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我滴个良人呐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九章 我下不去手

第二百六十九章 我下不去手

        锦王留班侯吃饭,还展示了微飏当年用过的铁丝网,以及各种腌制好的肉。

        班侯大笑:“你还真是诚心请我!”

        “我记得当年姑父就爱吃烤肉。”锦王微笑,又命九郎拿了一坛老酒出来:“这是长安小姑姑口口声声心心念念的剑南烧春。佐肉应该够了。”

        “够了够了,很够!”班侯笑得两只眼睛都眯起来,从九郎手里接过坛子翻来覆去好生地看了一会儿,抱在了怀里,站起身来,道:

        “只是最近我手里的事情太多。能留在这儿半日已是极限。吃饭喝酒,委实不敢呐!不过这酒,我实在是见猎心喜,就不客气,拿回去了啊!”

        锦王和九郎都愣住了。

        片刻,锦王失笑:“姑父不赏我这吃饭的面子,却还要打劫我的酒?!”

        “你这身子,阿芥跟我说过,清淡少荤、酒水莫沾。所以啊,肉,我也一起带回去。等忙完了,回到家,我自己美滋滋这么一吃!哎呀呀,全都是我们阿执待我的情谊啊!”

        班信摇头晃脑,往后一招手,叫自家的家将:“来来来,都拿走!”

        又想起来,哦了一声,“你查到的东西,不论是什么,都写好了封好了,直接让人送到我手里。不要过旁人的手,谁都别信!”

        锦王含笑颔首:“如此,有劳姑父了。”

        “我没你有本事,才让你自己去查这些烂事儿。能帮你善个后,是我做姑父的应当应分的。”班信说完,利落告辞。

        九郎看着他的背影,苦笑一声:“真的是,太聪明了。怎么钓都不上钩。

        “不问咱们怎么知道他还在追查的,不问咱们是怎么查到的、动用的什么人,甚至不当面追问真凶。

        “您说宿命,他不问您为甚么感慨,直接说自己的事儿,还派您一句执着。

        “饭不吃,酒不喝,甚至还都要带走。您刚才瞧见他带着的两个家将没有?腰上别着响箭,臂上缠着袖箭,马上居然连长弓羽箭都带了!

        “属下就没见过警惕心这么强的人!”

        “你没发现么?他连茶都没喝一口。”锦王的眉宇间染上一层冰霜,“大约他自己也知道,若不是看在这条细犬的份儿上,今次他是走不出这座庄子的。”

        “殿下,若是班侯心里已经将咱们当成了对头,您为什么不干脆……”九郎满腹疑问。

        锦王低下头去,苦笑一声:“我心里也很纠结,很不舒服。他和长安,甚至加上桓王大兄,算得上是京里除了祺王之外,三个对我最好的人了。

        “可就是他们三个,横在了我往前走的路上。

        “祺王想要毫无瑕疵地坐上那把椅子,三叔的即位是最要紧的前提。偏偏就是这三位,无论如何都不肯站在三叔一边,我只能把他们都打下去。

        “桓王大兄那里,我还能心硬一二。毕竟,我们是宿敌,早早晚晚,不是他死就是我死。

        “然而班侯和长安,我实在是……下不去手啊……”

        “殿下,属下还有一事不明,不知当讲不当讲。”九郎犹豫许久,才低声开口。

        锦王看着他:“你说。”

        “您有辅佐祺王的,为甚么不扶持平王?咱们自己家的人,不比别人更贴心么?”九郎叹口气,“若是没有平王,属下都想劝您离开京城,去过闲云野鹤的快活日子。”

        说到自己的亲弟弟,锦王笑了笑,脸上涌上来一丝落寞:“我何尝不想扶持他?可是你看,自从我坐上这架轮椅,他来看过我几次?”

        九郎默然片刻,努力替平王辩解:“是陛下留了他在宫里读书,并不是……”

        “那康王也被陛下留在宫里读书,为甚么每七天必定回一次桓王府?庄王也在宫里读书,为甚么每天都一定要回东宫?定王也在宫里读书……”锦王说得又急又快,到了最后,竟呛了一口寒风,捂着胸口猛烈地咳嗽起来!

        九郎心疼后悔,忙先把他的鹤氅掩得再紧些,帮他捶着后背,急急道歉:“都怪属下鲁莽无知,不该提这些!”

        好容易喘匀了气,锦王眼中的赤红却久久不褪,低声道:“说实话,我曾经想过,当初我废了一双腿,就能让祖父养了半年的病。

        “若是定王、平王、康王都‘意外’没了,而背后的矛头直指太子,祖父会不会直接被气死?他临死之前,会不会把太子拉去陪葬?那样的话,三叔上位之路,得有多容易……”

        定王是三皇子之子,平王是先二皇子之子,康王是先文惠太子之子。

        这三个皇孙若是一口气全死了,那受益者唯有太子一人!

        以老皇帝之多情,这一刀,只怕真能要了他的性命……

        可是,平王却是锦王的亲弟弟,二皇子留下的唯一还能绵延子嗣的血脉!

        九郎全身都在忍不住地抖。

        锦王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从浅笑到大笑,最后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所以你看,你主子并不是个丧心病狂、为了目标不择手段的变态!

        “我连班侯和长安都舍不得碰,何况是疼爱我的祖父和几个什么都不懂的弟弟?放心吧!我便再恨,这里,也还留着一点善念。”

        九郎看着锦王掩在心口的手,鼻子一酸,低声道:“殿下,其实,只要您心里痛快了,您就跟属下说,您想拉着全天下陪葬,属下也不打磕巴地照办!”

        “我知道。”锦王温和地看了他一眼,拽着鹤氅裹紧自己,轻声道,“你和次娘,是我在世上最后的一条线,你们会为我做任何事。”

        九郎抹了一把眼睛,肯定地用力点头:“是!”

        “我肯定会走在你们前头。”

        “殿下!”

        “听我说完。”

        “是。”

        “我若是好好走的,我自然会安排好一切。祺王是个聪明人,他一定会善待平王,这个不用你们管。

        “可我若是突然间走的,不论是病、是伤、是意外,是什么都好,只要我是突然走的。你就把我这串珠子,送到长安手里。”

        “……不是班侯?”

        “班侯不知道他们的存着。长安一直都知道,但是长安从来都没提过。我猜着,也许,她是想留给我一条保命之道罢。”

        “……是。”

        “传令下去,挑个长安在的日子,动手吧。”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