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我滴个良人呐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章 不如釜底抽薪

第一百六十章 不如釜底抽薪

        临睡时,石蜜终于回来了。

        微飏迎着她问:“定了?”

        “定了。大郎君大娘子带着大小娘子和姑爷、二小娘子、二小郎君和您,一起回去。”

        石蜜擦着汗,眼睛亮亮的,“小娘子,您去太原,带着我罢?您看,我可管用了!”

        微飏笑倒:“好,肯定带你。”

        第二天一早,练功完毕,微飏就接到了林氏的通知:收拾东西罢。

        午后微隐回来,命微飏去书房见他。

        自从端方帝找微隐在外头谈过那一次之后,这位钢铁直男就有些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家里的小女儿,所以竟许久都没有单独跟微飏说过话。

        这回却是郑重其事地将此次回乡祭祖的事情托付给了她:

        “你大伯一家,不消说,不闹些歪的邪的简直就过不了日子。

        “你大姐夫倒是个明白人,可又不是咱们家人,上头再顶着岳父岳母都在场,他等闲不会轻易开口。

        “你哥哥就是个傻子。

        “阿芥,爹爹就都指望你了。

        “你带着尚仪姑姑,既是天家给你和咱们家的体面,关键时刻也能借着这个品级官衔压住你大伯他们。

        “我跟你祖父说好了,老周管家跟着你们一道回去。家里的人头事体风俗习惯他都熟悉,你有不确定的,只问他就好。”

        微飏小鸡啄米一般点头:“祖母五周年的正日子咱们没回去,就已经不好再大张旗鼓。这一趟咱们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正是!”微隐松了口气。

        聪慧的小女儿不想搞事情,那可真是太好了!

        微飏歪着头看他,娇憨问道:“清明休假,您在衙门也已经稳当了,再多请上几天假,咱们家一起回去不好吗?”

        既然知道微佑一家回去必定闹妖,干嘛不索性自己回去呢?

        微隐无奈地笑一笑,摇摇头,没作声。

        “您不说我也知道。大伯父必定是怕您回乡祭祖,在族里就显得您才是咱们家这一支的话事人了。”

        微飏哼一声,两只已经有了些力气的小手从笔筒里抽了一根新开不久的大楷狼毫,一根一根往下拽毛。

        微隐忙从她手里抢救下来那支新笔——湖笔,贵得很——瞪了她一眼,才小声喝了一句:“知道还问!”

        微飏捂着嘴笑。

        “行了!明儿我跟你况伯伯说,咱们家这边没什么得力的人手,让大姑爷多带几个随从。

        “我知道你那有几个机灵能干的侍女,都是你舅舅送来的。你都带上。回头她们也能看住了……咳咳。”

        微隐自以为意味深长地看了女儿一眼,意思是:你懂得!

        乐不可支的微飏一本正经地点头:“是!懂得!”

        回到蕉叶堂,微飏手一挥,宣布:“翠缥翠微、石蜜春辰,再去我娘院子里叫上青粲,收拾行李,都去!”

        待到消息传开,石磐来告诉她:“马房的那个要跟着。”

        微飏笑一笑。

        这就对了。

        “姑姑去跟嘉定侯打声招呼吧。咱们的人要扮成客商跟着,请大姐夫不要驱赶。”

        石磐疑惑:“那为何不索性令他们扮成嘉定侯府的家将?”

        “我怕大姐夫眼馋。”微飏做个鬼脸。

        石磐一口呸过来:“我当初在侯爷手下,不过是个数不上的小兵。不过因为是个女子,所以有些事情比旁人方便,才混了个名声。

        “千山弄过来的人里,也就是老韩他们几个算是拿得出手。不过那几个人老成精,你们家大姑爷还未必能看出来。

        “其他的,你白给人家,人家都得琢磨养着亏不亏!”

        微飏哈哈地笑:“那行,姑姑去说一声,让韩叔带上十个人,跟着咱们出门。要好手。”

        “一趟祭祖而已。侯府还带着人,还有我,还要好手做什么?”石磐警惕地看着她,“你不会要去太原搞事情吧?!”

        “姑姑难道没问过桓王他们是怎么回京的?”微飏奇怪地看着石磐。

        石磐下意识地回答:“从幽州,先到云州朔州巡边,然后去五台山礼佛,再到太原……”

        “红袖跟我说过,桓王殿下从太原往京城这一路,可算不上平安无事。若不是带上了五百铁甲护卫,他和七殿下都未必回得来啊!”

        微飏不可思议地看着她,伸手敲敲桌子,“姑姑竟不知道?那,陛下也不知道!?”

        脸色渐渐苍白起来的石磐转身,一个踉跄。自己扶住了门框,定了一定,方跌跌撞撞地走了出去。

        微飏挑了挑眉。

        emmmmm……

        其实没有那么严重啦!

        小毛贼自然是有的,山匪也是有的。

        尤其桓王殿下不知是不是为了卖惨,还带着他的五百布衣护卫,特意沿着吕梁山脉一路往南。

        沿途真不知到底剿了多少匪、练了多少兵。

        可惜,他幽州牧带回来的骄兵悍将实在赫赫善战,五百人都快到渭南了还个个生龙活虎的。

        桓王殿下这才只好化整为零,只带了百十人,臊眉耷眼地进了京城。

        所以这一路上的事情,在端方帝跟前都含糊了过去,没敢多提。

        如今却被微飏靠着从红袖口中掏出来的这些零散故事串了起来,故意扭曲成了另一个惊心动魄的回京之路。

        也把实心眼的石磐姑姑狠狠地吓了一跳。

        丝毫没有半分愧意的微飏叫了翠缥来问前日让她打听事情的进展。

        翠缥的打听没有结果。

        这也在意料之中。

        微飏没有追究。

        总之,这件事必定是跟端方帝泄露了要将自己嫁给桓王的打算之后,才令人起了意的。

        且看焦家罢。

        她从几边使劲儿,竭力促成这次微家的出京之行,就是给焦某留了个空子,现在就看他懂不懂得往里钻了。

        和国公丝毫没感觉这是自家的大事,还是该干嘛干嘛。

        倒是嘉定侯听说之后,大吃一惊,忙亲自来了国公府,美其名曰找微隐说话,实则直接拎了微飏出来责问:

        “事到临头,你怎么跑了?!”

        “我跑不跑的算什么?我把大伯娘一家子都带走,焦某就再没了可以哭诉耍赖的地方。案子闹破了,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他!”

        微飏睁大眼睛,“难不成您还认为我会留下来帮着他遮掩求情不成?”

        嘉定侯语塞。

        倒还真是。

        只要微飏不在京城,哪怕是和国公念着儿女亲家的情分,想要求情,他也不敢直接去找陛下!

        “扬汤止沸,不如釜底抽薪。”微飏耸耸肩,“他们想要用焦某拿捏我们家,我门缝儿都不给他们留!”

        听得满脸振奋的嘉定侯丝毫都没察觉,微飏正在忽悠他。

        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