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我滴个良人呐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二章 生意人

第二百一十二章 生意人

        “你就是西夏那位皇叔?名叫李继宗的?”微飏眨巴眨巴眼睛,一脸可爱。

        翠微在旁边看着,感觉:公主大约,要坑人了。轻轻往后退了一步。石蜜见状,也忙跟着往后退一步。

        李继宗比微飏整整高了一头,居高临下看着她。

        这女子没有礼貌。

        但是模样讨喜。

        “嗯。你有事吗?”

        “咦?真是你呀!你不是明天就该走了?今天不是说太子设宴给你践行吗?怎么你还出来溜达了?万一太子提前去找你说话呢?”

        微飏脸上诧异惊奇茫然三连,一口气问了一串问题。最后加了一句,“你不喜欢太子吗?这么不愿意跟他碰面……”

        “小娘子何出此言?!”李继宗忽然觉得有口气堵在了咽喉处。

        不是说大慈恩寺佛香繁盛,来走一走能够平心静气么?他现在只觉得气血翻腾,好想回驿馆!

        微飏看着他的表情,嘟了嘟嘴,往后退了半步,双手背到身后,抬起了下巴:“你好凶哦!”

        “本官……没有……”李继宗做了个深呼吸。

        算了,跟个不懂事的大秦小娘子计较个什么?

        看看她这一身简单装扮,还有头上唯一的一朵米粒大小的珍珠穿成的珠花——这种东西,在西夏皇宫,只是上位娘娘给宫女们的打赏,而已。

        还有跟着她的人,只有一大一小两个侍女,还有远处一些的老家院和小长随。

        呵呵。

        “那李皇叔,等您回了西夏,您会怎么跟你们家皇帝陛下形容我大秦的京城呢?花儿好看吗?”微飏的双眼又笑得弯了起来。

        这个问题,倒是寻常。

        李继宗淡淡笑了笑,随口答道:“好看。”

        “我就说嘛!西夏那边,我听说,都是什么沙漠啊、沼泽啊、石头山啊,嗯嗯,说是有几眼泉水很漂亮?”微飏一脸好奇地跟他聊。

        ——聊聊天气,聊聊植物动物,再聊聊八卦,基本上,这位西夏皇叔的时光,就能被耽搁一两个时辰。也就够了。

        小娘子笑嘻嘻的。

        李继宗忽然觉得,所谓的平心静气,就这样闲聊,也没什么特别不好的。索性招手叫了微飏,走到一株大树下,石桌边坐了下来。

        使团的随从马上摆了两个银碗,又拿了一皮囊马奶酒出来,给两个碗都满上。

        微飏两只大眼眨巴眨巴,小心地弯下腰去,闻了闻那酒。

        嗯,比前世的马奶酒,稍酸一点。

        得佐奶酪干。

        唉,可惜临时没地方去找。

        “去拿果脯来。”微飏回头吩咐石蜜。

        小丫头答应一声,转身去告诉了小长随。然后小长随一溜烟儿跑了。

        李继宗看着他们的样子,哑然失笑,回头看看随从。

        于是两个纸包拿了出来,展开了,正是奶酪干和牛肉脯!

        微飏由衷地一声欢呼,双手端了碗去敬李继宗:“您是客人,竟然让您在我大秦的地盘上招待我,实在是我不对。我不会吃这个酒,就喝一大口,祝您身康体健、长命百岁,可好?”

        “好!那本官祝小娘子青春永驻、早日觅得如意郎君!”李继宗呵呵地笑着,也举了举碗。

        两个人,竟然就这样吃吃喝喝地聊了起来。

        马奶酒入口醇香,后劲儿却大。

        微飏只喝了两碗便不敢再喝。觉得这小食倒也是难得茶点,便又让石蜜把自己存在马车上的茶器茶叶取来,又去跟僧人要了两壶开水,给李继宗泡茶。

        沸水一浇,茶香四溢。

        周遭注意到这两位的越来越多。

        等这茶水沏出来,久久站在远处冷眼看着的梁擎终于忍不住了,迈步就要过来。

        却见如老松入定般的张幺忽然跟着自己的动作也动了一动。

        所以,这就是不让自己过去。

        梁擎憋气地再度揣着胳膊坐回了廊下。

        然而,只一转眼,另一侧有人慢慢地现身,慢慢地往微飏和李继宗走去。

        祺王。

        居然是祺王?!

        梁擎的双眼眯了起来,慢慢地靠在了廊柱上,紧紧地盯着那边距离越来越近的三个人。

        “李皇叔,你请我吃酒,我请你喝茶。”微飏笑嘻嘻地把茶杯推过去。

        李继宗不以为意,端起来一口饮尽,忽然一呆,瞪圆了眼睛看向微飏:“这茶,好香!”

        被夸奖后喜滋滋的笑容满满地漾在那张红扑扑的脸上,明亮得令李继宗眼前一晃。

        “全大秦,没有比我再会泡茶的人了。李皇叔,你有口福哦!”微飏笑着,沸水再浇,被她精心炮制出来的类岩茶浓香扑鼻。

        李继宗忍不住捋着胡子深深吸气。

        “这个茶叶你在外头也是喝不到的哟!我特意让人照着我自己的法子做的!”微飏得意的很,想一想,道:“等玉莹郡主出嫁时,我送她一些带去西夏,也请你们太子尝尝。”

        李继宗心中一动,终于觉出了一丝怪异:“小娘子,认得郡主?”

        “啊你先等等!”微飏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忽然跳了起来,指着不远处的人,笑嘻嘻喝道:“你,回去。别扰了我的雅兴。”

        祺王被她指着鼻子叫停了步子。

        微飏虽然脸上带笑,眼中却带着刀。

        今天除了她之外,谁想来搭讪李继宗,谁就别想讨了好去!

        看到了她眼底的威胁,祺王哈哈一笑,无奈地摇摇头,手里的折扇收起,双手抱拳,弯腰一礼:“是……”

        “是什么是?快走!”微飏截断了他的话尾。

        祺王苦笑开扇,遮了脸,手在扇子这头摆了摆,转身,潇洒地一步一摇,往外走去。

        冲着他的背影做个鬼脸,微飏笑着又坐回去,选择性遗忘了李继宗刚才的问题,接着聊茶叶:

        “这种做法的茶,不禁煮,只能泡。不过,我就为了它香,味儿重。一旦酒后,也就这个香气,解腻得很。”

        “此茶的确极好。”李继宗只觉得无比适口,尤其是嚼两口酪干和肉脯,简直是绝配,“小娘子刚才说,这制茶的法子,是您想出来的?可能卖给我么?”

        “那怎么可能?”微飏哈哈地笑起来,“我舅舅就是生意人!李皇叔要觉得这个茶好,我让我舅舅今年秋天就去做,做好了,卖给西夏!”

        李继宗一愣。

        自己这是碰上了个,生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