又没出门的机会,我也舍不得穿。”

        “别放啊,赶明儿你长高了,穿不得了,岂不更可惜?”微飏忙笑,“春光正好,华姐姐又没事儿了,让高伯母赶紧带你们出去玩啊!”

        况雨霏接着撇嘴:“我娘说,等寒食清明罢。还嘟囔说:倒是正日子。

        “我娘一门心思要给我姐相看,我姐又不想去。到时候有了不是,都搬在我身上,我才不去填限呢。”

        可若是你不去,你姐姐就要受罪了。

        微飏想了想,趴在她耳边悄声问她:“华姐姐为什么不肯去相亲?”

        况雨霏愣住。

        她不知道。

        “嗯,回头我问问。”

        要是阿芥不说,她都没想到这里。

        对呀,姐姐转过年来已经十五岁了,眼看着就要行及笄礼了,为什么会不肯相看呢?

        这可是大事儿,得问!

        两个小人儿默契地换了话题,谈谈说说,又正经地卸了裙子换了短褐较量一番。最后竟打了个平手。

        况雨霏的胜负欲被激发了,立时发誓:“打明儿开始,我也要每天早起练功!”

        各自盥洗了,再坐下来时,外头有人来请微飏:“侯爷说,得了饼好茶,听说阿芥小娘子擅茶道,请往书房一试。”

        况雨霏一听就知道有事儿,立即表示:我不吵,走你的。

        微飏歉意地笑一笑,跟着到了外书房。

        嘉定侯脸色铁青:“原来是锦王已经开始查他们,他们坐不住了。

        “打量着法不责众,又琢磨先二皇子诚王殿下一辈子不会说谎,他那儿子未必投靠得住。

        “所以才怂恿了我,想让桓王殿下把这个案子接过去,又因中间干碍着你、你们家和我们家,说不准便会不了了之。”

        这个想法,倒是跟自己的推测出入不大。

        “那他们到底贪了多少呢?”微飏微微笑着,看着嘉定侯那张越发阴沉的脸。

        嘉定侯的牙关咬得紧紧的,双拳紧握放在桌案上,身子僵硬得像石像:“他说,太久了,记不住了……”

        “那就是,不计其数。”微飏轻笑一声,如山泉石上,冷意十足。

        嘉定侯哼了一声:“打得一手好算盘,自是要比旁人再多挣些!”

        又正色对微飏道:“此事是我上当,险些稀里糊涂地将阿芥拖下水,是况伯伯欠你一个大人情。”

        “况伯伯不欠我,是我家拖累了您。如今此事,您看,该怎么办才好?”微飏显然有些无措。

        指点旁人时智计百出,轮到自家事手脚惊慌。

        嘉定侯看着微飏的目光终于流露出一丝有趣:“你莫管了。”

        嗯?!

        “有人出手了?”微飏情不自禁地瞪圆了眼睛。

        这是谁这么虎?

        大家都在彼此试探着呢,怎么就开始正式搞事了?!

        嘉定侯犹豫了一瞬,还是告诉了微飏:“我刚听说,班侯请旨入宫,请见崔贵妃。”

        所谓的请见崔贵妃,说不好就是要跟皇帝告小状了。

        大概所有的人都这么想。

        微飏哼笑一声。

        阴险狡诈的梁半朝!

        你胆子够肥的,居然连班信都敢利用,你等他回过神来,看他怎么收拾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