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我滴个良人呐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八章 我只在乎真凶

第二百四十八章 我只在乎真凶

        “咱家皇后娘娘是个蠢货不假,越老,这心眼儿里头越欠了点儿良善,这也不假。

        “可这纰漏如果有这么简单,那简直相当于当着您的面儿陷害桓王了。她有这么足的底气么?

        “崔贵妃接了宫务才三四个月。我就不相信,皇后娘娘掌管后宫十几年,要害人的时候,居然会让自己的心腹嬷嬷亲自出马,还大摇大摆地录下册子,从宫门口出去。

        “如果真的蠢成这个样子,陛下,您当年会立她为后?!”

        微飏表示,她宁可让端方帝自己看看是不是头上也有一口黑锅,也不会相信这个明显错漏百出的结论。

        可是端方帝却觉得,目前最有动机的,的确就是皇后太子一系:“证据确凿,还有什么可信不信的?”

        “所有的证据都是在宫外查到的。宫门一隔,谁知道谁奉了谁的令,做的又究竟是哪家子的事情?万一这位所谓的皇后娘娘的心腹嬷嬷,跟郑娘子的奶母一样,也是被人收买的呢?”

        微飏竭力替邬皇后撇清关系,“您好歹让甄三九去查一查再说啊!”

        “查什么?有什么好查的!?”端方帝觉得再也按捺不住,勃然大怒,“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一定要护着皇后和太子?!”

        微飏惊讶地看着他,一时之间张口结舌。

        我?护着皇后,和太子?!

        “阿衍以身为饵,要把那个陷害他爹的人钓出来。我告诉过你,那件事我已经查出来,也过去了。如今,阿执和阿衍相安无事,各自静好,有这样的结果,我简直是要念佛了!

        “可是你就一定要站在他那边,想让他看到真相。我就想问问你,看到了又怎么样?!阿执已经瘸了!永远都站不起来了!他祖母即便再对不起阿衍一家人,也该身死债消了!

        “你不管,就要由着阿衍的性子。好,我也由你。

        “可是现在查到了,跟旧案无关!就是皇后!既蠢且坏!我当初选她而不是俞妃,是因为俞妃如果坏起来,会比她聪明百倍。所以我不给俞妃这个机会!

        “这件事,我查到此为止,是给太子留脸面,是给东宫留活路!因为一旦查下去,废后是一定的,那太子之位,就绝对坐不住了!

        “我已经对他们母子仁至义尽!你还想让我怎样?!”

        端方帝气得满脸通红。

        微飏张大了嘴,吃惊地问:“你觉得,我是努力把事情栽在别人头上,好洗脱皇后和太子的罪名?我前几天跟你说的那些话,你是都忘了么?!”

        “我没忘!”端方帝重重地摔着袖子,“可咱们也说了,那是在朕这两个儿子都不成器的情况下!

        “如今,时时处处,你一边让朕对端王提高警惕,一边又让朕亲近小四,一边又把这么大的事情从皇后身上洗下去,你让朕怎么想!?”

        朕……

        神仙老乡对着自己开始自称“朕”了。

        微飏闭上了嘴,后退半步,深吸一口气,往旁边看看,端了杯茶自己吃。

        冷静一下。

        端方帝看着她的样子,目光阴沉了下去,咬了咬牙,忽然大步欺近,直走到离微飏两步的地方,才站定了,死死地盯着她的脸,压低了声音道:

        “你给我说实话,你前世,是不是嫁给了太子?!”

        卧槽!?

        这个猜法……

        微飏怒极反笑:“您这个脑洞,是不是大了点儿?打头一回见,我就说过,我这是新地图,重开局,上回没有你!没有你,哪里来的什么狗屁太子!?”

        “那你这么回护他做什么!?”端方帝气得挥舞着两只袖子大喊。

        忍无可忍的微飏狠狠握紧了拳!

        可她忘了手里还有一只没来得及放下的茶杯。

        咔嚓一声,新进贡的一只七彩琉璃盏被她攥得四分五裂!

        碎瓷深深地扎进了掌心!

        端方帝低头一看,顿时便是一愣。快要冲上云霄的怒意瞬间便矮了三分。

        “我不回护他。我谁都不护着。这件案子的起始点,是祺王推荐了桓王做副主考。

        “接着,是徐侍郎只用了三天,便查到了邬家的儿媳郑氏身上,人证物证供词俱全,却小心地避开了皇后和太子。

        “最后,班侯握着全京城最多的眼线,却也只能从郑氏乳母意外死去这条明晃晃的线索上,直接查进了蓬莱殿。

        “没有桓王的事,甚至没有太子的事,只到皇后。这是为甚么?你有没有冷静下来想过?

        “皇后死了,后宫正面对上的,就是崔贵妃和俞妃。崔贵妃斗得过俞妃吗?

        “没有皇后的外部压力,太子还能跟太子妃齐心吗?太子妃现在身孕七个月,如果出事了呢?永宁伯回祖籍了不假,他可还没死呢!

        “然后呢?你的后宫乱了之后,你会怎么样?你想过没有如果你的后宫乱了你自己会怎么样?你已经七十二了!你马上就要过七十三大寿了!”

        微飏再不跟他有分毫的客气,沾满血的小手伸出食指,指着端方帝的鼻子,“我告诉你!就在你看不见的地方,我和梁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砍了不知谁的多少条触手,还往不知道谁的阵营里掺了无数的沙子!

        “东南西北,边境里唯一不肃静的就是西边。我本意是想拖一拖,让你安稳过完这辈子,我再去收拾。可是你的儿子孙子们都太能折腾了!崔莹去了西夏,西夏就耽搁不起了!梁生为甚么冒死也要走这一趟?我为甚么连伤都不等汤轶完全养好就一定也让他跟着去?

        “嘉定侯没问题,可兵部现在已经不在我的眼皮子底下了。一旦虎符有失,嘉定侯再有个三长两短,京城的防卫,我搞不定!

        “这次的案子,的确是桓王自己鲁莽,可为甚么我会推波助澜?我就是要借着这个案子,把所有我看不见的地方,再掀起来看一眼!

        “我只知道这些事应该是某几个人做的,但我不是神,我不可能一眼就看出来哪件事是哪个人动用了哪方的势力,做到了什么程度,动机目的又是什么!

        “我要查到幕后,真凶!

        “查不到这个真凶,你别想得好死,我也别想好好活着。

        “就这么简单。”

        微飏拽下披帛,草草缠在手上,冷冷地看着端方帝,“你自己看着办吧。我不会再多半句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