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我滴个良人呐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五章 快进度

第二百四十五章 快进度

        徐侍郎这一番作态,传到端方帝和微飏耳朵里,自然又令二人各自鄙夷。

        端方帝甚至找了个机会把祺王叫到跟前来,告诫他:“你那外祖父,办事能力上没看出来有多差,可这为人处世实在是不怎么样。你以后离他远些,省得连累你。”

        祺王的反应倒是很出乎端方帝的意料:“皇祖父有没有跟三哥也说一声。坑我的人虽然多,但真能坑结实的少。三哥可就太好坑了。”

        端方帝听得哈哈大笑,转头告诉微飏:“小四的这个性子啊,我可真是太喜欢了!”

        “现有这十个里头,就他是最聪明的。你要真喜欢,就好好带一带,别让他长歪了。”微飏体贴地给建议,甚至还鼓励端方帝去接近他。

        端方帝听了更加欢喜,真的开始常常叫祺王进宫。

        于是祺王开始真正地震惊于微飏在端方帝心中的地位,以及她为人处事的手段。

        “二哥,真的,长安公主太可怕了!”祺王坐在锦王书房里,额上一层细汗,两眼发直:“先前咱们只知道,皇祖父对她言听计从,千山甄三九都唯她马首是瞻。

        “可我这几天才发现,何止是他们两个人而已!?内侍省的内侍,殿中省的承旨,大内的禁军,就没有她指使不动的人!”

        锦王坐在书桌后头写字,头也不抬,笑着“哦?”了一声。

        祺王细细道来:“今天我该去看望我祖母了,就先去皇后娘娘那里问安。就在蓬莱殿外头,被皇后的贴身嬷嬷拦住了,说让我站在那里等会儿。

        “嗐,就是要为难我一下。我也无所谓,就等着。

        “结果,没一会儿,石磐姑姑就来了,皇后娘娘就立即放了我进去,客气两句就放了我了。我出来还说笑话,怎么这么巧,运气真好。

        “石磐姑姑就笑话我,说是长安姑姑在千山那边练功,听说我在蓬莱殿外头站着,就知道皇后又不高兴了,所以特意叫了石磐姑姑来救我的!”

        锦王手下不停,低头笑道:“石磐跟她是老交情了,帮个忙这算什么?”

        “我惊讶的不是石磐姑姑来救我,而是怎么会有人看见我在蓬莱殿外头站了一站,就立刻就告诉了长安?她的眼线,真的已经在宫里成了这样大的气候了?”祺王的目光闪烁不定。

        锦王闭上嘴,写完最后一个字,这才放下笔,抬起头来,笑着看他:“她不过是派了人跟着你而已。”

        “她跟我干嘛?我又丢不了。”祺王满眼茫然。

        锦王呵呵轻笑:“皇祖父最近对你这么亲热。皇后却仍旧处在被禁足中,难保不会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来。长安如今俨然就是皇祖父身边第一个希望风平浪静的护卫,她怎么会真让你们闹起来?自然是要时刻防范,把一切苗头都掐灭在一开始。”

        祺王恍然大悟。拧眉想了一会儿,不得其解:“其实我一直都没想明白,皇祖父怎么忽然间就看着我这么顺眼了?”

        锦王弯了弯嘴角,并没有说话。

        这种感觉,说出来就不对了。

        但他知道,端方帝对祺王的喜爱不是假的,而且,对他们来说,是大好消息。

        “你外祖父那边怎么样了?”锦王擦了擦手,扬声叫了护卫九郎进来,把他抱到轮椅上。

        祺王忙过来亲手推着他往外去:“说是已经差不多了。就差审了。”

        “我能去看么?”锦王回头看他,眼中闪过希冀。

        祺王踌躇起来,面露难色:“皇祖父刚跟我说让少跟外祖父来往……你要是去了,怕是咱们俩就该都跟这个案子摘不开了……”

        “说的也是。”锦王转脸对着前方,嘴角的笑意淡薄,含着一丝落寞,“这个案子,我还是不出现的好。”

        祺王看着他的背影,眼中都是痛惜,想了想,咬一咬牙,张口便要答应。

        “四殿下,没事儿的。不去才好。”九郎抢先截住他的话头,轻轻打个眼色。

        祺王脸上更加难过,再咬一咬牙,低声问:“二哥,真要……查出来么……我觉得,可以再往后拖一拖……”

        “呵呵,这个哪儿由得了咱们?你也把咱们俩的这点子小玩闹,和你那外祖父的本事,想得太高了些。”锦王轻轻地笑,却笑了很久,最后微不可闻地喃喃,“这得看皇祖父到底有多在乎他的这个贤良长孙!”

        ————————

        徐侍郎的进度极快,三五天,便已经把这件事查了个七七八八。

        礼部老尚书典炽如今的妻子姓安,乃是他的填房。而这位安氏,还有一个身份,便是民部郎中邬某的长媳郑氏的姨母。

        这条线一旦被发现,事情就很容易了。

        邬皇后被禁足,太子如履薄冰。

        而这一切的起因,表面上看,都是因为端午时,崔莹乞求邬皇后相助算计桓王而来。

        可是如今,崔莹虽然和亲西夏,却得了个玉莹郡主的封号,还有个心怀家国大义的天下美名,善国公虽然自己辞了兵部,却成了当朝太保,崔贵妃还夺了皇后娘娘的权柄!

        至于桓王,分明是他自己不检点,非要跳下那么浅的水去救一个女子,结果,他也没事!不仅没事,还因为早就定下的和北狄公主的婚约成了京城百姓口中“千金一诺”的大好人!甚至那句“十皇孙,桓最贤”,又被暗暗地传颂了起来!

        凭什么?!

        他们算计人的、被心甘情愿算计的,都没事,甚至都占了便宜!

        皇后娘娘不过是想成人之美,反而成了背黑锅的那个?!

        郑氏身为邬家未来的宗妇、皇后娘娘的亲侄儿媳妇,自然是要替皇后娘娘分忧的!

        所以,郑氏借着自己姨母的手,偷盗出了试题,悄悄卖了出去。之后的事情,就根本不用她再操心,自然有人会趁势往桓王头上堆。

        郑氏想得很美好:自己只做这个开头。

        只要开端没人查到,那后头不论太子和端王一系如何攻击桓王,也没人能说什么。

        她唯一想不到的是:徐侍郎这么快就直接找到了她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