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我滴个良人呐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六章 年均五

第二百八十六章 年均五

        “你确定这件事不是皇后做的?”梁擎边往嘴里扒拉汤饼,边质疑微飏的判断。

        微飏觑着空儿给他往碗里夹青菜:“自然了。老邱的医术我还是信得过的。他说皇后已经没那个本事了。”

        “那太子呢?”梁擎吃得很仔细,他这一趟回程饿的时候太多,肠胃早瘪了,吃得太猛会难受。

        微飏替他夹菜的手停住。

        “太子……”

        “我在路上听说了,先太子妃薨逝,陛下最得意的皇孙避祸终南,皇后被软禁,小郡主被送到了崔贵妃的手里。”

        梁擎一边细嚼慢咽,一边缓缓道来,“东宫一片死寂。看似这一局是太子殿下输了半壁江山。可若是此事这样明显是谁吃了亏谁占了便宜,那可就不是端王殿下的手笔了。

        “邬家有名无实,隋家家破人亡。俞家可不一样。尤其是俞妃娘娘,十个邬皇后也玩不过她一个脚趾头。尤其是在陛下已经丝毫没有扶植邬家的念头之后。”

        微飏犹豫了片刻,低声道:“崔贵妃的确查到了端王一系的头上。可越这样,我们越是不敢轻动。所以,探查的结果都没敢跟陛下说。”

        “你为什么不敢?你有什么不敢的?”梁擎笑吟吟地看着她,一万个不相信她的话。

        你说我为什么不敢?!

        你个混账又不在京里,桓王跟自己又没那么贴心贴肺,神仙老乡虽然说信任自己,但这种让人家把俩儿子一起废了的话,她究竟还是说不出口好吧!?

        微飏恼怒地瞪了他一眼:“万一控制不住局势呢?你想让我一个人死啊?”

        “你死了我肯定给你报仇,你怕什么?”梁擎直盯盯地看着她的眼睛,笑得明目张胆。

        微飏咬着嘴唇抬起一脚蹬在他没有受伤的那条腿上,脱口而出:“我怕你不肯在后头跟着来!”

        梁擎愣住。

        微飏的脸腾地一下红透。

        “我还真是,不大可能,马上跟着去……”梁擎手里的筷子轻轻地放在了食桌上,声音幽幽缓缓,“我得,做一些事情。但是做完了,我一定会去找你的。这个,你放心。”

        微飏低着头。

        她刚才只是下意识的反应。

        她自己也不知道,原来心里是这个念头。

        还是……

        “我其实,还是太习惯你在身边了。我也知道这样不对,但还是有些……习惯了,改起来好难。”

        前世今生加起来,四五十年。大主意都是他拿。她真的太习惯了。

        一直觉得自己这辈子过得无比肆意彪悍的微飏,瞬间有种说不出口的羞愧。

        啊,纠结死了呢!

        梁擎的声音带着一丝怪异,有点儿像狂喜,有点儿像甜腻,还有点儿,像是惊吓:“习惯?平均一年才见五次的频率,你习惯?!”

        呃?

        有这么少么?

        微飏傻眼。

        怎么可能?!

        “瞎说!怎么可能?我……”

        “你天天进宫,出了宫就回家,好容易见一面,几乎都在桓王府。咱们俩单独说话的次数,一只手就够数。”

        梁擎面无表情地把手伸到她眼前。

        微飏仔细回想,然后撅起了嘴。

        那她怎么会觉得,他时时刻刻都在身边的呢?!

        “说正事儿!”微飏正色。

        梁擎翻个白眼,却也知道现在并不是争这些的时候,换个心情:“正事儿就是,我得悄悄出去一趟。”

        “去哪儿?”微飏心里一紧,他正伤得重,这时候出门,太容易出事了。

        梁擎叹口气:“你说呢?有些消息,得我自己去拿。”

        “那些和尚道士的消息?”微飏目光一闪。

        看来梁擎跟她一样,对那个若有若无的锦王,都十分看重。

        “等一会儿,桓王来时,你就说我移动不得。他走之后,你派个人,悄悄地送我过去。”梁擎的声音压低了。

        微飏惊讶:“他不知道详情?”

        “连你都不清楚,我怎么会跟他说那么多?”梁擎不以为然,“桓王做事,皆是阳谋。有些小心思,我不说,他不问,这样就最好。”

        “你们这个掩耳盗铃用的妙。”微飏忍不住阴阳怪气。

        梁擎呵呵地笑:“行了行了,纵观史册,谁不一样?你莫要强求他。”

        微飏翻了个白眼,刚要反驳,外头翠微轻轻嗽了一声:“桓王殿下到。”

        “快请。”梁擎忙扬声道。

        微飏瞪他一眼:“吃你的饭!”自己站起来迎了出去。

        桓王疾步进来,略对着微飏一拱手,张口便问:“九州怎样?”

        “皮肉伤,看着严重,养养就得。”微飏示意他往里看,“正吃饭。”

        桓王的心落了下来,含了一丝笑,大步进去,迎面只见梁擎慢慢地自己正在挑着碗里的汤饼吃,不由得笑了出来:“你倒自在。”

        梁擎嗯了一声,低头就着碗边喝汤,一口气喝掉大半碗,才又抬起头来,长出一口气,冲着桓王嘿嘿一笑:“我可是两个多月没吃过一顿安生饭了。”

        这倒是……

        桓王回头看看微飏。

        微飏的脸上显出一丝同情:“环首在隔壁……昏迷未醒……”

        “殿下先去看一眼环首,回来咱们再说话。”梁擎努力地用筷子把碗里剩下的零星汤饼扒拉到嘴里。

        桓王犹豫片刻,点一点头,转身出去。

        微飏吩咐翠微:“给他再盛一碗鸡汤。”示意梁擎慢慢喝,自己则跟着桓王走了出去。

        她没有跟着桓王进环首所在的房间。

        那是自幼跟随桓王的护卫大统领,是桓王曾经最倚重的人,如今变成这副模样,她觉得,桓王未必肯愿意让自己看到他的难过。

        屋里毫无动静。

        过了好一会儿,桓王才从里头出来,眼眶都是红的。

        “桓王殿下。”微飏站在台阶下看着他。

        桓王垂着头,抹了一把眼睛,才抬起头来,轻声道:“环首醒了。”

        “那我让人马上给他端了药过来。大夫说,醒了就吃的。”微飏回头看了跟着的青粲一眼。

        青粲忙忙去了。

        “小姑姑还记得隋染么?”桓王抬眼看她。

        微飏讶异:“记得,怎么了?”

        “环首刚才跟我说,他在西夏,见到隋染了。”桓王的脸上闪过鄙夷嫌恶。

        环首见到了隋染,可是梁擎刚才并没有跟自己提起。

        微飏的眉梢高高地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