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我滴个良人呐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三章 讨喜的祺王妃

第二百三十三章 讨喜的祺王妃

        祺王妃杨雪衣小小巧巧,是个典型的江南闺秀。

        端方帝一看就觉得喜欢,笑呵呵地命人赏了一堆东西,又关切她祖父杨孟公的身体状况,最后直言不讳地叮嘱她:

        “你还年幼,小四也不大,不用急着要孩子。一来孩子身子未必好,也怕站不住,二来你自己可就是个大亏虚。

        “我们小四是个好孩子,他心里也很看重你。我自然是希望你们夫妻能恩爱白头、携手到老的。

        “他爹娘偏心,你能多暖暖他,我以后也能放些心。”

        字字诚恳慈爱。

        杨雪衣的眼圈儿顿时一红,忙看一眼祺王,见他的泪早就落了下来,也放了情绪,泪水滴下,却又笑着道:“哎!孙媳都听皇祖父的!”

        “嗯,这样就最乖了。你长安姑姑今天忘了给你挑好见面礼,羞得脸热,刚才急急忙忙回家去了。她说了,回头见了给你补,你自己可记着这个茬儿。”

        端方帝看着乖巧的小姑娘就开心,忍不住又叫甄三九,“前儿是不是找了一匹蜀锦出来要给长安的?先拿来给杨氏。”

        “那匹是葡萄褐色的,公主替她娘要的。祺王妃穿着怕是太显老了。老奴去寻两匹颜色鲜亮的,回头给祺王妃送府上去,可好?”甄三九无奈地笑。

        “嗯,嗯,行。我看这孩子怕是穿藕荷、鹅黄之类的颜色好看,你记得挑轻一点儿的。小姑娘家家的,蹦蹦跳跳高高兴兴的,装老成才最难看呢。”端方帝又唠叨了几句,这才让他们小夫妻去见皇后和俞妃。

        祺王却磨蹭着不想走,看了杨雪衣一眼,小声问:“你自己先去祖母那里,怕不怕?”

        “不怕。”杨雪衣没心没肺地笑嘻嘻答话,起身跟端方帝告辞,“皇祖父留小四郎说话,孙媳先行一步去俞妃娘娘那里。”

        “不行不行!你得先去见皇后,她事儿多。你先去见了俞妃,她回头得拿这个事儿教训你一辈子。”端方帝忙命石磐,“你亲自送她去。告诉皇后,我和小四说说话,一会儿就放人。”

        石磐也觉得祺王这个小媳妇很可爱的样子,含着一丝笑答应了,带了杨氏出门。

        这边留下来的祺王跟端方帝东拉西扯半天,也没正事儿,就是不想走。

        端方帝看出来他只是不想进后宫,不由好笑,便想了题目跟他聊:“你父母见了杨氏怎么说?”

        “我爹板着脸看不出来,不过我娘好像还挺喜欢她的,还问了她来京城习惯不习惯。”祺王笑得憨憨的,“嗐!我爹跟她又没交道打,爱喜欢不喜欢。只要我娘跟她婆媳的关系好,我就不担心了。”

        “对对对!婆媳好就行!唉,婆媳好,你就能少受点儿气。”端方帝又笑着悄声告诉他,“你最近也别惹你爹,我刚骂了他一回,他正憋着火儿没处撒呢!”

        “啊?”祺王愣了一愣,想了想,问:“是不是兵部尚书的事儿?”

        “嗯?你从哪里知道的?”端方帝看着他失笑。

        祺王不好意思地摸头:“我不怎么回家,所以本来不知道。

        “不过,我不是跟恒国公府的小郎君卢纡卢怀礼是酒肉兄弟吗?我成亲他还是我的伴郎呢!

        “昨儿他也跟我说,让我这几天躲着我父亲些,又说那么大一块好肉,肯定不少人惦记着啃一口。太子四叔的眼睛更是得盯得紧。

        “若是让太子四叔听说了我爹想弄个人去兵部还被皇祖父您驳了,只怕是太子四叔这阵子不会给我爹好日子过。

        “——我刚娶了新妇,若是这个时候我爹在家里不消停,那我躲得出去,我娘一句话,我新妇却是一定得去端王府里受气的。”

        说着话,祺王脸上竟发起愁来。

        端方帝听他事无巨细都说了出来,不由哑然失笑:“连你们这些小纨绔都知道此事了,那你太子四叔还能不知道?”

        “啊?!”祺王惊觉,失色,“对啊!连怀礼都知道了,那岂不是全京城都知道了?!”

        端方帝呵呵大笑。

        “那皇祖父,要不您赶紧把兵部尚书定了吧?太子四叔推荐了谁?”祺王带着一丝哀求眼神。

        端方帝伸手往御案上翻了翻,又放下手:“不记得了,反正不合适!”

        “那,那谁合适?没人推荐合适的吗?您觉得谁合适?您告诉我,我回去跟我爹说,让他推荐那个人!”祺王期待地看着端方帝。

        端方帝笑的两只眼都弯了起来:“你猜呢?”

        祺王呆住,只想了一瞬不到,便立即抬起手来,屈着手指一个一个地数:“慎国公?慎国公世子?嘉定侯?嘉定侯世子?羽卫大将军?左卫大将军?右卫?勋卫?翊卫?还是哪位边境将军要回京的?哦,对,还有恒国公?”

        “怎么最后才想起来恒国公?”端方帝好笑地看着他。

        祺王嘿嘿一声,摸摸头:“我跟他们家太熟了。七天跑四趟……”

        “啊?”端方帝大奇,“你们不是约在外头玩吗?就算出门,也该是他去你家里啊!你自己开府,行事总比他家方便。”

        “怀礼跟我玩的都不是正事儿嘛!恒国公不太爱让他出门,除非我亲自上门去寻他。一来二去熟了,就约好时间,我去他家找他一趟,再一起出去,也不耽误时间。”

        “恒国公这些年倒都闲得很。”端方帝的笑容微微收敛。

        祺王猛点头:“是啊!我去十趟,有八趟能碰上他在家。不是打拳练枪,就是读兵书。我跟怀礼一开始还被拉着学排兵布阵,后来看我俩心思实在不在那上头,才放了我们了。”

        “我记得卢家还有个小姑娘?”端方帝忽然想起来当年微飏在女学闹的那一场风波,似乎也有卢家小娘子的一份。

        谁知祺王笑嘻嘻地说道:“说到这件事儿,我正想跟祖父说个小事儿。”

        “嗯?”

        “前儿我跟怀礼吃酒,听他说,恒国公跟慎国公求娶他家二小娘子,慎国公已经答应,过了庚帖了。

        “怀礼说,他这事儿总算定了,接下来就要给他妹妹相看人家。说是恒国公瞧上了嘉定侯家的二小郎君况陵,如今就等谁给况侯家递个信儿了!”

        祺王眉开眼笑,“我接下来要连吃两顿喜酒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