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我滴个良人呐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五章 霏霏废了

第二百二十五章 霏霏废了

        微飏被况雨霏的形容词逗得忍不住笑。

        况雨霏瞪她。

        微飏不知道该怎么遮掩,想了想,低声道:“那你可不能再跟一个人说去!他这个身世,让人知道了,万劫不复。”

        况雨霏小鸡啄米一样点头,双手捂住嘴巴,表示自己一定不说。

        于是,就着下午茶,微飏轻轻悄悄地把徐云客&汤轶的身世都告诉了况雨霏:“……听说,在济南的时候,日子过得又刻板又艰苦。还要维持那个假身份。”

        “你是说,他原来是一个部落首领的儿子。那岂不是意味着,如果他没有遭遇那场变故,他才是现在阳瓜州的刺史?”况雨霏皱紧了眉头,“这对他也太不公平了!”

        微飏失笑:“这世上的公平事儿本来就不多。”

        “所以,这个所谓的什么锦衣卫指挥使,根本就不是陛下的恩赐,也不是班侯慧眼识英,这根本就是朝廷欠他的!”况雨霏的声音高了一个八度。

        微飏连忙把她摁下来:“小点儿声!阳瓜州那边什么证据都没了,查都没法查!回头万一再被人倒打一耙说他冒认官亲,你当他能有什么好下场?!”

        “那怎么办?”况雨霏身上一股子侠女劲儿冒了出来,“我想去从军。”

        “疯啦?!”微飏瞪了她一眼,“你当花木兰真实存在呢?”

        “我就是想,从边军就可以悄悄地去西夏。你不是说那个最后的证人,也就是冒充他父亲的家伙,跑去了西夏么……”况雨霏跪了起来,越过炕几,笑嘻嘻地问微飏,“怎么样?”

        “不怎么样。”微飏哼哼,“京畿禁军二十多万,都在你爹手里。我就跟你打个赌,你要能跑出去京城百里还没被你爹抓回来,你想干嘛我都帮你。”

        “呵呵,我大概连城门都还没出去就被绑回来了。”况雨霏非常有自知之明,顺便捂个脸表示自己真心对自家爹爹的控制能力很有信心。

        微飏笑倒在旁边。

        可是她的眼睛却一直看着况雨霏。

        因为况雨霏的笑容一直都很不真实。

        从她开始笑,就让微飏觉得不真实。

        实在是受不了这种气氛,微飏从炕几后面绕了过去,挨到况雨霏身边,声音压得低低的:“你到底怎么了呀?”

        “没什么。真的。没什么。”况雨霏回答得极快。

        微飏看着她。

        “就是,觉得……笑不出来。”况雨霏也有点儿弄不明白自己,“相亲这件事,我很讨厌。但是在今天之前,也并没有说,死都不想去。可现在好像哪里不一样了。就觉得……死都不想去。”

        微飏抱了她的胳膊,脸挨着她的肩膀,悄声问:“你是不是看见汤轶,觉得心疼?”

        “……”况雨霏走了神。

        微飏也不催她,就静静地等着。

        “我说不清。”况雨霏低下头看着自己白嫩的双手,“你说,一个人要经历过什么样的事情,才能变得这样满身阴郁?”

        “阴郁?”

        “嗯,又绝望,又渴望,又心狠,又心慌……”况雨霏说着说着自己也迷茫起来,住了口。

        微飏叹口气,爬回去自己那一侧,倒下。

        完了。

        这要是有了这种情绪,况雨霏就废了。

        “霏霏,你去相亲吧。那些男孩子,虽然都不大有精彩的故事,一个个都是傻白甜。但至少好搞。”微飏斜躺在靠枕上,睨她,“连我们翠微都说,汤轶那个人,暖不透的。”

        况雨霏啊了一声,眼神恢复清明,顿时又羞又气:“呸!说什么呢你?!”

        下床,走了。

        又送了第二轮蜜茶进来的春辰莫名其妙地看着况雨霏的背影,小声问微飏:“公主,况小娘子怎么了?她今天好奇怪哦!”

        “嗐,傻了呗。”微飏决定一丁点儿都不帮况雨霏,就让她去相亲。

        结果,到了第二天,高夫人又来了肃侯府。

        这回是真的气得浑身发抖,专门来找林氏倒苦水的。

        “高夫人在娘子那里,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捶着胸口说不知道自己造了什么孽。”石蜜说得心有余悸的样子。

        微飏心里一惊,忙问:“是为了什么?”

        “说是两个女儿一个赛一个的倔,死活都不肯嫁。问缘故,就都不说话。让出门,就都不出门。说要罚,一块儿跪下,怎么罚都随便。”石蜜大惊小怪:“公主,况家是不是中了什么邪祟了?我记得他家小郎君也没定亲呢!”

        “你给我闭嘴!再说一次这个话,我割了你的舌头。”微飏细长的手指尖几乎要戳到石蜜的眼珠子里。

        然后吩咐:“走,我要去悄悄听听。”

        直溜到正院,却见荀阿嬷正在正房门口的台阶上摇扇子。

        微飏冲着院子里的使个不要声张的手势,悄悄地提着裙子往正房后窗摸过去。

        荀阿嬷遥遥看着,无声地笑。

        “……陵儿还好说,即便年纪大些,他好歹是个男子,我仔细给他挑个媳妇,怎么都是能做到的。

        “可是华儿已经二十了!如今满京城打听打听,除了皇后娘娘那个满心里只有桓王一个人的邬家小娘子,还有没有二十岁尚且待字闺中的老姑娘?!

        “好,华儿疯了,我不管她。是死是活、是修道是念佛,我就当养了个猫儿狗儿!

        “怎么突然间,又多了一个霏儿?!

        “明说了相亲,不去;说去花会玩耍,不去;哪怕说是给人家个面子,也省得我落个出尔反尔的名声,还不去!她到底想干什么?!

        “她们姐妹俩,是不是要逼死我这个当娘的才甘心?!”

        高夫人放声大哭,边哭边数落,好不可怜。

        微飏回头看了一眼石蜜,主仆两个对着惊恐地吐舌头。

        真幸运,林夫人不是这样的母亲。

        “唉,不都一样么?阿芥马上就该及笄,别说试探亲事,我就连出门去别家做客,我连人家的小郎君看一眼都不敢看!我这个心里啊,油煎一样!”林氏的声音中,除了无奈,还有一丝明明白白的烦躁。

        石蜜轻轻捅捅微飏,声音压得只有两个人能听见:“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puei!”微飏成功地啐了个气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