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我滴个良人呐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九章 等死吧

第二百三十九章 等死吧

        桓王进了宫。

        微飏回了家。

        她让石磐去宫里守着端方帝,顺便通知桓王,从宫里出来,就到自己家去一趟。她得跟他好好谈一次。

        桓王府不合适。

        宫里更不合适——她真的很怕自己会在端方帝面前跟桓王吵起来。她知道自己现在是动了真气,一旦吵起来,又当着自己最信任的神仙老乡,很难讲她会不会吵漏出什么来。

        可是桓王拒绝见她。

        石磐进了蕉叶堂复命,被石蜜拉着悄悄耳语:“小娘子气崩了。回到家就径直去了练武厅。小四被打得求饶,翠微姐姐刚叫了白蜡过去!”

        “怎么会气成这样?”石磐有些发懵。

        赶紧去了练武厅。

        “人呢?”微飏甩一把汗,顺手挽个刀花,倒提了刀柄,伸手跟翠微要了水喝。

        石磐极快说道:“陛下留了桓王说话,大概要问问清楚北狄这些年的情形,还有太子也被叫过去了。所以……”

        “所以就拿这个借口搪塞我对吧?”微飏冷冷地看着她,手里的茶杯越捏越紧。

        石磐偏生还没注意到,一心一意地替桓王解释,甚至替他高兴:“不是这样的。自从上次崔莹那件事,京城对殿下的沉默一直都颇有微词。这件事解决不好,于殿下的声誉十分不利。

        “可是,殿下许婚的话才说了没半个时辰。刚才我从外头回来的时候,已经听着全京城都在盛赞殿下!

        “就连太子,刚才对着殿下,也是格外宠爱怜惜。又留饭又要多谈谈,这个时候,殿下实在抽不开身。公主在宫里行走这些日子,该知道这都是身不由己啊!”

        “身不由己?!”

        微飏哈地一声冷笑:“从端午出事到现在,他一言不发,什么都不跟我沟通,然后呢?却抛出来这么一个狗屁解决办法!

        “人家做盟友、做搭档的,都能坦诚相见、彼此配合。他怎么就不行呢?他是不是还当自己在幽州山高皇帝远、天上只有一片云彩能下雨呢?

        “我真是诧异透了!梁擎那种人,那种一时半刻不去指点思索一下天下大事就觉得人生作废的人,是怎么想到要给他拼命的?!”

        石磐发愣:“公主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说我什么意思?!你觉得我什么意思我就是什么意思!”微飏气得扬手一丢,茶碗画了条弧线往地上砸去。

        翠微连忙伸手一抄,抓在了手里。

        这个节骨眼儿上,碎瓷声说不定便能把公主心里的怒火砰地一声点炸!

        “可现在这样不是很好?如今不论是谁都不会再忌惮桓王,他就可以平平安安地留在京里。等陛下百年之后,殿下回漠北主政幽州,还有北狄小公主为妻,一生都会宁静顺遂、富贵无忧!”

        石磐看着微飏,很想不通的样子,“这样不好吗?先皇后、先太子太子妃,还有我,我们最大的愿望,也不过是想让桓王和康王两位小殿下,都能平安喜乐地过一生罢了!”

        “没出息!”微飏简直气急败坏,手腕一转,手里的刀已经狠狠劈向身边不远处的一棵五年杨树上!

        咔嚓一声,树断了!

        众人都吓呆了,直瞪瞪地看着微飏。

        “你回去告诉他:所有没出息的皇子龙孙,都只有死路一条!

        “我为什么从来不觉得端王锦王他们争储夺嫡有什么了不起,那是因为这条路他们选也得选,不选也得选!

        “桓王想靠着不争不抢平安了此生,那就是白日做梦!不信,你等着看!”

        微飏咬着牙把最后一句话说完,扬长而去。

        石磐呆呆地站在那里,怔怔地看着断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姑姑,想当年公主同意梁先生留在桓王府,可不是为了让梁先生辅佐桓王做个平平无奇的幽州王……”

        翠微上前,低低地对石磐解释一句,再长长叹气,“公主在陛下跟前为殿下铺陈开那样一条康庄大道,朝中也布置妥当那样的大好局面,桓王殿下怎能如此天真,竟自己放弃了呢?”

        “可是……陛下从来不曾提过半个字想要易储……”石磐张口结舌。

        翠微无奈地扶额:“您怎么知道陛下不曾想过?难道您比公主还了解陛下不成?”

        “我这一辈子几乎都在陛下身边度过,我当然比所有的人都了解陛下!”石磐不假思索,抗声答道。

        翠微滞住,直直地看着石磐,片刻,无能为力地摇着头苦笑,退后半步,轻轻欠身,与石磐擦身而过。

        石磐只觉得脑子里嗡嗡作响。

        她刚才只是脱口而出。

        所以,她心底里竟然是这样认为的?

        她认为她比微飏还了解端方帝?!

        这不是开玩笑么?!

        大秦天下,后宫朝堂,没有人不知道,这世上如果有一个人能全盘想通、理解、支持端方帝的所有行事的,那个人必定是镇国长安公主微飏。

        而如果这世上如果有一个人能得到端方帝的无条件信任、无底线交付的,那也只有镇国长安公主微飏。

        石磐闭了闭眼睛。

        “师父,这是桓王殿下的决定,不是您的。您别多想了,回去吧。如果见到桓王殿下,转告他公主的话也就是了。”

        石蜜悄悄走来,轻轻扶住了石磐的胳膊。

        石磐回过神来,看着石蜜,勉强笑了笑:“好。”

        落寞而去。

        桓王和北狄小公主的婚事就这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定了下来。

        朝野大哗。

        很多老臣如鲠在喉。

        可是太子和端王显然十分开心,纷纷对着桓王表达出自己的长辈温暖。

        其他几位皇孙,也都在锦王和祺王的带领下,对桓王亲热了不知道多少。

        如果说在这件事上,还有几个人不高兴,那一字排开,就是端方帝、崔贵妃、微飏、班信、嘉定侯,和景王。

        尤其是景王。

        端方帝亲手写就的赐婚旨意宣布那天,景王直直地冲去京郊庄子上连着练了一天一夜的刀枪骑射,最后脱力晕了过去。

        醒来后抱着赶到的桓王放声大哭:“凭什么?凭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