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我滴个良人呐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一章 墨玉杯

第二百三十一章 墨玉杯

        邬喻在泡茶。

        手法跟微飏一模一样。

        西华女冠静谧安详地坐着,一边读经卷,一边享受清茶。

        微飏没作声,坐下托着腮看了两个人一会儿,才开口轻轻地问:“你们俩,以后就,这样了?”

        “其实,你们不就是希望,我们俩以后都这样?”西华看向微飏的目光中,多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敌意。

        微飏呵呵地笑:“不用们,就我。我的确是希望,你们二位,别再添乱了。”

        邬喻手里的热水壶一抖。

        西华女冠的眼神明确地冷了下来。

        “我知道,虽然女冠一直都对我很好,但崔莹才是您真正的心头肉。所以崔莹去了西夏和亲,而不是我,您就觉得我是个扫把星了。”

        微飏自嘲地笑了笑。

        西华女冠看向自己手里的经卷,轻轻地咬了咬牙。

        “我猜,您根本就不敢往前想。如果不是您和皇后娘娘、邬小娘子一起,算计了桓王,崔莹根本就不会生出这种自蹈死地的心思。”

        微飏深深地看着西华女冠,“您为什么要主动进宫,去跟邬皇后取得联系?我一直很想知道,您这个念头,是谁给的?”

        “你怎么会这么想?”西华女冠的声音轻轻浅浅,垂眸不看她,伸手从案边的匣子里捏了一只薄如蝉翼的墨玉杯出来,推到她的面前。然后示意邬喻给她也分一杯茶。

        邬喻迟疑了一下,手指轻颤着,分了半杯茶给微飏。

        微飏看着她二人脸上青白交加的样子,忽然笑了起来。

        其实,骨子里还是两个稚嫩的闺阁娘子,而已。

        “邬小娘子,你既然学我的茶道,就该学全套。这样的做法,是不对的。”微飏含笑看着邬喻,“新客待饮,你不给我洗杯子么?”

        西华女冠的眼皮一颤。

        邬喻看了她一眼,轻轻吸了一口气,方道:“这些杯子都是洗过的。这墨玉杯,其薄如纸,我怕烫不好会裂。”

        “也就是说,你们根本就知道自己的功夫其实是不到家的。”微飏伸手过去,把杯子拿起来,里头的茶水倒掉,然后举起了杯子,对着窗外的日光凝视片刻,笑一笑,“真是个好东西。”

        说着话,顺手便去摸那个匣子。

        西华女冠下意识一把摁住。

        “我想瞧瞧其他的。女冠这里的这种杯子,一套里应该不止一个罢?”微飏轻轻地把她的手推开,把匣子拉到了自己跟前。

        西华女冠的手僵在那里,一动不动。脸色也开始渐渐变得惨白。

        盖子揭开,里头果然还有三个一模一样的杯子。

        微飏把手里的那只杯子放回去,盖好盖子,把匣子放在了自己身边。

        “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我虽然很想知道幕后究竟有些什么,但看二位的样子,是不打算轻易告诉我的。

        “自然,依着我的性子,我的法子,从你们嘴里撬出点儿什么来,也不是多难的事儿。可是我不想伤害你们。不为别的,为了崔莹。

        “崔莹临走,其实很担心女冠。但是,她把崔集托付给了我,却没有提到女冠。我不想追究这是为什么,因为我认为:女冠自己心里清楚。”

        微飏不再对着两个人展示笑容,只是淡淡地把话说清楚:“您二位的事情,就到此为止。只要你们安安静静地过余生,我也就既往不咎。

        “但如果还有什么莫名其妙的事情发生——譬如善国公府,譬如各府小娘子,譬如后宫。被我知道跟二位又有相关,那就只好请二位看我不那么友善的一面了。”

        “你凭什么?”西华女冠终于冷着脸把一直萦绕在心头的话问了出来。

        微飏轻轻地扬起了脸:“对啊。女冠是先长公主义女,对长辈孝顺,对同辈温柔,对晚辈包容,又侍奉三清、虔诚洁净,凭什么自从我微飏出现,你的名字就再难被人记起?

        “不仅如此,我居然还能爬进皇宫,成了祭拜过太庙、名字记上宗牒、还加了镇国的正经八百的公主。这可让女冠情何以堪呢?”

        西华女冠的眼中闪过一丝无法理解的困惑,但转眼间,又似乎全盘接受了微飏的说法,脸色难看地低下头去。

        微飏看得一清二楚,心里很怪异地拐了个弯。但嘴上还是接着说:

        “尤其是现在,忽然间,我一个毫无职权的所谓公主,居然大言不惭地来跟你们二位地位尊荣的娘子来说,我能决定你们的生死。

        “是啊,我凭什么呢?”

        说着这些话,微飏却站了起来,手里顺便抱上了那只装着酒杯的匣子,笑一笑,点点头:“告辞。”

        西华女冠和邬喻的眼睛都盯在那个匣子上,手足无措。

        微飏脚步轻盈地走了。

        屋里没了旁人,邬喻的眼中慢慢涌上泪来,顺着腮边缓缓滑落:“女冠,为什么……”

        “她把匣子拿走了,就等于握住了我的命。”西华女冠木然看着自己面前喝了一半的茶杯,“还有你的命。”

        说完,拎起热水壶,仔细地冲洗着刚刚微飏倾掉那半杯茶的位置。茶盘上的水潺潺流进地上的茶渣桶。

        “冲它又有什么用!?”邬喻腾地站了起来,夺过水壶,冲着外头大喊一声:“来人!把这套茶器都拿出去!劈了,烧了!”

        外头服侍的做小道姑装扮的丫头们战战兢兢的进来,看看西华女冠。

        女冠动动手指。

        整套茶器果然都被拿了出去。

        “女冠,我想问问,那套墨玉杯,是哪里来的?你说是我姑母给你的,我不信。”邬喻走到西华女冠面前,居高临下看着她。

        西华挺直了后背,冷冷地答:“与你无关。”

        顿一顿,抬头看她:“不想待,你可以走。长清观是我的地方,你想反客为主,那就错了主意。”

        “不,我不走。”邬喻也冷冷地看着她,“长安的话,让我忽然想明白了一件事。

        “也许我姑母和我做了蠢事,崔莹和桓王也做了蠢事,可是女冠你,未必是在做蠢事。

        “为什么崔莹临走都不愿跟你再有瓜葛?不是因为你爱她的方式偏执愚蠢,而是你所谓的爱她,未必是为了爱她。

        “你是为了别的。

        “桓王。

        “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