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我滴个良人呐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八章 骂得醒就还有救

第二百零八章 骂得醒就还有救

        申氏哭得发乱眼肿,一向标榜娇怯的眸子里,露出母兽一般的凶狠。

        微飏看着屋里乱糟糟的样子,叹了口气。

        “呵,咱们大秦朝最炙手可热的镇国公主殿下,你还有脸来?!”申氏看见她,气就不打一处来,双手一张就要扑过来:“不就是为了给你挡枪,我女儿才被送去那种蛮荒之地!”

        微飏轻轻地活动了一下手腕,胳膊一抬,手掌一挥,一个耳光,啪地一声,清清亮亮地打在了申氏的脸上!

        申氏顿时身子一歪,扑倒在了旁边的桌上。

        “我是习武之人,所以虽然尽量轻一点,但还是会有些疼的。”微飏平静开口,“申夫人,还望您冷静一些。”

        申氏哪里肯依!?顿时撒泼大哭起来:“我丈夫没了,女儿又要被你们送走,你再把我打死,善国公一门就算是绝了后了!不就称了你们的心了?!”

        “是啊!可就称了谁的心了呢?”微飏安安静静地坐下,看着她又想扑上来又不敢的样子,露出一个浅浅笑容。

        申氏被她问得一怔。

        “你崔家没了,高兴的是谁?至少排头一个的,不应该是我吧?”微飏歪了歪身子,倚着高背椅的一边,流露出一丝悠然。

        申氏看着她的样子,本来已经被拽走的思绪又收了回来,哼了一声,自己回手理一理头发,拽拽衣襟,紧紧闭着嘴,大步走回美人榻前,重重坐下。

        “还有你女儿。”

        申氏倏地瞪圆了眼睛,恶狠狠地直直盯着微飏的脸,后槽牙死死咬着,腮上都鼓起来了一条。

        微飏半低着头,却撩起了眼皮,右边嘴角一翘,露出一个嘲讽无比的恶毒笑容:“水里火里,不都是你这个当娘的亲手推下去的么?”

        “你胡说!”被这一句话戳到了心口最痛处的申氏几乎是跳起来,声嘶力竭地喊道:“是你们!都是你们!自从你这个扫把星出现,我莹儿就万劫不复了!”

        “哦?是我让她迷恋桓王的?是我让她尾随外男的?是我让她跳进太液池的?还是我让她在皇后面前跪着哭说,不嫁给桓王宁可去死的?”

        微飏不屑地抬起头来看屋里的雕梁画柱,从鼻子里嗤笑了一声,“有你这样全盘皆知、还放任甚至鼓励她去毁了自己终生的母亲,也难怪她歪成今天这样!”

        说着,往前探了探身子,轻笑一声,“就您这样的,要是先长公主的亲儿媳妇,我跟您打个赌,第二天她老人家就能找个借口休了你!”

        申氏的脸色顿时苍白起来。

        不因为别的,就刚才微飏这句话,先长公主的的确确,面对面对着自己,说过……

        “你当初就不该嫁进崔家!就你那点子心机心胸,小门小户一日三餐,算计算计婆婆妯娌,也就罢了。

        “善国公府要看的是天下朝堂,是皇族宗室。就你?你一步还没迈稳当呢,人家都知道你朝着的是哪把交椅了!卖了你,你都得给人家数钱!

        “好好地在家里呆着吧!守着你那小佛堂、小院子。一亩三分地,别让人害了,高高兴兴的,吃点儿好的、找点儿乐子,活得长寿些,就算是完了你这一生的功课了。

        “也就是你不是我亲儿媳妇,大伯母而已,我实在是管不到小叔子房里。不然的话,便是娶回了家,我也有法子把你休回去!”

        先长公主冷冷淡淡的话在申氏的耳边回荡。

        “你们,你们胡说……”申氏低下头捂住脸,抽抽嗒嗒哭了起来。

        微飏见她心防已松,知道此行目的已经达到,懒懒地站了起来:“崔莹去了西夏,就是太子妃。

        “只要西夏不内乱,她必是板上钉钉的西夏皇后。数十年后,她还会是西夏太后。

        “你申氏何德何能,能养出个太后女儿?

        “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了!”

        “西华说,莹儿去了西夏,一旦两国开战,她就必死无疑!我就这么一个亲生骨肉,难道眼睁睁看着她往死地去?还是就这么天各一方、再无相见?!”

        申氏终于把心里的话都倾诉了出来,嚎啕痛哭。

        微飏站在门边,垂眸:“前几天崔莹去东宫,听说,太子妃和庄王殿下都有许诺:如果有朝一日,她需要回来,无论是在家、出家、改嫁,都由她。”

        “我才不信!”申氏跟着就哭:“皇后太子太子妃,他们都是一起的!皇后还许了我儿定能与桓王白首共度呢!又怎么样?!”

        微飏深吸一口气,轻声道:“真有那么一天,我亲自去接她回来。”

        “你说的!?”申氏腾地站了起来,满脸鼻涕眼泪都顾不上,往前大大地跨了一步,紧紧地看着微飏的侧脸。

        “你女儿一句话就能把我叫到这里来跟你说这么大通废话,她真有了事,我这个传说中原本要去和亲的人,怎么可能不管?”

        微飏无奈地看着申氏苦笑,“也只有你以为,除了你这个当亲娘的,别人都不管她、不疼她。

        “她和亲西夏,代表的不是她自己,而是大秦。

        “不论她在西夏过得如何,都事关国体。

        “果然西夏对她不好,哪还轮得到我说话?陛下一怒,大军就直指西夏都城了。”

        申氏愣住,手里拽着帕子,喃喃:“可是西华说……”

        “她要真得懂这些,就不会在皇后和崔莹之间奔走了。”微飏的眼中闪过寒意,“她一个修道的姑子,她知道什么?!

        “你放着家里在朝中摸爬滚打一辈子的公爹不信,放着上过女学、聪慧渊博的女儿不信,你去信一个世外之人,还让她教你怎么算计龙子凤孙……

        “申夫人,您就好好活着就得了,别再给婆家娘家、儿子闺女添乱了,行吗?”

        申氏满面通红,咬住嘴唇,手里的帕子快要被扯烂了,低着头去看别处,再不敢作声。

        她倒还真是有些担心,善国公一气之下,会不会请旨休了她。

        尤其是长安公主连先长公主的意思都搬了出来。

        不过,回头想想,皇后的娘……太后的娘……皇帝的外婆……

        嗯,好像,挺好的。

        待微飏从月洞门迈步出来,早已忐忑等待的崔莹快步迎了上来,顾不上行礼:“怎样?”

        “幸不辱命。”微飏笑一笑。

        骂得醒,就还有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