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我滴个良人呐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六章 一位嬷嬷

第二百四十六章 一位嬷嬷

        “我就说,太子这么多年,离他舅舅家远之又远,是对的。你看,这就直接把他坑进去了。”端方帝长吁短叹着把徐侍郎递上来的审讯结果给微飏看。

        微飏眯了眯眼:“三皇子的岳父要查这个案子,当然是直接去查太子一系。隋家没了,太子身边也没了什么拿得出手的势力,自然只剩了一个邬家可查。可偏偏,邬家一查就能查得到。啧啧,真棒!”

        “照你这么说,你不相信此事是郑氏做的?”端方帝怀疑地看着她,“郑氏本人的证词都在这里呢!”

        “动手的自然是郑氏,毕竟她才是那个关键节点。我现在只想知道,谁给她的这个念头?”微飏的纤纤玉指在郑氏的证词上点了点,“邬郎中一向是个小心又死板的人,郑氏的丈夫邬咏在京城纨绔圈里的存在感几乎为零。

        “这样环境下的一个外姓妇人,即便是蠢到能有这样的胆子,我却很难相信以她的生存状态,她能聪明到想出这样的转了个弯儿的对付桓王的法子。你信吗?我不信。”

        端方帝沉默了一会儿,下定决心一般:“我让班信再查。”

        微飏直直地看了他一会儿,从桌子的侧面起身,坐到他身边去,伸手搭在他肩膀上,轻声道:“就算娶了异族女做皇后,也未必就真的不能做皇帝。”

        端方帝身子一僵。

        微飏的手悄悄地用力地握住他的肩膀:“我可以帮忙。”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你怎么能保证这不会引起另一场五胡乱华?!”端方帝的声音压得低低的,只有他两个人能听见。

        微飏扬起嘴角:“所有外来的乱,都是因为自己不够强大。桓王到底够不够强我不知道,但是如果我在旁边看着呢?他敢不强大起来吗?”

        端方帝看着她,轻轻地笑了起来,悄声问:“怎么着?不想跑了?认命了?”

        “去!”微飏瞪他,“这么多熟人,总不能眼看着他们死!”

        说到这里,两个人对视一眼,同时叹了口气。

        大概,这是所有穿越重生人士最无法摆脱的宿命吧。

        “那就辛苦你了。”端方帝笑着歪头看微飏。

        “客气客气。”微飏无奈地翻个白眼。

        “不过,也兴许他俩都没问题,就是几个妇道人家异想天开什么的……”端方帝还抱着一线希望。

        微飏同情地拍拍他:“梦不要停。”

        端方帝:“呸!”

        当天微飏没有吃午饭就回了家。

        而她前脚出宫,后脚班信便被叫进了宫。先去崔贵妃宫里陪着吃了午饭,然后到了紫宸殿,“例行”坐了一会儿,出宫。

        “这事儿做得可真够欲盖弥彰的。谁不知道父皇这是不放心刑部,让他再查一遍。”太子很不高兴,跟腹部已经很见规模的太子妃抱怨。

        太子妃笑起来:“咱们又没怎么着,怕什么呢?刑部查出来的结果,连跟您通个气都不肯,直接递进了陛下手里,这其中的意思,说不准就是已经瓜葛上了咱们。

        “如今陛下让班侯去查,那自然是为了不相信这个迅速查到的结果。不论是验证,还是追究更深的幕后,其实陛下都是在维护您,敲打三皇子一系。这是好事儿啊!”

        太子沉默下去。

        东宫这边,他没问题,太子妃没问题,可是他不敢说良媛孺人等人有没有胡来。

        至于邬皇后……

        太子只觉得头疼。

        他有时候会悄悄怨恨:自己为甚么不是先后的孩子?是崔贵妃的孩子?哪怕是俞妃的孩子都好……

        这几位哪个不比自家的那个亲娘聪明通透?

        至少人家知道该避雷的时候不要冲上去找死啊!

        “最近你去母后那边,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太子问太子妃。

        太子妃想了想,摇头:“没有啊。就是有些忧虑。驰儿每回回来我都会仔细盘问,也没听说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太子松了口气,点头:“那就好。”

        东宫的表现,又松弛又谨慎。

        班信听说这个状态,先排除了太子,心里也觉得放松很多。然后再去查郑氏身边的所有心腹人等,却发现在案子发生的第一时间,她一个陪嫁嬷嬷出城进香时,“失足”跌落山崖而死。

        “这么明显吗?”班信都觉得匪夷所思。

        这条线索,徐侍郎居然没查!

        这是专门给他留着的?

        班信带着疑惑继续查下去,却发现那位嬷嬷儿子家里凭空多了田地、宅子、钱,甚至还买了仆人。

        这简直是,背叛者的标配。

        事情太明显了,明显得班信越发疑惑。

        “我若是抓了那儿子审,十有八九能得到一个特别令人震惊的名字。然而,这个名字到底是人家给我准备好的,还是真正的幕后之人……”班信没有告诉微飏,反而把桓王悄悄叫到了家里。

        桓王沉吟片刻,笑一笑:“没关系,您查吧。既然有人想告诉咱们一些事情,那就先接到手里再说。”

        班信长长地叹了口气:“我只怕到时候,你未必接受得了。或者是,陛下未必接受得了。”

        这却,未必。

        桓王想起自己想要查案那天,微飏替自己说话时,端方帝的目光、表情和从牙缝里挤出来的若干语言,仰起头,徐徐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出来:“也许是一些陛下早就知道,只有我不知道,你们都以为我知道了就会怎么样,但其实,我完全没有问题的,事情。”

        班信的眉梢挑了起来。

        看来,这件事,查到了,就算自己被震惊到,也可以去跟端方帝去求证了。

        送走桓王,班信直接把那嬷嬷的儿子儿媳押到锦衣卫。仅仅让两个人参观了一下整套锦衣卫刑讯的工具,男的便哭着交待了:“小的娘亲是听吩咐做事的。那天也不是失足,是人家又送了钱来,她便安排好了家里的事,自尽了。”

        “谁的吩咐?”

        “小人,小人也不知道。就知道,是,是宫里的人……”

        “男的女的?”

        “女的,女的!一位跟我娘年纪差不多的嬷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