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我滴个良人呐在线阅读 - 第二百九十五章 自己的人

第二百九十五章 自己的人

        细竹院。

        微诤裹着大氅,站在院子里,张着嘴,眼巴巴第看着半空,似乎正在等待着一个飞鸟奇迹的样子。

        一进门,微飏看着他的样子,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哥哥回去睡吧。你这院子里我搁了六个高手,没人进得来。你等不着武林高手空中过招的盛况的!”

        微诤冲着她翻了个白眼,哼道:“那你来干嘛?”

        “看看那二位的伤怎么样了,有没有起高热,明天回不回得去桓王府。”微飏镇定自若,先走向环首的房间。

        微诤斜眼看着,索性也跟着走了进去。

        环首醒着,直瞪瞪地看着屋顶,面如死灰。

        “环首。”微飏直接坐在了他床边的凳子上。微诤则索性坐在了他床沿儿上。

        “公主殿下。”环首虽然低沉,但仍然维持着他桓王府第一护卫的体面,礼貌应声。

        微飏看了他一会儿,才道:“你家桓王先前跟我要了一个人,却没说拿谁还我。我看着,你就合适。所以,你呢,先养伤,等好了,我还有事要你办。”

        “在下是,狄人。”环首闷了一会儿,才说了这么一句话出来。

        微诤微飏两个人同时噎住。

        “你这长相,倒是很中原啊。”微诤没话找话。

        环首垂眸:“我父亲是赤狄,母亲是汉人。我出生之时,白狄大举袭击赤狄,部落被屠杀殆尽,我被邻居抱走,后来辗转被卖到幽州。”

        “其实,大秦和北狄已经确认会联姻,你是不是狄人,都没关系。”微飏想了想,又试探着问他,“或者,你想去跟着孟和吗?”

        狄人,去跟着北狄小公主,似乎也是条路。

        微诤眨了眨眼,跟着点头:“对啊!”想想又皱眉,“不对!你父母双亡,仇人也是狄人,他们又卖了你!等于你自幼是在汉人中长大的,那边的话不会说,那边的日子不习惯过,你回去干嘛?!人家再拿你当奸细!你还是跟着我妹妹吧!”

        “你们,不介意我的身份吗?”环首有些诧异,“除了桓王殿下,王府里也只有红袖知道我的身份。”

        “人就是人,看行事看动机,看身份干嘛?前头兵部那群畜生不都是汉人,有一个办的是人事儿吗?”微诤哼哼着,索性翘起了二郎腿,“反而是你,听说当初只身去找隋家那个,找了半年多。”

        环首沉默下去。

        “所以,以后的事情,你不用想太多。好好养伤。”微飏弯弯嘴角。

        微诤跟着她的话猛点头:“你是为了救老梁才这样的,让老梁养你一辈子!他敢不养,我就不让他见我妹!”

        微飏狠狠一眼瞪过去。

        微诤挑眉瞪回来。

        怎么滴!?我还不是你哥了!?我管不了你还管不了妹夫!?

        环首看懂了兄妹俩的眉眼官司,反而忍不住微微笑了起来:“贵府大小郎君看着梁先生,好像也不甚顺眼。”

        “那不一样。大兄有求于老梁,我可没有!哼!”微诤的脚抖得跟抽风一样。

        微飏腾地站了起来,瞟了他一眼:“你这是都说白了是吧?那行,正好!你陪着环首在这儿说话,把他们这一路上的事情,都听听,有不妥的环节,记下来,一会儿我来找你拿。”

        “你干嘛去?”微诤的眼睛瞪圆了。

        微飏一抬下巴:“我去看梁擎,陪他聊天,给他讲睡前故事!怎么着?你不想让我去?还是你想跟着我?我告诉你,不让!你嚷嚷试试!信不信我把你绑起来堵上嘴扔屋里,明天早起再给你解开?想动手?!你打得过我么?!”

        气得跳起来的微诤大吼:“来人!”

        虞小四推门跳了进来:“在!”

        微飏一个眼神冷冷过去。

        虞小四二话不说,嗖地一下退了出去,顺便死死地关上了房门。

        环首憋不住笑,直接堵着嘴咳嗽起来。

        “你清醒点!这个家里,暂时,我还是为所欲为的。”微飏给了微诤一个不屑的白眼,提着裙子款款走了出去。

        出门,看见外头表情谄媚的虞小四,微飏勾唇一笑:“嗯,不错。”

        “嘿嘿,小的生是公主的人、死是公主的鬼!这点儿眼力见儿还是有的~!”

        屋里的微诤和环首听了个一清二楚。

        微诤气呼呼地坐下,怨念丛生:“一个家里,就我最没地位!”

        “二小郎君其实极明理,只是现在还年轻,没有真正开始做事。以后会好的。”环首反过来还要安慰他。

        微诤拼命摇头:“哪儿啊!?你不知道!所有人都只看得见妹妹,我就是个傻子!”瞬间开启诉苦模式。

        直到一刻钟后,才猛地醒过来:“糟了糟了!妹妹让我问你们一路上的事情,你还没跟我说!快说快说!我得听听哪部分不妥——你们是走到哪里遇到的大兄?又是从何时开始的被追杀?追杀的你们的人,你可认得?是西夏人?北狄人?汉人?还是都有?”

        环首极有耐心地听他抱怨完,再听他这一串问话,笑了起来,忽然打量了他一番,表情又变得小心:“二小郎君,我以后,可以跟着你吗?你嫌不嫌弃我……”

        “我嫌弃你个啥?!我的天哪!你是桓王殿下的第一护卫,就算没了条胳膊,你也是高手中的高手!你的眼力见识,哪儿是一般的土包子比得了的?!你要是肯以后跟着我,我保证只要是我活着,我身边就没一个人能比你的工钱高!咱俩就一块儿,活到死!”

        微诤喜出望外,眼睛狠狠地盯着环首,直接伸了一只手给他:“说好了!?!?!?”

        环首微微犹豫,笑着把完好的左手伸过去,跟他拍握在了一起:“说好了!”

        微诤用力地握住了他的手,仰天大笑:“我也有自己的人了!这是头一个!我太高兴啦啊哈哈哈哈哈!”

        门外,忠心耿耿守在台阶下的弦儿幽怨地看了一眼屋门。

        小郎,人家都跟了你半辈子了呢!

        你就这样轻易地,把人家的存在,给彻底否定了?

        还有白蜡……

        还有去了边关的六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