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我滴个良人呐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八章 一诺千金

第二百三十八章 一诺千金

        千山到底还是不敢对皇孙做点啥。

        微飏冷哼两声,亲自出手,让他兄弟联手,把两个熊孩子结结实实揍了一顿。

        景王比微飏高几乎两头的大个子,被揍得满面通红,咬着牙表示要回去好好练功:“姑姑教训得对,总不能日后真的还要指着小姑姑上战场杀敌!”

        祺王自然是吃了不少暗亏,浑身上下都觉得格外疼,呲牙咧嘴:“长安姑姑,那你管不管大兄的事……”

        “我管不管他的事,是我和他的事,关你什么事?!滚!”微飏丝毫不跟他客气,一枪杆抽在他屁股上,打得他哇哇叫着抱着屁股跳着脚地跑了。

        千山这才担心地看向微飏:“桓王……”

        “那小混蛋回头再说,我得赶紧去看看陛下。”微飏连汗都顾不上擦,大枪一扔赶紧往寝殿去。

        端方帝果然气得两眼发黑,半躺在罗汉床上让人湿了手巾来敷额头。

        “陛下,您别生气啊,先别生气,等桓王来了,咱们问问到底怎么回事……”甄三九正跪在旁边给端方帝顺气,满口苦劝。

        微飏大步进去。

        端方帝听见脚步声,抬头一看,眼中冒出光芒:“阿芥,你怎么才过来?你听说了么?”

        “听见了。”微飏随手抄了一条宫女手中的手巾擦汗,边回他的话,“景王和祺王特意来找我讨主意。”

        “嗯?他们添得哪门子的乱?!人呢?!”端方帝肉眼可见地再度暴躁。

        微飏又接了一碗茶喝了,答道:“让我打跑了。他们是好心,您别放在心上。”接着便转向甄三九,“叫了桓王进宫?”

        “是。陛下刚传下去旨意。”甄三九忙道。

        微飏立即摇头:“桓王若是按兵不动,北狄人并找不到他,只能跟鸿胪寺打嘴仗,此事便还有回旋的余地。

        “可若是他这个时候在大街上现身,先不说北狄会不会去堵住他当面要答复,万一别有用心的人冲上去问他为什么不能为了国家大义娶了人家的小公主,他一个对答不慎,可就真的万劫不复了!”

        端方帝和甄三九同时色变:“这!”

        “我快马出宫,去拦住他!”微飏手里的茶碗一丢,回身往外就走!

        端方帝在后头急得险些从床上滚下来:“你小心些!别把自己也坑进去!”

        “放心吧!”微飏的声音远远逸去。

        端方帝愁眉不展地佝偻着坐在床沿上。

        甄三九小心地轻声宽慰:“桓王殿下和公主都不是心里没数的人,您别太担心了……您好好的,才有人护着他们……”

        最后这句话实实在在地说到了端方帝的心坎里。他长叹一声,疲惫地靠在了床边,道:“我心里不舒坦,叫老邱来给我看看,吃碗药吧。”

        甄三九这才放了心,忙去传令。

        这边微飏疾步出了紫宸殿,千山那边听见了她的话,便索性先把自己的马拉了来备好,又叫了两个护卫也拉上马:“公主可要末将陪着?”

        “不用,马给我。还有,通知石磐姑姑去寻我。”微飏飞身上马,挥鞭而去。

        原本,从大明宫到桓王府,可以借一下夹道,到了曲江池附近再出去也不迟。可是微飏心里总是不踏实,索性便走了城里。

        朱雀大街上熙熙攘攘,她不得不小心地控制速度,只怕撞了人。

        北狄人被安排的馆驿就在前方,门口乌泱泱簇了一大群人。微飏遥遥看见,心里便狠狠一跳,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果然,走得近一些了,微飏看到了桓王高冠博带、玄色礼服,坐在郡王专属的马车里,挑起了车帘,正跟馆驿门口的人对面、高声、说话。

        “桓王殿下可还记得,当初我家汗王亲口提亲,您也提了三个条件,我家汗王一口答应,亲事便做定了?”

        “本王记得。秦狄两国从此开榷场、通贸易、永不再战。我提了这三个条件,北狄王都答应了,也做到了。我心里十分敬佩。”

        “如今我们小公主已经年满十六,该成亲了。桓王殿下打算什么时候回幽州呢!?”

        “我暂时还不打算回幽州。”

        “桓王殿下这是要毁约了?!”

        “我们中原前唐有位大诗人,曾经写过一句诗:一诺许他人,千金双错刀。所以,我自然也不会毁约。

        “既然小公主已经成年待嫁,那我自会娶她为妻。

        “只是我皇祖父年高,我父亲早亡,胞弟终身还没有着落。于孝于悌,我此时,都不能离开京城。

        “若是北狄王舍得,还请贵国将小公主送嫁京城。我必奏请皇祖父,请他老人家亲手写旨,给小公主戴上我桓郡王妃的金冠!”

        话音落下,周遭一片寂静。

        所以,漠北这么多年没打仗,是面前的这位皇长孙用自己的终身换来的?

        人群中有人低低地感伤:“十皇孙,桓最贤。真是不愧了这句话……”

        “娶了异族女,以后……哪还有他的份……”

        “说的是呢。就为了北边百姓的太平日子……”

        “哎等等,照这个推算,这是十二年前定的亲事,那会儿他们小公主才,三岁!?”

        “难怪这么多年桓王殿下说什么都不肯议亲,这就是怕北狄人寻衅呐!”

        嗡嗡声越来越大。

        北狄使臣才一踌躇,便听见周遭人群开始质疑这门亲事,忙高声道:“桓王殿下一诺千金,本使实在铭感五内!既然如此,本使立即便让人回报我家汗王,请他老人家定夺!”

        桓王坐在马车里,举手欠身:“如此甚好。请贵使休息吧。我这就进宫,跟皇祖父说明此事。”

        微飏坐在马上,冷冷地看着他。

        这就是桓王府上下一直对自己保密的那个解决崔莹事件的法子。

        难怪梁擎一直都不肯告诉自己!

        若是早些知道他们所谓的“一定能解决”的办法是这个前因,她一定会使尽浑身解数搅黄了这段婚事!

        她心目中的桓王的位置,绝对不可以只留在幽州!

        “公主。”石磐悄悄出现在她身边,看着她的样子,有些担心,“您,没生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