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我滴个良人呐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九章 有好地儿等着你们

第一百六十九章 有好地儿等着你们

        “这个……”何马夫畏畏缩缩地看着微飏,期期艾艾不敢说话。

        “说吧,是你知道,还是郭侍郎知道,还是三皇子知道?”微飏手里的金刀轻轻地拔出了一半。

        刀身摩擦刀鞘,一阵缓慢的令人牙酸的声音。

        何马夫又咽了一口吐沫,低下头去:“是,是郭侍郎吩咐我的……西北往外卖人的那几个关口,听说都有他的股……”

        微飏哼笑一声,指了指他,回头看着石磐,道:“你听见了?这话若是让陛下知道,你说陛下会不会被气死?”

        “那岂不是便宜了……”石磐生生把后头的话咽了回去。恶狠狠地盯着何马夫,厉声问道:“和国公府还有几个人是你的同伙?”

        “只我一个!哦,还有焦氏身边的两个婆子、微大郎的一个长随,是我买通了的。”何马夫老老实实地说道。

        张爷一个嘴巴毫无预警地扇在了他的脸上!

        啪地一声闷响!

        何马夫咚地一声又砸在了地上,张嘴吐出了两颗后槽牙,痛咳两声,一口血水!

        “国公府还有几个外人,我查过,也知道都是谁。你只要告诉我,他们跟你都是什么关系就行。”微飏心平气和。

        何马夫再次爬起来,吃力地跪好了,颤颤地回答:“厨下的赵妈是靖安侯送进来的。

        “靖安侯虽是端王殿下的心腹,可殿下不愿意让他知道太多,小人和赵妈便没有来往。

        “使役里有两个人,一个是焦全的人,我假意跟他极好。

        “还有一个我不认得。他来得晚,跟我们都不是一个路数,手面很大,挺明显的眼线。

        “只是他出门绕的弯子都多,我怕打草惊蛇,没敢跟紧过。”

        这就完整了。

        微飏看一眼石磐。

        石磐再看看张爷。

        张爷一伸手,把木球递过去:“含上。自己去隔壁写供词,摁手印。”

        “兵部的写细致了。”微飏悠悠地补上一句。

        石磐和韩易都诧异地看着她。

        怎么个意思?

        竟然要放过三皇子不成?

        “嗯?”微飏淡淡的一眼瞥过去。

        张爷也不吭声,伸手拎起了何马夫,粗暴地半拖半拽弄了出去。

        翠微翠缥在门口,各自对着张爷欠身叉手,退后半步。

        “这位张爷真是好手段。他不去刑部可惜了。”微飏笑着赞。

        两个侍女进来,张罗着要热水、准备干净衣衫。

        “老张没名字,弟兄十几个,他家里最小,我们就叫他张幺。

        “他家是祖传的刑讯手艺。但家里长辈在刑部的时候,还是前朝。皇上当年的老部下,落过几个在刑部,他家长辈动过手。

        “虽说一朝天子一朝臣,但老张心里膈应,就不肯再去刑部。他上头十几个哥哥,有参军的,有逃难的,反正陆陆续续都没了。

        “他一个人,得供养着瘫在床上的老叔,还有伯娘婶子一大堆。手最紧的时候,他还给人家做过屠宰。”

        韩易说到这里,叹了口气,“但是他这底子,穿不了官衣。但凡知道他家长辈刑求过陛下的同袍,谁敢用他?”

        微飏的脑子里一下闪出班信那张胖脸,笑了笑:“先在我身边委屈两年。我以后有好地儿给他待,管保他这一身的本事荒废不了。”

        告诉翠缥,“回到家,先拿二百银子给张伯。赶紧寻亲事,生娃娃。跟着我,事儿闲。等去了好地儿忙起来,我怕他连娶妻生子都没空。”

        韩易听得眼皮直跳。

        石磐见翠缥已经准备好了衣裳热水,哼韩易:“出去!小娘子要睡了。”

        脑袋有些嗡嗡的韩易老脸一红赶紧退了出去。

        想来想去到隔壁张望一眼,见张幺已经闲了下来,招手叫他出来。

        两个人一起巡了后院关押焦全和四个黑衣人的地方,又从黑灯瞎火大气不敢出的微佑夫妇门外走过。最后到了客栈后厨,弄点儿新鲜蚕豆盐水煮了,且吃小酒消乏。

        韩易把刚才微飏的话说了,感慨不已:“我是真没想到千山能给咱们找这么好的地儿养老。”

        “我呸你个养老!”张幺翻个白眼,“往前多无聊?穷,饿,病了就只能等死。

        “如今多好?!五天,只为了钓这几条肥鱼,一个小娘子,敢糊弄着百十人来回跑几百里路。刺激!

        “我多少年都想过这么刺激的日子,可惜,没人敢用我!现在她敢用我。她只要敢用我,我老张就敢把这点子手艺都卖给她!”

        张幺没忍住,狠狠地在自己胸脯上擂了一拳。

        韩易嘿嘿地笑着看他,摇摇头:“这些年,你是憋坏了。”

        “嗯!不过,她一个小娘子家家的,干嘛张罗着让我娶媳妇生娃?她又不是我娘,她怎么连这个都管?”张幺拧着脸问韩易。

        韩易也不知道,哼哈着让他喝酒。

        忽然飘来一阵烧鸡的香。

        两个人耸着鼻子回头,一看,是石磐端着个盆走了进来。

        石磐也不吭声,先伸脚勾个板凳坐下,然后就在盆里,把整只烧鸡撕开,擦了手,自己也拿个酒碗,跟他们俩闷头儿喝。

        一口酒一口肉,烧鸡只剩了鸡头鸡脖子鸡爪子了,石磐才开了口:

        “小娘子让我跟你们俩说,都是好手,以后有好地儿等着你们。

        “但那地儿的规矩跟别处肯定不一样。人家都是要表面光的,底子干净面上圣贤;阿芥说的这个地方,得要心里干净手里染血。

        “以后的活儿,说不准也是随时随地都会丢了命的,让你们赶紧成家,有一个考虑是让你们留个后,省得临死后悔。

        “还有更要紧的,就是:有了家了,有了女人了,就别往外头野去了!”

        说到这里,韩易和张幺明白了过来,对视一眼,彼此露出个男人都懂的暧昧眼神,嘎嘎地乐。

        石磐瞪他们一眼,警告他们:“阿芥的规矩,比皇上还严。一次不忠百次不用。你们俩别以为她是小娘子就好说话!”

        “这哪儿用你说?”韩易和张幺看着她笑,“我们俩又不是头一天替小娘子办差!”

        张幺悠然神往,又叹一声:“便是当年先皇后娘娘,跟着陛下也走了不少战场惨地,可也没有这么镇定的。

        “九岁的小娘子,头回杀人,谈笑风生。眼瞧着我老张对着人用刑啊,她居然还能见缝插针问出话来!”

        竖了竖大拇指,“厉害!”

        “不是头回了。”石磐补了一句,垂眸下去。

        既然这么说……那刚才小娘子对着洗手的大铜盆连苦水都呕出来的事儿,就不用告诉他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