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我滴个良人呐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七章 不愧亲爷孙

第二百二十七章 不愧亲爷孙

        秋闱和玉莹郡主出嫁的事情迫在眉睫,礼部忙得团团转。

        究竟还是年纪大了,礼部尚书典炽累病了。

        但是事情过多,又是两个摊子,他也只好支撑着病体去做。

        微飏便跟端方帝嘀咕:“您怎么没点个副主考啊?年轻力壮的,也能帮帮忙。”

        端方帝想想也对,便开始看人。

        谁知祺王便又推荐人:“这件事儿,我跟我哥都不是材料。可桓王大兄没问题啊!不然您让他去帮着老尚书不得了?”

        “你怎么想到他了?”端方帝怀疑地看着祺王。

        这回的祺王坦坦荡荡:“前儿我去看望二哥,聊起来老尚书生病的事儿。二哥就说,其实当年先太子大伯,就那次恩科,要不是有人栽赃陷害,是难得的圆满。”

        端方帝的脸色沉了下去。

        可是祺王就像是没注意,自己还掰着手指头数:“二哥说,如今朝里,两江两湖至少有四个刺史,还有广州市舶使,六部里五个郎中,都是那一科脱颖而出的人才。”

        端方帝的脸色缓和了一半。

        “所以说,先太子大伯的眼光是真好。”祺王真心实意地说道,“漠北七年大治,这事儿朝中如今没人提起,不过是因为怕太子四叔忌惮。

        “可这话必须得说:桓王大兄就是有识人之明。不然的话,他都进京六年多了,幽州牧并没卸任,可是北边还安安稳稳的。这不是他用的人合适,又是什么呢?

        “所以二哥和我,我们就觉得,还不如让大兄帮着这次恩科,好好挑几个能用的人。

        “宗正寺那边儿,现在也安生得很。等大兄帮着忙完了恩科,索性就去吏部学习得了!我总觉得最近朝中的人事,让人看着这么心里没底!”

        祺王说着说着,脸上就流露出一丝不以为然的痞气。

        端方帝看着他本性渐露,反而呵呵地笑起来:“你说人家干嘛?依我看,你是自己在家里呆不住了,想去吏部玩,对吧?”

        “不不不不不不!我可不去!”祺王吓了一跳,连忙摆手,“二哥说了,让我老老实实地在家待着!我马上就要成亲了!雪衣也不让我出去做事……”

        说到这里,祺王的声音小了下去。

        端方帝忍笑忍得辛苦,最后实在是忍不住了,放声大笑:“好!好!还没成亲就怕媳妇了!可以可以,你小子,有前途!”

        回头命甄三九:“去,给杨孟公赏点儿好东西,跟他说,朕替朕的傻孙孙,谢谢他肯把孙女儿嫁过来!再替朕的傻孙孙,保证以后对祺王妃好!”

        祺王开心地咧着嘴笑,一眼看见端方帝的目光,又忙敛了,自己又想笑,憋一下,憋不住,又不敢放肆,别提忍得有多辛苦了。

        “行了!滚吧!”端方帝看着他就想笑,心情极好地把他踹了出去。

        甄三九看着祺王快步走远的样子,乐呵呵的:“咱们祺王也是真是绝了。谁有什么话都把他推来说。这是明仗着陛下疼他呢!”

        “唉!老大没了爹娘,老二没了爹娘,老四有爹娘相当于没爹娘……”端方帝感慨道,“偏十个孩子里头,就这仨最好!”

        “我听别人嘟囔过一回:天收地长的孩子最机灵,不然活不下去。”甄三九顺口接茬。

        然后被端方帝抬手一角西瓜砸在了脸上:“放屁!”

        甄三九缩着脖子陪笑:“奴婢罪该万死!”

        “哼!”端方帝翻个白眼,板着脸道,“出去,就顶着这一脸西瓜,去门下说,赐桓王为恩科副主考,给礼部搭把手,把秋闱顺顺当当的做下来。让他们把旨意写好听些。”

        甄三九哭丧着脸答应了去了。

        端方帝这才哈哈地笑出声来,看着旁边的金声道:“怎么样?朕整人是不是很有一手?”

        金声睁着小鹿一样的眼睛,满脸不安:“啊?刚才那个是整人吗?我没看出来……”

        “哈哈哈哈哈!不用你看出来!唱个高兴的歌儿吧!”端方帝笑着再拿了块西瓜吃。

        金声想了想,试探道:“公主前几天刚教了小人一首《好运来》……”

        端方帝满嘴的西瓜噗地一声喷了出去!

        “小民罪该万死!”金声噗通一声就跪了下去!

        端方帝连咳了几声,放声大笑:“这个小混蛋!教的这叫个什么沙雕玩意儿!?”

        然而,当桓王成为副主考的消息传出宫后,微飏和梁擎身居两地,却说了同一句话:“原来如此!”

        翠微急匆匆去了一趟桓王府,问桓王的意思:“您要辞么?”

        “不辞。为什么要辞?大家都在等这一刻的到来。”桓王恢复了温和,笑意浮在嘴角,“回去跟公主说,多谢她。我有应对之策。”

        翠微不禁转脸去看梁擎。

        梁擎笑一笑,点点头。

        翠微只好回来原话告诉微飏,又道:“似乎,真的是,已经有了应对之策。”

        “而且,还没告诉你是什么法子,对吧?”微飏再度气鼓鼓。

        翠微看着她的样子,好笑起来,和软地劝:“其实也算是为了公主好。您知道的太多,在陛下跟前,有些事有些话,回避不回避呢?这不跟您什么事儿都要瞒着夫人一半,不是一样么?”

        “我又不是他两个人的娘!怎么就不能跟我说呢!?”微飏气得口不择言。

        旁边的石蜜和春辰同时笑了出来,忙低下头。

        恨恨的微飏,直到第二天进了宫,气还没消。

        偏生端方帝还当着她的面命甄三九去桓王府说一声:“那个梁生,现在也不假装自己脸上有疤了吧?差不多得了,出来考试吧!”

        “干嘛非要他考试?”微飏没想明白,“他反正是打算一辈子跟着桓王混的。有没有功名有什么关系?何况,真考了试,有了身份,朝中的人倒方便冲着他指手画脚……”

        话还没说完,端方帝已经气得两只手一起拍桌子:“你还那么多话?!我为什么让他出来考试你心里就没点儿数吗!?”

        微飏懵。

        “滚!”端方帝一扇子丢过去!

        微飏气呼呼大步出宫:“一老一小,真不愧是亲爷孙,都不会好好说话!你们爱咋咋!我明儿起,生病!啥事儿都别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