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我滴个良人呐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一十四章 当仁不让

第三百一十四章 当仁不让

        俞妃先至。

        几乎算得上是飞奔。连石磐都需要撩着长袍才能追得上她的脚步。

        俞妃咬着嘴唇,满面是泪地踉跄着进了紫宸殿的寝殿,冲着龙床就冲了过去。

        她忍得很辛苦,直到看见端方帝是睁着眼的,这才失声哭了出来:“陛下!您……您没事就好!吓死臣妾了!”

        端方帝看了她一眼,点了一点头,却不说话。然后看了邱太医一眼。

        邱太医会意,往前半步,轻声道:“陛下气血翻腾,不宜说话。俞妃娘娘还请放轻声。”

        俞妃怔住,脸上神情大变,忙回头看微飏。

        “娘娘偏殿坐吧。”

        俞妃回头看看端方帝,颇有些依依不舍,脚下也不肯移动。

        端方帝面无表情地挥了挥手,指一指微飏,终究还是说了一句话:“听她的。”

        所以,并不是不能说话了,而是最好少说话。

        俞妃几乎是瞬间,松了口气,脸上露出一丝不大好意思的笑来,忙跟着微飏出了寝殿。

        偏殿里,两个矮榻对面摆放,中间还放了一张小小的茶几,上头甚至还摆了两盏热茶。

        俞妃眼角微眯,但还是微低着头先坐了下去。

        “麟德殿前的惨事,您听说了吧?”微飏轻声开口。

        俞妃叹了口气,点了点头:“石磐说了,我都听傻了。皇后娘娘这真是……崔贵妃这算是飞来横祸……”

        “我是晚辈,陛下惊痛交加,怕是连朝都上不了。二位娘娘的后事,得托付给您了。”微飏轻轻欠身。

        俞妃嘴角不可遏制地露出一丝微笑:“虽然我从来都懒,又没什么才能,但如今大事临头,宫里也没了旁人,我自是当仁不让。”

        “陛下已经命人去请太子过来。明天一早就会宣布由太子监国。”微飏轻声说道,“朝上有太子,宫里有娘娘,陛下就能安心休养了。”

        交给太子?!

        太子监国?!

        这怎么可能?!

        “不是说……皇后娘娘意图……”俞妃吞吞吐吐地说到这里,停了下来。

        微飏轻轻叹口气,低声道:“这种事怎么好直说的?陛下已经够伤心的了。此时若是再挑明此事,怕是……”

        顿一顿,推心置腹一般看向俞妃:“邱太医刚才说,陛下身后,也要预备起来了……”

        俞妃急忙花容失色:“什么?”

        “娘娘莫要高声!”微飏直起身来止住她,红了眼圈儿:“从五年前那回,陛下已经伤了根本。这几年,咱们都是哄着劝着,万事不多说,也不让他多管。

        “可是这次,邱太医说,这个坎儿,怕是过不去了。如今皇室里,您的辈分最大了。还请您多拿拿主意吧。”

        说完,低头拭泪。

        俞妃看向她的眼神流露出一丝轻蔑。

        老皇帝平安无事的时候,这位长安公主鼻孔朝天,看谁都爱答不理。如今靠山眼看着要倒,她便成了一个规规矩矩的大家闺秀、乖顺听话的娇滴滴小娘子。

        “我明白了。那我先去把皇后和贵妃的尸身收殓了。至于她们二位该怎么定论,譬如谥号追赐等等,还是要请陛下圣裁。”俞妃说了一句,想一想,问,“邬家和崔家,长安可告知了么?”

        “邬皇后当时的情形不对,我没有通知邬家,不过让人去请了太子。崔家那边,听说善国公已经能起身走动,我让人告诉去了。”微飏忙仔细跟她说道。

        这个态度令俞妃极为满意舒服,连连点头:“这是对的。”说着,端了热茶喝了一口,道,“我去收拾那边。你今晚就住在宫里,受着陛下吧?你也放心,我也好放开手去处置那些事。”

        微飏立即叉手欠身:“是。我听娘娘吩咐。”

        志得意满的俞妃站起来,风风火火地去了。

        微飏看着她的背影,脸上的柔和温顺渐渐收了起来。

        一时,甄三九走了进来。

        “派了谁去看俞妃?”微飏抬头看他,满面平静。

        甄三九低头:“赵歙。”

        “人呢?”

        “在外头。”

        “叫进来。”微飏看着他的样子,又问,“石磐姑姑直接守着陛下去了?”

        “是。不肯再离开一步。”甄三九轻轻地叹了口气,道,“这样也好。老奴也放心些,跟着公主先把外头的事儿处置清白了。”

        微飏不再多言,点了点头。

        甄三九出去叫了赵歙进来,本能地往回走两步,站在了门口。

        “三九进来,一起听听。”微飏看着赵歙惨白的脸,就知道他遇见了大事。

        “公主。”赵歙伸手按住自己的怦怦跳的胸口,急促地呼吸几下,咽了一口口水,才低声快速说道:

        “俞妃娘娘坐了肩舆,一路嘤嘤呜呜哭回宫去。但进了珠镜殿门就立即戛然而止。俞妃回去不过十几息,珠镜殿中便有三路人马撒出来。

        “每一队都是一个内侍一个宫女两个护卫,小人看着,应该一队往东宫方向去,一队往北边大概是玄武门去,还有一队是往九仙门的方向去。

        “过了半盏茶的功夫,便从九仙门方向悄悄来了一队侍卫,把珠镜殿团团围了起来。我仔细看了,他们刀枪朝外,是保护珠镜殿的姿势。

        “紧接着从东宫方向来了两个人,一个是之前出去的护卫,还有一个是个面生的嬷嬷。那嬷嬷根本就对那些侍卫视而不见,直接闯了进去。之后直到石磐姑姑进了珠镜殿,她都没出来。

        “之后殿内灯火通明,鸦雀无声。小人屏息等了一会儿,那些侍卫忽然悄无声息地退到了大殿的一侧。不到十息,石磐姑姑便匆匆赶去,将俞妃娘娘请了出来。

        “俞妃娘娘离开后,那些侍卫便也悄悄地走了。小人直等到侍卫们都走了,才敢回来。”

        赵歙神情凝重:“公主殿下,依小人看来,这座大明宫,俞妃娘娘即便不敢说如臂使指,但也算得上了如指掌了。”

        微飏沉默了许久,才问:“你说的那队侍卫,大约有多少人?”

        “五十人左右。”赵歙微不可闻叹了口气,“带队的是一位郎将。”

        不论哪一卫,大将军、将军、中郎将之下,便是左右郎将。

        微飏深吸一口气,弯了弯嘴角:“兵部没白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