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我滴个良人呐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章 兄弟情分

第二百六十章 兄弟情分

        微飏出来,自己大步便往东宫走。

        甄三九忙叫住她,令人去抬辇车来,却看看四周,轻声道:“正要跟公主说一句话。”

        “嗯?出什么事了?”微飏一看他的做派,就知道不是什么好消息。

        甄三九欠身,声音压得低低的:“那位周才人,被宣布了贬为才人后,连哭带喊,字字句句,都是在咒骂您,所以老赵一怒,才掌了她的嘴。”

        自己挨骂,赵歙替自己出气这种事,平常甄三九只怕天天都在做,所以根本就没必要这么郑重其事神神秘秘。所以,只怕是这位周氏话中有话。

        微飏左边的眉梢高高挑起:“怎么?她说了什么?”

        “公主英明。”甄三九先赞一句微飏如此快速的反应,然后才轻声道,“她说,难怪人人都说微家三小娘子就是个狐狸精!

        “不许别人议论朝政,她四处安插眼线;不许别人唱歌跳舞,她自己又练剑又弄个男人进宫。只要霸占着陛下。谁靠近陛下一步,她就陷害人家……”

        “不许议论朝政,不许唱歌跳舞。这是谁?画美人么?陛下多久没诏画美人跳舞看了?”微飏奇怪地问道。

        甄三九摇摇头:“赵歙听见这个话就觉得不对,所以先打了她,又跟着一起去了画美人处。画美人十分惊讶,但同时还幸灾乐祸,说周才人也有今天。”

        “倒也是。可这个不许议论朝政是谁?我不记得哪位贵主儿在陛下跟前议论过朝政啊!”微飏苦思不得其解。

        甄三九苦笑:“我想来想去,似乎只有皇后娘娘了。她之前数次要求陛下给几位皇孙赐婚之类的事情,数年前徐某进京接掌刑部后,皇后娘娘也劝过几次。被陛下说了后宫不得干政。”

        “怎么还这么大费周折,竟然把我的目光,也要往皇后娘娘身上引!”微飏实在是不高兴了。

        正说着,石磐和辇车都过来了。

        甄三九后退半步:“就是提醒公主小心些。”

        “嗯,你还是把这个话也跟陛下说一声。我总觉得这些事,乱七八糟的。能彻查还是要查一查才好。”微飏说完,提着裙子上了翠辇。

        东宫如今已经不像她上午赶来时那样乱哄哄的,人来人去安静迅疾,忙而不乱。

        所以,端王的才干还是有的。

        微飏在心里轻轻叹了口气。

        这大约也是端方帝对着太子一系怎么处置都不觉得可惜,却始终忍不下心狠狠地挖断端王争夺储位的根基。

        微飏先去看了太子一眼,见他悲痛欲绝、张口无言的样子,心里只觉得腻烦,勉强敷衍着安慰了两句,又跟端王行礼。

        然后道:“陛下听说驰儿倒下,十分担忧。这会儿可醒了没有?陛下特意让我和石磐姑姑过来看一眼。一会儿石磐姑姑就留下,照看驰儿。”

        太子感激地擦泪:“才醒了。本来阿衍让阿辨陪着他,可他自己不肯卧床,非要去他娘灵前跪着。谁劝都不听。长安来得正好,他最听你的,你帮我去说一声。”

        “是。”微飏简短答应,便带着石磐出来。

        到了灵堂,却意外看见祺王和康王一人一边,陪着庄王跪在太子妃灵前。

        微飏心里轻轻动了一动,忙自己按住,扯扯嘴角,轻轻走过去。在康王一侧,先冲着太子妃的灵位行了个大礼。

        康王忙起身,让了蒲团给她,自己则往旁边挪了挪,跪在地上陪着庄王。

        微飏伸手,轻轻摸摸康王的头,这才在蒲团上跪好。低声问庄王:“好些了?”

        “嗯。我不防事的。我娘只我一个亲生的儿子,这灵堂我不跪谁跪?难道让我娘的灵堂空着么?”庄王低声答话。

        话虽如此,微飏却听出了一丝愤懑。

        但此时此刻,不是掀起矛盾的时候。何况太子已经出来理事,这个家里有了男主人做主,微飏一个名义上的小姑姑,不好管的太多。

        “你做得对。”微飏轻声鼓励他,“你娘在天有灵,看见你这样知礼孝顺,也开心的,不枉她日日夜夜言传身教。”

        庄王松了口气,嗯了一声,点点头。伸手拿了纸钱去烧的动作也不像刚才那样僵直。

        “你皇祖父担心你得很,听说你病倒了,急得手脚都抖了。刚刚我按着他吃了药才躺下。”微飏轻轻说着端方帝的身体状况:

        “你上头七个哥哥,只有桓王在陛下跟前长过几年。然后便是你。也只有你,是他老人家每天看着长到十三岁这么大的。

        “你是个孝顺的孩子。姑姑绝不阻止你给你母亲尽孝。可与此同时,你也该孝顺你那个年过七十的老祖父。

        “跪可以,守灵也应该,但不能过量。你得保重好了你自己,你祖父才不会着急上火。他老人家现在,可真的病不起了。”

        这番话,在场的众人心里其实都有数。

        但是没人敢真的拿出来这么明白地说。

        所以一旦听到微飏这么坦率诚恳地劝说自己,庄王越发觉得亲近,不敢抓她的手,便拽了她的袖子一角,哭道:“我听小姑姑的。”

        “嗯。”微飏眼圈跟着一红,抬手摸摸他的头,然后指指石磐,“姑姑是你皇祖父特意派来照看你的。你好好听姑姑的话,不许跟她闹别扭,知道吗?”

        庄王一边哭一边连连点头。

        “那我先回去,明天再来看你。”微飏起身,问康王:“你回桓王府么?你哥哥怕是今天得留下帮忙,我送你回去吧?”

        康王下意识拉了庄王的手,仰头对微飏道:“我不走。我陪着八弟。”

        “好。你懂事。”微飏安抚了两小,又叮嘱石磐两句,转身离开时,看了祺王一眼。

        祺王会意,轻轻起身,跟着她出去。

        出了灵堂,微飏才转脸问他:“你怎么来了?不是送了你二哥回去么?”

        “是。送他回去我就过来了。三嫂有了身孕,我让三哥回去陪嫂子。我来替他。虽说大兄说了他居长,该留下来帮忙。可我父亲和太子,哪里敢真的十分指使他?所以还是得我。”

        祺王叹气,低头道,“我们十个兄弟,如今再加一个小妹,都没有多好的母子缘分。原本我最羡慕八弟。谁知道会有这么一出!我陪他守这几天,尽一尽我这不争气的四哥的情分。”

        微飏的表情软了下来,温声叮嘱:“那辛苦你了。自己也保重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