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我滴个良人呐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章 不要高估队友

第一百八十章 不要高估队友

        自从还不到他胸口高的小女娃嘻嘻贼笑着甜甜叫了声“姐夫”,班信承认,这个端方帝一直希望自己爱护的小娘子,已经正式成为他最可宝贝的小妹子了。

        所以,哪怕微飏叉着腰站在公主府正院当中撒泼,班信也只是笑呵呵地迎出来:“好啦好啦!等他来了我让他给你赔不是!”

        根本连汤轶怎么得罪了微飏都不问。

        微飏撅着嘴被班信拽进屋里坐下,任人服侍着洗了手,先端了碗温得正好的酸酪下口,这才稍稍平了气。

        放下碗,她又碎碎念着把想当初从徐云客摇身一变成了汤轶的“坏蛋”,是如何把微诤坑了个实着的事儿,一五一十都告诉了班信:

        “他想找徐家报仇,那就去找人、想辙,证据链串齐整了,我亲手给他拍到徐登大堂桌子上,让那厮自己给自己定个抄家灭族!

        “他没本事揭露真相,他跑来坑我哥?那可是他恩人!姐夫你等着,我一会儿要不揍他,我就不姓微!”

        班信一边听一边点头:“嗯嗯,你说得对!”然后贴心地手指试试素面折腹银碗的温度,发现有些凉了,催她:

        “你正生气,吃不得冷的,不然会腻在心里。趁着温,快先喝了。也省得一会儿教训汤轶的时候口干。”、

        顺便再提醒她一句,“他这几年练功可比你狠。加上之前又有底子,你未必打得过他。悠着点儿啊。”

        微飏气哼哼地端了碗吃酪。

        过了一时,汤轶来了。

        五年的时间,汤轶的脸已经瘦出了棱角,眉眼也越发锋利。尤其是在锦衣卫里浸染了两年后,满身的气质阴郁得令人胆寒。

        微飏这些年一直都很注意,从不曾跟他碰面。如今这厮已经跟当初那个西南边陲来的乡巴佬国子监生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

        但如果他和微家兄妹走得太近,只怕就会有人往那里联想。

        那他的真实身份可就捂不住了。

        “小臣锦衣卫同知汤轶,见过长安郡主、侯爷。”一身玄色素缎圆领长袍的汤轶一丝不苟地给微飏行礼。

        微飏垂了眼皮眼看他,不接茬,满脸写着一句话“姑奶奶正在生气”!

        班信看看她的表情,再看看长揖到地一动不动的汤轶,想圆场,又不大敢,下意识软软地清了清嗓子——

        微飏倏地一眼狠狠瞪过去!

        “呃。”班信吓一跳,随即长出一口气,“哎呀呀”唤一声,正色开口,“小汤,你站好了,把你怎么想的,好好跟阿芥说!”

        “你起身,坐下。”微飏才不用班信递过来的台阶,白了他一眼,直接给汤轶下指令。

        汤轶再欠欠身,这才在桌边坐下。

        “你家的案子,人证物证,查到多少了?”微飏直言,毫不客气。

        汤轶看了她一眼,眼中掩去惊愕,低头看着桌子,低声答道:“物证还留着几样,但人证,没有。”

        “顶替你家的那个人呢?我记得五年前就挂印辞官了。你没找找他的行踪?”微飏觉得他的思路或者偏了。

        汤轶咬了咬牙,腮上绷紧:“那人带着家里人逃了。我本来想搁着他,不打草惊蛇,也许以后能派上大用场。

        “去年我确认自己能留在京城,让人去找。才发现,他已经逃入了西夏!”

        西夏。

        又是西夏。

        微飏的脸色沉了下来:“徐家跟西夏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牵绊?!有没有往这个方向查过?”

        班信看了看双拳紧握、牙关紧咬的汤轶一眼,答道:“查过。没结果。”

        “那俞家呢?”微飏冷冷地看着二人。

        两个人一惊。

        徐家,只是端王妃的娘家,而已。

        可若是牵扯到俞家,那就是板上钉钉地将宫中的俞妃和三皇子端王都要拽下去了!

        “此事牵扯人多,你不要碰,我安排。”班信立即告诫双眼微微泛红的汤轶。

        微飏哼了一声,敲敲桌子:“不要拖我哥哥下水!他就是个傻子!他满心对你好,根本就没想过你要干什么!”

        “小臣绝对没有半分伤害二小郎君的心思!小臣对天发誓!若有一时一刻一丝一毫这样的心思冒出来,让小臣死无葬身之地、黄沙盖脸尸骨不全、灭族之仇永不得报!”

        汤轶的誓发得又快又毒。

        由不得微飏不信。

        可微飏还是翻了他一个白眼:“我都说了,他是个傻子。你想干嘛、你要达成什么目的,你不明明白白跟他说透了,他不懂!

        “若他只是帮不上你的忙,也就罢了。万一再坏了你的计划呢?万一被人家抓住了漏洞,连你、带他、带我们全家,都一勺烩了,怎么办?!”

        这!

        汤轶愣了好一会儿,才迟疑着问:“我看诤哥儿,不至于都不懂吧?”

        “你还真别高估他!”班信呵呵一声苦笑,伸手用力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永远不要高估你的队友,也永远不要低估你的敌人。”

        这样啊?

        汤轶想了想,叹口气,挠了挠眉毛,长身而起,冲着微飏坦坦荡荡再作一个长揖:

        “此事是我没忍住,只是想找茬儿教训那厮一顿。若是他们纠缠,倒是今后可以不假辞色了。

        “并不是故意连累二小郎君。事后诤哥儿要带那孩子回府,我以为他已胸有成竹……

        “都是小臣的错,以后会尽量不在有诤哥儿的场合做局。”

        这个表态就比较明确了。

        微飏这才算是满意了:“行了!不说了!吃饭!凉了都不好吃了!”

        “是。小臣记住了。”汤轶再欠一欠身,站直了,坐下。

        这就行了。

        班信舒了口气,越发胖起来的脸上露出带着一丝憨气的笑容:“哎哟过去了过去了,好了!”

        忙招呼下人们上菜:“快,饿坏我们阿芥了!”

        汤轶看着班信一脸疼孩子的表情,笑一笑,不做声。

        三个人这才安安生生吃饭。

        饭毕,汤轶便告退。

        班信点头:“正忙着,你去吧。”

        汤轶大步去了。

        微飏起身:“那我去喂猫。”

        班信会意,两个人慢慢散步往后头院子去。

        “正是初夏,青黄不接的时候。你们忙的是什么?咱们自家的,还是外头那几个?”身边只有班信自己了,微飏这才轻声问道。

        班信轻轻长叹:“这就是我刚才想当和事佬的缘故。

        “今年春汛涝了不少地方。国库刚拨了赈济去。可是西夏北狄半个月前刚打了一仗。

        “两边都乱了。

        “我怕他们掉转头朝咱们来。那样的话,今年的国库可有些撑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