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我滴个良人呐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七章 不能因为低调就瞧不起人家

第二百四十七章 不能因为低调就瞧不起人家

        班信把自己手里的所有线索和能想到的所有点滴都罗列出来,最后终于发现了一个无奈的事实:所有的线索,都指向宫里。

        那是他的力量达不到的地方。

        伤透脑筋的班信只好把审到一半的案卷交给了端方帝。

        “你是说,这宫里的事儿,让朕去查?”端方帝恼怒地把卷宗摔在桌子上。

        班信苦笑:“事涉宫闱,臣只能查到丹凤门。”

        端方帝气得坐在那里缓了半天,自己再把卷宗捡起来,仔细翻看,忽然一皱眉:“你查过的记录里,这里有一个嬷嬷,登记在卫军那里的,是蓬莱殿的人?”

        班信迟疑片刻,点点头:“是,这位嬷嬷,是皇后娘娘的陪嫁嬷嬷。但几乎每次出宫上香,都在事情的节点之前。实在是……嫌疑比较大……”

        “好。朕知道了,你去吧。”端方帝也不想再多说。

        倒退两步,班信忍不住问:“阿芥今天没在宫里?”

        “哦,在后头跟千山练功呢。你想去看看就去吧。”端方帝低下头去,第二次翻检起案件的边边角角和证词。

        班信看了他一眼,欠一欠身,走了出去,直奔殿后。

        微飏最近不知道为甚么,忽然对自己的力量有了要求。千山也只好由她。甚至帮着弄了添在四肢和腰背上的沙袋。

        这个时刻已经接近微飏每天练功的尾声,所以班信瞧见的便是个大汗淋漓、正在从身上往下卸沙袋的微飏。

        班信忍不住皱眉:“青天白日的,便打仗也用不着你去,一个小娘子家家的,练功练得这么狠做什么?”

        “万一打仗真就用得着我了呢?”微飏巧笑倩兮,“您别忘了我跟那位西夏皇叔还有个约呢!”

        想起李继宗当时的脸色,众人都跟着笑。

        班信的心情也松了三分,且跟千山等人说笑,让微飏去盥洗:“我有点事跟你说,你收拾好了过来。”

        能大大方方当着千山的面说的事情……

        微飏加快了梳洗的速度。不到半刻便顶着湿漉漉的长发出来,让人扛了个美人榻,索性躺在上头,让金声帮她晾头发。

        千山则掇了条长凳过来,放在旁边,请班侯坐。班信顺手拉他一把,千山连推辞都不推辞,直接挨着班侯坐下,好奇地打算旁听两个人说话。

        先仔细看了一眼眉清目秀的小歌童,班信笑问:“这就是那个为了他又打架又告状的孩子?”

        “我们金声乖巧规矩,就是胆子小点儿,您别吓唬他。”微飏下意识地护犊子。

        金声红着脸要站起来给班侯行礼。班信笑着按一按手,让他坐回去:“没事儿。阿芥身边的人,我唯一不熟的就是你,就忍不住问问。她心眼儿好,你归在她名下是福分,安心唱你的歌儿就是。”

        连连点着头,金声小心翼翼地又在榻边的小凳子上坐下去,低着头,用了一块大毛巾,认真地一点一点地帮着微飏吸干长发里的水份。

        “那个案子……”班信低声说了这半句,顿了顿,再看了金声一眼。

        微飏没作声。

        明白这就是信得过的意思,班信安了心,轻声把自己查探的结果说了,纠结道:“桩桩件件都指向蓬莱殿,这倒让我觉得蹊跷了。”

        “事情出来的时候我就一直觉得不太像皇后太子一系的手笔。”微飏睁开眼,看向天空。

        前世里并没有这件事。但不等于她在这样俗烂粗暴的手法里嗅不到熟悉的味道。

        微飏翘翘嘴角,转头看向班信,顺便看了千山一眼,轻声道:“现在看来,这次这一位的打法,根本就是明里冲着桓王,实际上却直直对准了皇后。”

        “所以这些送上门来的证据,我怎么看怎么觉得人家在拿我当傻子。”班信觉得很不爽,“三皇子这么多年深藏不漏,我怎么都查不到他的错处,这也是件奇事。”

        所以这么快就定给端王了?!

        微飏失笑,摇摇头,坐起来,把长发从美人榻一侧甩到后头去。金声忙站起来,过去帮她用大齿木梳从发尾一点一点的梳理。

        “他凡事只在家里,连靖安侯都只是端王府和靖安侯府两边来回,既不跟外界多联络,也查不到豢养的死士、多出来的家仆。”班信很苦恼,“他是怎么做到的?”

        微飏弯弯嘴角:“姐夫跟宫里来往非止一日,该当知道,对于太子殿下来说,皇后娘娘是那个拖后腿的。可是对于端王来说,俞妃娘娘可是最强大的后盾。您别觉得俞家低调,就真的看不起人家。”

        班信愣了愣。

        千山露出了个诡异笑容。

        “你笑什么?”班信斜了他一眼。

        千山笑道:“忽然想起来前儿微家二小郎君跟俞家二小郎君打了一架。我当时还觉得公主忽略了人家呢。”

        “我原本是很不想碰俞家的。毕竟俞妃娘娘这个最爱做媒的人,跟京城大小诰命不知道有多少联系。只要她家不动作,我又何必非要去捋虎须?”

        微飏自嘲地笑,“可惜,我这个懒懒躲麻烦的心思,倒成了人家得寸进尺的由头。”

        班信得了方向,心中大定,拍了拍腿站了起来:“知道该从哪儿下手就好。陛下这里千山最近多看护些,我回去了。”

        微飏和千山送了他走,然后回去看端方帝。

        头发晾得差不多了,有宫人来帮微飏梳头。

        端方帝坐在一边把卷宗看完收起来,撂在一边,叫甄三九:“跟门下说,照着刑部的结案,批了,结了得了。”

        微飏诧异地回头看他,被拽的头发疼:“哎哟!”

        宫人吓得手一抖,梳子险些掉在地上!

        “你先出去。”微飏把梳了一半的头发就那么散着,头一回这么不客气不委婉,直接把宫人们都赶了出去!

        甄三九迟疑了一下,自己也跟了出去,亲自守在了殿门口,顺便还叫了个小徒弟低声吩咐:“去,跟千山说,让他守后殿。”

        殿里,微飏极为惊诧:“不查了?”

        “还有什么可查的?这不就是皇后指使人做的?”端方帝心情不好,“朕老了,不打算再废后。

        “眼前就是中秋节,朕放她出来,跟她的儿子孙子都见见,过个节。

        “然后,该去哪儿去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