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我的皇后是权臣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七章不知今夕是何夕

第五十七章不知今夕是何夕

        李管家的侄子能去国子监读书便是左铭出的力,左铭如此说一来是让李管家记他的恩,二来则是点明李管家侄子的先生是自己弟子,自己想拿捏也不是不可能。三来是卖李管家一个人情,虽然他现在名声坏了,但李管家的侄子能拜入自己门下,那也是修来的福气,他不信李管家不动心。

        李管家果然是眼睛一亮,别看他如今在京城中也有些脸面了,不少人都对他巴结奉承,但是说到底他不过是个奴才,他的儿子也是奴籍,奴籍者三代之内都不能科举。

        他家里唯一的希望就是这个侄子了,他还指望这侄子能考个功名,以后能出人头地光耀他老李家的门楣呢!

        左铭的条件让他很心动,但他也很犹豫。

        “左大人,啧、、哎呀、、我也知道您老的想法,不是我不帮忙,世子爷真的是、、、”李管家把左铭拉到了一边,小声的道。

        “这事别人许是说不上话,但李管家和别人不同,你家婉莲不就是世子身边的红人吗!”左铭笑道。

        婉莲是李管家的小女儿,今年十五岁,出落的是如花似玉十分美貌,这丫头从小就跟在世子爷旁边服侍,如今也是一等一的大丫鬟了,而且据说世子爷是有心把她收房的。

        “是、、”李管家回应的答了一声,然后陷入了沉思。

        左铭也不急,看李管家这样子就知道此事有门。

        想了好一会,李管家咬了咬牙,正待他说什么的时候,一个小厮便匆匆跑了过来。

        小厮趴在李管家的耳朵边私语了一会,李管家的脸色就变了。

        “唉!”李管家再抬眼看左铭时候口中发出一声长叹。

        “左大人,您还是赶紧回家去吧!等解决完家务事后咱们再谈其他。”李管家说道。

        “老夫家中出事了?”左铭心中一惊,皱起了眉头。

        “正是!令侄被京兆尹带走了,说他强纳已有婚约女子为妾,女子为保贞洁自尽身亡。现在苦主已经告到衙门了,左大人有时间还是多操心一下贵贤侄,我家那个不成器的侄儿就让他在国子监继续求学吧!”

        李管家说完就拱了拱手,连告辞这两个字都没说,转头就离开了。

        左铭的一张脸都是黑的,他没有叫住李管家,事已至此,再说什么也没有用了。

        左铭颓然的上了马车,他闭着眼,牙关咬得紧紧的,车内的空气比来时更加沉闷了。

        左弘文的闷的透不过气,他从未见过如此模样的父亲,这让他心中即无助又恐惧。

        他出生时左铭就已经是很有名望了,他是在人赞美吹捧中长大的,他本以为父亲定有办法解决问题,但很显然,父亲也是无计可施了。

        “我早就说过堂兄太过胡闹了,父亲就该好好管教他,咱们左家这次算是彻底被他给毁了!”左弘文忍不住埋怨道。

        “你以为没有你堂兄,咱们左家就无事了?”

        左铭张开了眼睛,瞟了小儿子一眼,很是疲惫的说道。

        “刚才那个李管家分明就是要帮忙的,只要他愿意对世子爷提一提,咱们这点事世子爷还能解决不了?只要世子爷愿意出手,王杰那个老匹夫定然要喝一壶的!”左弘文恨恨的骂道。

        “不是王杰!”左铭摇了摇头。

        左弘文不解,什么不是王杰?不是王杰又能是哪个?

        父亲的宿敌无非就是王杰了,更何况父亲刚传了王杰的流言,后面就闹出了这些事来,左弘文理所应当的把幕后黑手想象成了王杰。

        “我与王杰认识多年,这不像他能做出来的事!”左铭沉思了一会后低声说道。

        左铭似在和左弘文说话,又似在自言自语。

        其实他原本和左弘文想的也一样,理所应当的以为这事是王杰干的,但是细细想来,却又觉得不对。

        “王杰其人并无如此谋略!此事看着好像胡闹,但是却是环环相扣,细致入微。能做出此事者,对于如何蛊惑人心可谓是了如指掌,王杰没有本事做出这种事来!”左铭又一边思索一边说道。

        “不是王杰,那难道是当今圣上?”左弘文睁圆了眼睛,声音压的低低的,惊慌的问。

        “也不会,今上虽年轻,但胸有城府,所用皆是阳谋,这种阴谋下作的手段不会是他的手笔!”左铭又沉思了片刻,摇了摇头。

        楚墨自登记后一直隐忍不发,他之前便是小看了楚墨,这才会吃了亏。

        只是这亏吃的他无话可说,楚墨是光明正大的出手的,而且点到为止,并不赶尽杀绝。

        “是、、、顾瑾!”左铭缓缓的说道。

        “不会是他,他又没什么根基,哪有本事做出这么大的事来?就算是乡试时走了大运,但他也不过是个穷举人,鼠目寸光的土包子罢了!”左弘文立刻摇头说道。

        提到顾瑾左弘文就觉得牙根直痒痒,在他眼里顾瑾不过是个臭虫而已,一只让他厌恶至极,又怎么打都打不死的臭虫。

        但臭虫就是臭虫,他对顾瑾是瞧不起的,他不相信这只臭虫有一天会逼的他走投无路,更不愿相信顾瑾会有这种心机和本领,他宁愿相信这事是王杰或是皇帝做的,这样他心里至少舒服一些。

        左铭没有再说话,他又合上了浑浊而又疲惫的眼睛。

        他也不能确定是不是顾瑾,他派人去查过了,但是最终却什么线索都找不到,这事做的太干净了,干净的一点尾巴都没留下来。

        他没有那个手段查出幕后黑手,但是他相信肃亲王世子有这个手段,只是世子不可能帮他了,他只能自己来收拾这个烂摊子。

        与此同时,被左铭心心念念的肃亲王世子正坐在暖阁之中盘膝而坐,他极为用心的弹着面前的瑶琴,蓝灰色的烟雾自香炉中袅袅升起,并弥散开来,如同这琴音一般,入心,但最后无踪。

        肌肤白如玉,眼眸灿若星,他只是一袭白色麻衣,墨色长发松松挽起,便已经宛若仙人一般。

        只看得伺候的丫鬟都神魂摇曳,不知今夕是何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