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我滴个良人呐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七章知道不知道

第二百零七章知道不知道

        看完奏章的微飏一声长叹。

        崔莹的一身本领,说实话,的确在京城小娘子中是不大够看的。但是去了西夏……

        也未必就有多凌空。

        微飏让石磐把奏章给端方帝送回去,同时回了三个字:“随她吧。”

        随即吩咐石蜜通知外头:“看着善国公府些。莫要让人趁虚而入。”

        虽然似懂非懂,但石蜜还是去了。

        所以,这边闹得这么凶,桓王还是没动静么?

        微飏十分猜不透那对宾主的心思布局,可又无论如何问不出来——这大概是她这辈子最有挫败感的一件事了。

        她所不知道的是,就连石磐去桓王府,都没能见到桓王。

        桓王去了别院。

        他要先找到自己被坑的时间线和关键人。都找到了,问完了。心头还是觉得有些怪异。

        他不应该是个能够被这样粗暴直白的计策设计到的人,毕竟,当时自己虽然酒热,却也不至于脑子一热就真下水救崔莹。

        他一身功夫白练的吗?!尤其是漠北草原上跟北狄人连年叫阵喊出来的嗓子,喊不出别人还喊不出千山么?!

        他想不通。

        天天烂醉。

        梁擎连跟都没跟去,只在桓王府里跟众人一起忙。

        还是红袖最后看不下去,趁着没旁人,过来问他:“殿下是因为长安公主无情,所以自己也就无心了么?那康王殿下怎么办?幽州数十万军民怎么办?先太子、太子妃的仇怎么办?!”

        这才让桓王勉强醒了过来,又睡了两天,再开门时,外头已经传来消息:崔莹主动求嫁西夏。

        消息炸得整个别院的人都懵了。

        桓王本人更是如此。他刚刚给自己做好心理建设:即便是娶了崔莹,未必就过不出日子来。

        忙命人去打听怎么回事,红袖却绷着脸地来告诉他:“梁先生让您不要作声,不要动作,等着就好。”

        桓王心里的怪异感觉更盛:“那我也得知道到底都发生过些什么啊!”

        “梁先生说,好多事儿,您知道了不做,就是您错。不仅您自己,千载史书上,也会添上一笔。如今您什么都不知道,正好。”红袖也头疼,却拿那位梁先生无法可施:

        “婢子本来还去问了环首,结果他竟然跟奴婢说:梁先生是为了殿下好。还说什么,若是奴婢知道了内情,一定会跟殿下说,谁知道殿下会做点儿啥。所以,连我也瞒着了。”

        桓王叹了口气。

        自己弄回来的幕僚,跪着也要继续信任下去。

        ——不然还能咋办?

        如今他也弄不死人家啊!

        相比较于无声无息的桓王府,善国公府简直热闹得就要翻了天了。

        善国公前脚把崔莹的血书交上去,后脚回府就“不小心”崴了脚,闭门谢客谁也不见。

        无措的崔集只能默默站出来主持家中事务。

        至于崔莹,她致力于把她那惹祸的亲娘申氏瞒个死紧。

        然后,她去约见邬喻。

        两个针锋相对了前半辈子的小娘子一席长谈,直谈了几乎整天。

        “等崔小娘子回到家时,西华女冠已经把她得了赐婚旨意,等到秋风一起,就要远嫁西夏的事情,告诉了申氏。这个实在是没人拦得住。”

        翠微缓缓禀报给微飏,“申氏便疯了,大吵大闹。善国公的训斥也不听,说她这是抗旨也不听,一口咬定皇后娘娘答应了她女儿和桓王的婚事云云。

        “崔小娘子见劝不住,便把她娘硬生生关在了房里。然后申氏就,自缢……”

        微飏目瞪口呆:“哈?!”

        “当然被救了。可是申氏说,只要他们看不住,自己就寻死。亲娘死了,女儿总要守三年的孝。她就不信西夏太子能为了娶崔小娘子,把太子妃之位空悬三年。”

        翠微轻轻叹气,续道,“所以崔小娘子寻了申家的人去劝,申氏根本不听。崔小娘子又求崔贵妃叫她娘进宫去劝。申氏却说正好,她正要找皇后娘娘问个清楚。

        “崔小娘子实在没办法了,派了人来请您。”

        晨光熹微,正是微飏打拳后用早饭的时候。

        所以,申氏竟闹到崔莹在坊门刚开的时候,就派了人过来了?!

        “算了。父母都是债。预备热水,我吃完饭洗个澡就过去。你跟来人说,我见完申夫人,想见见西华女冠,请崔小娘子帮我安排一下。”

        翠微犹豫了片刻,低头去了。

        微飏看看她的背影,问旁边的石蜜:“你翠微姐姐怎么了?”

        “好像是我嫂子昨天来找她了,两个人还争执了几句。刚才我还听着翠微姐姐念叨,说一定得跟小娘子说呢。”石蜜眼珠骨碌一转,“她们争执的时候,青粲姐姐在旁边偷听来着!”

        石蜜的嫂子?不就是翠缥?!

        微飏呵呵地笑:“你倒知道的多。”

        石蜜嘿嘿笑着跑走去吩咐洗澡水。

        今天出门,微飏点了青粲翠微两个人跟着,上车前看看尹叔,好笑起来:“今儿你们一家团圆。”

        尹叔看着出落得越发亭亭玉立的两个女儿,眉开眼笑。

        车上,微飏问翠微:“来吧,说说,那会儿有什么未尽之言?”

        翠微默然片刻,勉强笑了笑,道:“翠缥姐姐有了身孕了。我劝她别让六合出去,她不听。”

        “这次我站你这边。”微飏立即道,“回去你就让翠缥来见我。顺便把石蜜、白蜡、六合都叫来。”

        翠微顿时松了口气,露出个真心笑容:“我就是个小见识。如今崔小娘子要远嫁,跟西夏未必打得起来。此刻去从军,想要个军功,那怎么也得熬个十年八年。

        “怎么就不能等孩子出生、长大一些,再去也不迟。翠缥姐姐也不是那种非要大富大贵的人,何苦六合这么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样子?”

        “嗯嗯嗯!你说得对!”微飏连连肯定她。

        青粲在旁边听着,睁大了眼睛,哇一声:“姐姐,公主居然说你说得对!你在公主这里这么心腹的吗?我平常怎么没看出来?!”

        “你但凡眼里能看见点儿东西,也不至于把小娘子屋里的器皿砸了那么多!就为了你到了这屋里,这二年摆设已经换了一个整遍了!”

        翠微一旦对上青粲,就是恨不得直接摁在地上暴揍一顿的表情。

        微飏呵呵地笑:“好好,没事儿,都挺好!”

        马车车辕上,尹叔一脸笑,手里的马鞭子高高扬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