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我滴个良人呐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八章 伤逝

第二百五十八章 伤逝

        凤至五年九月初三,太子妃隋氏难产薨逝,遗一女。

        “你是说,在保大保小的问题上,太子选了保大,后赶去的皇后娘娘却下令御医保小?”微飏满面茫然。

        邬皇后这是怎么了?

        即便是再不喜欢这个儿媳,也不该这种时候下这种命令,毕竟太子已经有了两个儿子,完全没有必要为了这个不知男女的子嗣,断送掉一个明显很得端方帝欢心的太子妃。

        端方帝一声冷笑:“还有更昏聩的话呢!太子妃的尸身还没停床,小娃娃的哭声还没止住,她就迫不及待地跟太子说:邬喻很好,可以为继太子妃!”

        “那太子怎么说?”微飏感觉简直是在梦里。

        说到这里,端方帝的表情缓了下来,哼道:“太子气得转身掀翻了桌子,又给了旁边打算帮腔的太子良媛一个响亮的耳光!

        “借着骂那良媛,说自己的原配妻子德行高雅、胸怀宽厚,如今为了给皇家诞育子嗣香消玉殒,她尸骨未寒之际,得多没有心肝的蠢货,才能说得出这种话来?”

        “那皇后不要气死了……”微飏瞪圆了眼睛。

        太子居然也有这么三观端正、正气凛然的时刻,她觉得格外不真实。

        端方帝袖子一甩:“管她呢?!太子连搭理都懒得搭理她,直接命内官们送皇后回蓬莱殿,说是:母后病得这样严重,还请善自保养,别让儿子刚没了媳妇,再为娘亲担忧。”

        我天!

        这话应该已经算是在诅咒皇后了吧?!

        太子这是要疯啊!

        微飏挠着耳朵追着端方帝问:“你要不要派个谁陪着太子些?太子妃嫂嫂是东宫的定海神针,她一没了,我只怕东宫要乱。”

        “我才不呢!他都儿女双全的人了,如果连一座东宫都管不好,那他拿什么来管朕的天下?我正要趁这次机会看看,他到底有没有这个才干,这个心肝,这个手段!”

        端方帝的帝王心性终于一露峥嵘。

        微飏叹口气,不做声了。

        这个太子如果真是个有道之君,她这些年还蝇营狗苟个鬼啊?!尽心辅佐不就完了么?

        眼下自然是让端方帝看得越清楚越好,可那有个前提,就是东宫那三个无辜的孩子别被当成争权夺利的武器才好。

        “驰儿要守孝,离不得,也就罢了。才下生的小妮儿却是你唯一一个亲孙女,你不管不行。”微飏逼着端方帝给太子妃的女儿想办法,“你要不管,我就去抱走!”

        端方帝无奈摊手:“她有父亲、有庶母、有亲祖母,我怎么管?也不过就是从东宫那个炼狱挪出来,放进后宫这个地狱,又有什么区别?”

        后宫啊……

        微飏几乎立即便接上了口:“善国公一看就是要跟妹子永生不来往了。听说崔贵妃一个人孤单得很。先前她又养过女儿……”

        “这个可以!”端方帝不等她说完,立即便点了头,“我正担心她日后没个伴儿,把小丫头接过来给她养,正好。”

        当即下旨,太子妃隋氏所出之女封为永福郡主,由崔贵妃教养。

        崔贵妃本来不耐烦,可一旦软嫩嫩的小女娃抱在手里,憋了十来年的母爱顿时泛滥,宫务都不大亲自过问了,只一心一意守着小小的永福,这是后话不提。

        祭棚搭了起来,微飏前去东宫吊唁。

        庄王已经哭傻了,呆呆痴痴地跪在母亲灵前,眼睛直瞪瞪地只管看着“先太子妃隋氏”的灵牌发愣。

        康王小心地照看着这个自幼一起长大的八弟。时不时去摸一摸他的手,或者端了茶水给他润唇。屡次被躲开,也不气馁。

        人来人往,自有礼官关照。

        微飏没看见太子。

        问看起来还算规矩的太子良娣,对方答曰:太子太过伤心,把自己关在寝殿里,一直都没出来过。

        算了,让他演去。

        微飏客气一句:“人死不能复生,还请劝着太子殿下节哀才好。”

        然后急急去看庄王。

        已经长成半大小伙子的庄王一身麻衣跪在蒲团上,旁边陪着几乎一样个头儿的康王。

        桓王等几个兄弟,甚至是坐在轮椅上的锦王,都赶了来,陪在旁边,各自嗟叹无语。

        在大秦朝廷和后宫,太子妃隋氏的存在感一直很低。

        刚开始时,是因为她的兄长永宁伯紧跟太子,威风八面,却偏生跟这个妹妹并算不得亲近。

        后来则是因为隋家一碎到底,隋氏索性连个娘家的依靠都没了。

        可是这位太子妃一直都是温温柔柔、安安静静的,从未张扬胡闹过,还养育出了庄王这样聪明可爱的太子嫡子。更别提在端方帝心里,这个儿媳可比妻子儿子都要懂事靠得住。

        总而言之一句话,朝中从上到下,兴许有不知道太子妃此人的,却从未有过一个人说得出来她一句坏话。

        就这样一个人,竟然轻轻易易地在生孩子这件事上送了命!

        天道不公呵。

        “驰儿?”微飏在庄王身边蹲跪下去,轻轻地把手放在了庄王肩上,试探着温柔唤他。

        庄王动了一动,有些僵硬地抬起头来,转向微飏的方向。

        满脸是泪。

        微飏绷不住,眼泪也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滚落下来,却拿了手帕去给庄王擦泪,柔声道:“还记得你娘是怎么教你的?男子汉行事……?”

        “正大光明……”庄王干涩开口,一字一顿。

        微飏轻轻点头,扯着嘴角露出个难看微笑:“对,正大光明。所以,你想笑就大声笑,想哭就放声哭,用不着憋着……”

        “小姑姑!”庄王哇地一声,直直撞进微飏怀里,抱着她的一条胳膊,倒在地上,蜷成了一团,放声嚎啕,撕心裂肺!

        旁边康王看着,早就忍不住了,袖子捂了脸,跟着也呜呜地痛哭了起来。

        桓王等兄弟几个看着三个半大孩子惨痛的样子,各自触动了心肠,也纷纷掉泪。

        外头匆匆赶来,奉了端方帝的命令,帮着太子主理太子妃丧事的端王听见里头的痛哭声,不由得一愣,急忙大步走了进来。

        却只见十个堂兄弟齐刷刷凑在灵前,加上一个长安公主微飏,正各自都哭得肝肠寸断。

        跟在端王身后的礼部侍郎谈乾也进来,看见这样场景,不由得长叹,低声道:“没了娘的孩子,可怜呐……”

        端王的眼中闪过复杂,片刻换上悲痛和欣慰:“他们兄弟彼此友爱,父皇知道了,也许能稍减伤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