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我滴个良人呐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一十一章 宴(四)

第三百一十一章 宴(四)

        麟德殿是大明宫地势最高的位置。

        为了让这份优势变得更壮观、风景变得更美丽,麟德殿被建的格外高大,尤其是第三层,甚至还留了专门永远赏玩天上皓月、太液清池的宽阔露台。

        邬皇后倒也没有别的要求,只提议大家一起去露台看看圆月。

        这倒也是正解。

        “你还没见过这个景儿的,极美。”端方帝想起这么多年,微飏从未在宫里过夜,所以也从未见过麟德月色,不免顿时起了兴致,立马站了起来:

        “倒是皇后提醒了朕。走,走走,都去瞧瞧。西华和邬家姐儿想必也没看见过呐。”

        “可不是。”邬皇后含笑起身,伸了手给邬喻,让她扶着自己。

        见端方帝一脸想让自己高兴的样子,微飏不忍心拂了他的好意,笑着答应,跟着端方帝往露台过去。

        崔贵妃见状,松了口气,放了心,也招手叫过西华女冠,笑眯眯地拉了她的手。

        “你的手怎么这样凉?冷着了?”崔贵妃一愣。

        西华女冠勉强笑一笑:“不敢多饮酒,怕再失了仪态。坐得久了,是有些冷。”

        崔贵妃想想也对,笑着回头吩咐宫女把自己的手炉拿了来,塞给她:“快暖暖。”

        一行人都慢慢地走到露台上,仰头看天上皓月。

        “人间清暑殿,天上广寒宫。”端方帝顺口感慨,指着寒光冷清的遥遥圆月,回头问微飏:“你赏过最美的月是在哪里?”

        “最美的啊?那可多了,我都不知道怎么选!”微飏调皮地笑。

        端方帝乐呵呵地凑过去,低声问:“你以前上山下海么?”

        “对啊。海上生明月,山高月小水落石出,平湖秋月,我都看过。”微飏伏在栏杆上,笑着回眸,声音也轻轻软软的,“你没有啊?”

        “忙得要命,没顾得上过。真遗憾。”端方帝惆怅地叹了口气,喃喃,“好想回家啊……”

        邬皇后站得并不近,也似乎并不大关心这一老一小又在说什么悄悄话。而是紧紧地捏着邬喻的手,吐气如霜:“我找陛下说几句话,你一会儿帮我绊住微飏。”

        上一次也是让她绊住微飏……

        邬喻的脸色顿时一变:“姑母!您又要做什么?”

        “陛下如今不肯见我,也不去蓬莱殿。我要借这个机会,跟他说几句心里话。”邬皇后硬生生挤出一个诡异的笑容,敷衍道:

        “刚才你也听见了,你姑父没有把皇位传给老三的意思。那我还有什么可操心的?所以,你放心吧,就是说几句话而已。”

        邬喻迟疑片刻,点了点头:“是。儿听姑母吩咐。”

        邬皇后的目光再往崔贵妃和西华女冠处转了一圈,冷冰冰转开,落到了端方帝和微飏身上。

        “这真是故乡不堪回首月明中啊……”

        微飏正对端方帝滥改经典十分不满,听见这句,忍不住一个白眼,刚要回嘴怼过去,便听见邬皇后温温柔柔的声音在身侧响起:“陛下……”

        所以,她终于还是要来搞事了?!

        微飏后退半步,按照规矩看向款款走来的邬皇后,蹲身行礼:“刚才看着皇后娘娘也饮了几杯酒,如今可还好?臣女吩咐去预备几盏醒酒汤送去各位宫中可好?”

        “好!长安越来越懂事了!”邬皇后脸上浮上一个真心的笑容。

        微飏跟她错身而过。

        邬皇后笑吟吟地迎向端方帝。

        微飏则在离她几步远的地方截住了她的大宫女:“大晚上的,旁人怕是指使不动司膳了,这位姐姐是蓬莱殿掌宫大宫女吧?您陪我去吧!”

        大宫女脸上闪过一丝慌乱,接着便是惊喜,顿时堆下满面的笑容,优雅表示:“能伺候公主是婢子的荣幸。”

        微飏笑着亲昵地抓着她的手,往外走。

        邬皇后一眼瞥见,愣了一愣,眼中闪过一丝不确定的忐忑。

        端方帝不耐烦地皱了皱眉:“皇后想跟朕说什么?”

        邬皇后只得再度把目光落在端方帝脸上:“臣妾想问问,陛下还就记不记得臣妾册后当晚,您来蓬莱殿饮酒,曾经答应过臣妾些什么?”

        “呵,朕倒记得,只是,皇后真的还记得,咱们两个人的原话是什么?”端方帝冷笑一声。

        麟德殿的侧门悄无声息地开了,微飏点头示意大宫女前头带路。

        大宫女下意识地迈步,微飏落后半个身子,眼神一冷,一个手刀,砍在了她颈后!

        眼看着大宫女的身子软软地落下地去,旁边千山忽然闪身出来,一把抓住她!

        微飏冷冷地看着那宫女,伸手从她怀里摸出那个琉璃瓶,也递给千山:“把这个交给邱太医。你们,想办法撬开她的嘴。她不是皇后的人,她是给皇后下毒的人。”

        千山沉着脸,低声答应,然后一把扛起那女子,迅速隐匿进了黑暗之中。

        露台边上,邬皇后和端方帝说话的声音已经开始大了起来。

        听上去,并不愉快。

        微飏回头看着两个人,轻轻叹了口气,大步往回走。

        遥遥的,邬皇后抬起了头,看见了她已经走了回来,脸上露出一丝惊讶。

        紧接着,邬喻忽然从斜刺里出现,迎了上来:“长安。”

        微飏脚步一顿,冷冷地看着她:“让开。”

        “你想不想知道西华女冠的真实身份?!还有上次崔莹的事?还有墨玉杯!?我,我都猜到了三分,我想告诉你。”邬喻整个人都在瑟瑟发抖,脸色白得就像一张纸。

        崔贵妃那边正在忧虑地看着帝后,这时也不禁转向了邬喻。她刚想往前迈步,却被西华女冠一把拉住。

        崔贵妃一愣,捏着西华的手,脱口而出:“你这手怎么还这样凉?”

        然而崔贵妃忽然发觉,除了凉,那只被自己松松拉着的手,还有不容忽视的颤抖!

        “啪!”

        “啪!”

        同时反应过来不对劲的微飏和崔贵妃,不约而同各自抬起了手,迅雷不及掩耳,一个巴掌抽在了自己面前拦路的女子的脸上!

        声音清脆。

        端方帝顿时看了过去:“你们在干什么?”

        “陛下!您还没跟臣妾答复!她们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有什么了不起?陛下,您答应过臣妾的!”邬皇后双目赤红,带着哭腔,抓住了端方帝的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