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我滴个良人呐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二章 春天已经过去了

第二百二十二章 春天已经过去了

        案子交到刑部徐某手里,三天后便忽然变得顺利起来,查到了一个刺客杀手。

        只是这个杀手如今已经是一具尸首。

        “仵作验了尸体,说是毒死的。而且是见血封喉的快毒。徐侍郎说,大概是背后的主使杀人灭口。”翠微冷哼一声,“要让我来猜,这姓徐的大概到现在还没打消念头要把这口锅扣在小娘子头上呢!”

        微飏却眯了眼静:“他只找到了一个凶手,没有其他的人证物证之类的东西?”

        “是啊。”翠微奇怪地看着微飏。

        微飏笑一笑:“你还记不记得老韩的话?”

        翠微努力回忆:“韩叔说,听见汤指挥呼救,他们才找了去,却只见到一个人,显然是个高手。正把汤指挥逼到了角落,一刀往汤指挥心口刺过去。”

        “可是最后,却从汤轶的侧腹划了过去,虽然留了一道极深的伤口,却也因此留了汤轶一条性命。”微飏接口道。

        翠微似有所悟:“小娘子是说,如果这杀手当时没有人接应,便是有人使了什么法子,才令他失了手。否则汤指挥必死无疑?”

        “这样的一个人,如果是那杀手的对头,势必会一刀杀了他。那杀手却死于中毒,且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的痕迹被找到。这只能说明,刑部找到的,是对方特意留给他的尸体。”

        微飏笑眯眯地看着翠微。

        翠微愣愣地思索,口中喃喃:“可若是两下里并没有任何关系,对方又何苦在刑部接手案件才三天的时候,就把这具尸首放出来?这难道不是索性让人找不到才最好么……”

        “我们翠微真的天生就是做这行的料子!”微飏歪着头看她,赞叹不已。

        顿一顿,忽然扯开话题,笑着问,“其实,汤轶的身份,你一清二楚。他的身世,这辈子怕是都见不得光。

        “而且这个差事,他只怕是会满手鲜血,身边人若是无法理解、甚至跟不上他的步伐,都会变成拖累。

        “你却不一样。你是我的人,放籍、改出身、甚至给你赐品级,都不是什么大事。以你的智慧,配他也是够的……”

        翠微一开始还面带羞怯地听着,听到后来,脸上青红交加,咬着嘴唇低下头:“我不。”

        “是觉得身份差异太大,还是不喜欢这个人?”微飏直言不讳地追问。

        翠微低着头:“不喜欢。”

        “那就算了。”微飏立即放弃,呵呵笑着,叹口气,“我就是觉得……”

        “您什么都别觉得,我就是不喜欢这个人。”翠微始终低着头。

        “行,行。都行。”微飏赶忙安慰她,“只要你不喜欢,天王老子咱也不搭理。”

        翠微紧绷的肩膀这才落了下来。

        “不过,你年纪够了,我也听说过已经有人惦记你许多年了。所以,如果你有了意中人,一定要及时告诉我。

        “不然,万一有人跟我求亲,我不知道你的意思,一犹豫,人家说不定就以为有可能,没准就会去纠缠你家人……”

        微飏试探地看着翠微。

        毕竟,千山说过,虞小四对翠微,十分有那个意思。

        她得先弄明白,翠微对虞小四,是个什么意思。

        可是紧接着,她就看到翠微胀红了脸,犹豫了半天,才摇了摇头:“小娘子出嫁之前,我都不会考虑嫁人。”

        “你是想跟着我去那家子,然后,嫁在他家,跟我做一辈子管事媳妇?”微飏其实并不太理解这个人生目标——毕竟,这不是翠缥,这是翠微,聪明冷静、且天生对权谋心机、错综复杂关系有着天然敏感度的,一身功夫的翠微。

        果然,翠微迟疑了一瞬,摇头到了一半,却还是勉强点了点头:“我想跟着小娘子。”

        “为什么呢?”微飏只能看出来翠微心里还有很多话没有说出来,但那话究竟是什么,她不知道。

        翠微抬起头,眼睛亮晶晶的:“我什么都想看到。”

        微飏:“呃?!”

        “这些事,还、还有宫里的那些事,都太有意思了!奴婢每次看到听说到,都觉得,想再多知道一点!”

        翠微带着一点羞涩,以及掩饰不住的热情,笑意盎然,“小婢何其幸运,才能参与其中!

        “若是竟因为所谓的嫁人生子、岁月静好,拒绝了这份幸运,那小婢……肯定是古往今来第一大傻子!”

        好吧。

        这就是一缕熊熊燃烧的八卦争斗之魂!

        微飏看着她,失笑出声:“那你还看不上汤轶。他手里可握着全天下最多的……故事呢!”

        “他满腔仇恨和算计,这种人,我暖不透。”翠微一针见血,“我便再不介意身边人是谁,也不能是这样的人。”

        不错啊!

        看人和自我认知,都极度清晰。

        微飏笑着点头,让她下去:“好。都由你。你自己不后悔就好。”

        “小婢绝不后悔!”翠微坦然地直视微飏的眼睛。

        微飏笑着挥挥手。

        翠微抬头挺胸地走了出去。

        微飏隔着窗户,歪着头看她,越看越觉得自己真是捡到宝了。

        “小娘子,你在看什么?”石蜜好奇地问。

        微飏转头看她:“嗯,看你翠微姐姐真漂亮。有事吗?”

        “哦,隔壁高夫人来了。正跟咱们娘子闲谈,娘子让人来问小娘子,想不想去见见高夫人?”

        “若是有事让我过去,我就过去。要是纯寒暄应酬,大热天的,我懒得走这一趟。

        “有什么事,让母亲不用考虑我是否为难,她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微飏懒洋洋地倒了下去,趴在碧玉簟上准备打个盹儿。

        石蜜哦了一声,去传了话,然后回来说了一声:“好似也没什么大事儿,就是抱怨儿女的婚事。”

        “嗐!哪个当娘的不抱怨这些?我娘必定也跟她抱怨我哥哥呢!”微飏翻个身,放心地睡了。

        石蜜冲着她的背影做了个鬼脸。

        谁说的?!

        分明高夫人是来试探小娘子你的亲事到底有没有可能落在嘉定侯府罢了!

        可惜。

        自家小娘子肯定是不肯的。

        夫人那么了解小娘子,必定也不会答应罢了。

        不过……

        石蜜站在旁边有些恍惚。

        最近怎么这么多人的亲事被提上日程了?

        春天不是都已经过去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