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我滴个良人呐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一十五章 未必无辜

第三百一十五章 未必无辜

        “公主,班侯陪着太子殿下正在紫宸殿外……”外头有人来报。

        微飏抬头看向甄三九。

        甄三九会意,忙走了出去:“怎么不进来?”

        “俞妃娘娘临走留了人,说陛下睡了,请太子到麟德殿去看皇后娘娘的遗体……”

        也就是说,俞妃竟然刚才就留了后手,意图直接切断太子和皇帝的联系!

        赵歙脸上一阵青白,胆战心惊地看向微飏。

        他可真不确定自己刚才在珠镜殿外头有没有露相。万一要是让俞妃的人看见了他,微飏能不能从俞妃手里保全他,那可真是个大问题!

        “赵歙,我有一件事要交给你去做。事关重大,命涉凶险,我给你一炷香细想,想好了告诉我。”微飏说完,起身出去。

        “太子现在何在?”微飏站在殿门口,问外头的人。

        小内侍低头:“听了俞妃娘娘留的话,当时便转身往麟德殿去了。班侯还来不及说话,只好吩咐奴跟公主回禀一声,也随同前往。”

        有班信跟着,太子的安全应该不成问题。

        至于旁的……

        微飏心头冷意闪过:旁的,哼,人在做,天在看。太子只怕是也不那么无辜!

        甄三九看了看那小内侍,皱了皱眉:“谁跟去了?”

        “冯几冯师兄。”

        微飏看向甄三九。

        甄三九冲着她微微颔首。

        小内侍仍旧低着头,退开三步,转身直了直腰,再度低头弯腰,快步往围墙处走去。

        “冯几做事周全又狠辣,掖庭如今都在他手里,公主以后要用,他和赵歙都是可以放心用的。”甄三九声音压得低低的,给微飏解释。

        微飏看了他一眼:“你告诉我这些做什么?有事我只找你就好。”

        “……奴这辈子,只伺候陛下一位主子。等陛下万寿,奴就去守陵。”甄三九低头看着自己慢慢往殿内移动过去的脚尖,轻声道,“奴手里的人不少,但不好说哪个的膝盖头子会软。但这两个,奴心里是很可以笃定的。”

        微飏忍不住露出一丝嘲笑:“赵歙这会儿正被我吓得在里头冒汗,你还说他的膝盖头子不软?”

        “怕死嘛,人之常情。”甄三九指指自己的鼻子,“奴要不是看了五年您那翻云覆雨的手段,奴也不敢像现在这样,哪怕前头是万丈深渊,您说句跳,奴也绝不犹豫。”

        微飏从鼻子里哼一声:“行了,护犊子劲儿的!”

        迈步回到偏殿,看着跪在地上汗出如浆的赵歙:“赵歙,你怎么说?”

        赵歙身子一抖,袖子胡乱在脸上抹了一把,深深吸口气,抬头看向微飏:“请公主吩咐!”

        “好。”微飏回头,看了满面慈祥鼓励的甄三九一眼,再转向赵歙,“我说了,事涉凶险,你有什么话,现在交待一声,就算我办不了,三九也会给你办。”

        赵歙咬了咬牙:“奴有一个弟弟,七年前死了。弟媳妇带着他儿子改嫁,躲了我。我找了这几年,前两天终于找到了。我也不图别的,只求我那侄子能衣食无忧不受委屈地长大就好。”

        微飏的眉梢一扬。

        这个赵歙真是个再聪明不过的人!

        他居然在从自己手里领走危及性命的大事的之前,抢先递了个巨大的软肋给自己握着!

        这种聪明人,若是能用对了头,简直是无上利器!

        微飏郑重点头:“好,我会交待汤轶,把这件事给你办得妥妥当当。”

        所以,这件事交给锦衣卫了。

        赵歙的身子再一抖,再擦一把汗,竟轻轻松了口气——断了后路,反而不用瞻前顾后地乱想:“请公主吩咐。”

        微飏弯弯嘴角,叫他站起来,附耳低声:“你去向俞妃投诚,拿你刚刚看到的侍卫的事情,去换个心腹位置。”

        “……拿那件事?那不是投诚,那是威胁。”赵歙只觉得满嘴苦涩。

        微飏微笑看他:“够清醒。我对你能保住性命完成任务的信心又多了三分。”说着,看看甄三九,“此事还要甄总管配合,不得告诉陛下。”

        两人一愣。

        对视一眼,赵歙躲开了甄三九的目光,低下头去,轻轻往微飏的方向挪了半步。

        这就是,听公主的,而不是他甄总管的了。

        甄三九明白了他的意思,叹口气,点头道:“好吧。回头我去给陛下守陵时,再跟他老人家赔罪。”

        微飏呸他一声:“矫情!”

        ——————————

        麟德殿。

        俞妃高高在上地坐着,太子额头涔涔,全身颤抖。

        “……皇后娘娘虽然不在了,可她殿里的人都还在。娘娘到底为甚么会昏乱至此,想必总是能查出来的。”俞妃盯着太子,檀口轻启,半个字的情面都不留。

        班信抱肘站在一旁,冷眼瞧着太子的样子,心里说不出的腻味。

        就这样的人,陛下居然不肯爽快废了他!

        真是难以理解!

        “俞娘娘所言极是。我母后这半年来极少肯让我觐见,每每我们母子说话时,便有内侍宫女前来故意打断。

        “之前我并没有多想,如今被俞娘娘提醒,倒是想了起来:蓬莱殿的掌殿大监和掌事宫女都哪里去了?”

        太子顺势便落了泪下来,又孝顺又清楚,“我正要问问他们当时的情形,如何便能让母后一个人留在殿中,他们两个都干什么吃的?!是被什么人支开了?!”

        俞妃几乎忍不住要笑,忙又忍住,板了脸道:“正好,你那表妹邬喻就在隔壁,叫了她来,一问当时情景便知。”

        太子一愣,下意识地看向班信。

        班信的目光没有任何焦点,漂浮在半空中,谁也没看。

        “不过邬喻乃是皇后娘娘的内侄女,皇后娘娘又一向疼爱她,她必不肯在皇后娘娘身后再对她姑母说三道四。”俞妃现在看着太子,便如同逗猫儿一般,眼中闪过一丝冷笑:

        “晚间在席的,还有西华女冠。她是崔氏的人,崔贵妃为救皇后娘娘也坠楼而亡,她正是五内俱焚、伤心如死的时候。太子若是要问,也可以问她。”

        “那么就请西华女冠来问问吧。”太子几乎是下意识地,便避开了邬喻,“女冠是出家人。出家人不打诳语,必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能把现场说个公道明白。”

        班信在心里叹了口气。

        就为了取信于人,竟然不用自己的姻亲,而是用一个看似中立的外人——甚至连俞妃所暗示的“崔贵妃乃是被邬皇后拉了做垫背的”这句话,都没听懂。

        这个太子,活该被拉下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