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我滴个良人呐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二章 跟谁有关系

第一百七十二章 跟谁有关系

        哭得累极了的端方帝在后半夜终于沉沉睡去。

        微飏伏在他的床边。

        甄三九犹豫再三,终于还是没有把微飏叫走。

        寅正。

        微飏醒来,手脚都是麻的。

        再看看端方帝,蹙着眉,睡得并不踏实。

        微飏努力让自己跪起来,伸长胳膊去摸端方帝的额头。汗津津的。但是不烫。

        还好,没发烧。

        “小娘子醒了?饿不饿?”甄三九的声音轻轻悄悄。

        微飏并不看他,两只眼睛只牢牢地盯着端方帝,摇摇头,并不说话。

        “奴婢陪陛下一会儿,小娘子去梳洗一下吧?奴婢让人给您备点儿吃的。”甄三九轻声劝道,“别陛下好起来了,您又累倒了,陛下会心疼的。”

        微飏心中迟疑,脸上却没有表情。过了许久,才吃力地站起来,冲着甄三九微微蹲身:“辛苦三九公公。”

        甄三九心里咯噔一下,腿一软,噗通一声就跪了下去:“小娘子,您别吓我!您骂我,损我,哪怕踹我一脚呢!您别这样……”

        “……”微飏有些无语。

        算了,自己这样郑重谢他,跟平常比起来,还真有些崩人设……

        “热热地弄一碗鸡茸青菜粥来。”微飏往前走了几步,伸手去拉他,低声道,“滚香一些,顶好能把陛下馋醒……”

        甄三九有些发愣,顺着微飏的手下意识地站起来,终于反应过来她在说什么,忙欠身点头答应,先急步跑出去吩咐了。

        大殿里又没了旁人。

        微飏往前走了两步,想想再度折了回来,趴在了端方帝的耳边,轻声道:“锦王想把兵部端了,所以才会被他们反噬。我已经把证据拿到了。等您醒了,就能给他报仇!”

        端方帝一动不动。

        微飏站起来走了出去。

        端方帝静静地睁开了眼睛。

        -----------------

        大概梳洗一下,微飏的脸色好看了一些。

        “这边还有谁守着?不能光甄大总管一个人吧?千山呢?”微飏随便问一个宫女。

        宫女小心翼翼的低着头回答:“陛下前天就宣了班侯进宫总领宫卫。千山将军被陛下派到锦王府去了。”

        微飏沉吟片刻,点了点头。

        殿门被轻轻推开,两个宫人抬了一个小小的食案进来。上头是一个正在小小烧着的小碳炉,炉子上架了一个粗陶的砂锅。

        里头咕嘟咕嘟正在熬煮着一锅鸡茸青菜粥,而且,显然还特意剁了两刀姜末进去,飘出来的香味里都窜着微微的辣。

        大冬天的,这样鲜香的味道,是最勾食欲的。

        甄三九在内殿,龙床后头,悄悄地直着脖子去看躺在那里的端方帝脸上的表情。

        “嗯!”端方帝发出了一声不大高兴的轻哼。

        甄三九又惊又喜:“陛下!您醒了?”

        “嗯。阿芥呢?”端方帝垂着眼帘,动了动身体,在甄三九的搀扶下坐了起来。

        “小娘子在外头梳洗,吃点儿东西。陛下起身吗?”甄三九轻声问道。

        “叫阿芥进来吧。”端方帝揉了揉额角,“我刷个牙,跟她一起吃。——准备热水,我要洗澡。”

        所以,这就是,陛下的伤心已经过去大半,要打点精神处置政事了?!

        甄三九喜极而泣:“是!是!”

        急忙擦着泪踉跄着跑出去,哽咽着告诉了微飏,又让人赶紧进去服侍端方帝。

        微飏再进到内殿时,端方帝已经洗了手脸、擦了牙、简单束了头发,穿了便服,坐到了窗前的榻上。

        一老一小再度对视,却都有了一丝近乡情怯一般的不自然。

        粥端了上来,甄三九给他们盛好粥,偷眼看看忽然不说话了的两个人。

        “你也去歇会儿吧。”端方帝吩咐三九,“叫班信来守门。然后告诉皇后,让她中午的时候把太子和驰儿叫来,跟朕一起吃午饭。”

        听到后头,微飏抬头看了他一眼,满脸不赞同。

        “要安抚一下的。”端方帝解释了一句,挥手让甄三九退下。

        所以没事的。

        甄三九松了口气,弯下腰,退了出去。

        后殿门被关上。

        甄三九看着外间眼巴巴等着的内侍宫人,三天内头一回轻松的笑了笑:“陛下一会儿吃完了要沐浴。去准备吧。”

        众人轻轻低低地欢呼了一声:陛下好了!

        “邱太医呢?”甄三九脸上堆着笑,声音中透着温柔亲切。

        一个小内侍忙答:“几位太医都累坏了,在值房睡得正香。”

        “让他们多睡会儿。等醒了,来给陛下请个脉。陛下毕竟伤了心,还是得调理一阵子。大家辛苦罢。”

        甄三九的目光在众内侍众逡巡了一阵,指了一个:“陛下吩咐,令班侯守卫此门。赵歙,你陪着。”

        一个中年白皙内侍一愣,随即竭力抑制住满腔的激动,上前一大步,深吸一口气,稳稳地应了声:“是。”

        甄三九看着他,满意地点点头,离开了。

        他得亲自去跟皇后传那个话。

        邬皇后果然面色不虞:“昨晚便不让我去,今天已经起身了,还不让我去,直接推到了中午。陛下这是什么意思?”

        “陛下一向喜洁。他老人家浑噩了这两三天,一旦醒过神来,自然要沐浴整理。”

        甄三九陪笑道,“三小娘子回来了,他们一老一小对脾气。陛下一肚子闷气,让小娘子磨一磨也好。您说呢?”

        “微三不是说回乡祭祖,怎么就回来了?她在京里留的眼线够多的啊!”邬皇后的话里除了酸还有算计。

        甄三九笑了笑,往前半步,轻声道:“小人就是为了这个来的。

        “听说,小娘子巧遇了些事情。偏跟人口失踪案有关,所以就赶着回来了。等进了京,才知道竟然跟锦王那事儿也有关……”

        邬皇后脸色一变:“什么?!”

        “所以才没走,要等陛下回过神来,好生说道说道。”甄三九笑吟吟地看了邬皇后一眼,然后才再次低下了头。

        “此事,跟谁有关?”邬皇后满腹狐疑。

        甄三九面露为难,想了想,轻声道:“跟谁有关又有什么关系?反正跟咱们太子爷没关系,就行。”

        这个意思是……

        邬皇后心思急转,忽然眼睛一亮,压低了声音问:“你说跟人口失踪案和锦王案都有关系?”

        “是。”甄三九低着头。

        “但是跟太子没有关系!?”邬皇后的眼睛闪闪发光。

        “是。”甄三九仍旧低着头。

        “好!本宫知道了!你是个忠心的好臣子!”邬皇后笑开了花,“你帮本宫回禀陛下,请他缓缓来,我午间带着孩子们去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