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我的皇后是权臣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二章再遇“高慕南”

第六十二章再遇“高慕南”

        三人来到了一处空位,龟公拿着肩膀上搭着的长布帕子把桌子擦了又擦,这才伸手小心的把主位的椅子往后撤了撤。

        “几位爷高坐!”

        “顾兄,你坐这!”马浩宇对顾瑾说道,随后不由分说就把顾瑾给拉到主位坐下了。

        冯海对于坐在哪里一向无所谓,他一屁股就坐在一边,随后翘着二郎腿就开始嗑着桌子上的瓜子。

        马浩宇坐在了顾瑾另外一侧,他神态自若,但旁边的龟公却是吃了一惊。

        马浩宇是京城里有名的纨绔子弟,平日里也会和一群狐朋狗友来得意楼玩,但他还从未看到过马浩宇把主位让给谁坐的。

        这可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这位穿狗皮袄子的公子别是什么贵人吧!

        现在贵人都流行穿狗皮袄了?

        龟公怎么琢磨也琢磨不透顾瑾的来历,但他可不敢怠慢,脸上的笑容更殷切了。

        “爷今天想喝什么茶?”龟公弓着腰问。

        “还是我平时点的那几样吧,再给我烫壶女儿红,这些日子光喝药了,嘴里淡的快出鸟了,来壶酒漱漱口。”马浩宇言道。

        “你现在不能喝酒。”一直不开口的顾瑾忽然在旁边说道。

        “啊?”马浩宇一愣。

        “我说你现在不能喝酒,别说现在,至少再过三个月你才能碰酒!”这话她早就嘱咐过了,偏偏马浩宇好了伤疤忘了疼。

        “哦!”马浩宇揉了揉鼻子。

        “不要酒,还是原来那些,再加一份梅花糕!”马浩宇悻悻然的说,然后不耐烦的对着龟公挥了挥手。

        龟公惊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马浩宇什么时候这么听话过?就是宣城侯说句话都没有这么好使过吧!

        “还愣着干什么?讨打呢?”冯海踹了龟公屁/股一脚,大咧咧的骂。

        “嘿嘿,可不是讨二爷的打么,二爷几日不踹小的,小的就浑身刺挠呢!”龟公连忙陪着笑说着,随后又道“几位爷先坐着,小的这就去准备茶水点心,一会再过来伺候几位爷!”

        龟公离开了,顾瑾抿了抿嘴唇,她犹豫再三,这才问出了一个她十分好奇的问题。

        “呃、、咳咳、、、马兄,什么叫梳拢?”

        从进得意楼后顾瑾就尽量让自己显得淡定一些,但顾瑾的心里还是很紧张,这种紧张也可以理解,任何一个良家妇女来妓院这种地方都不可能心里不慌乱的。

        这里人说的许多话她都很陌生,别的她可以不问,但是“梳拢”这件事貌似与她有关,她不能再不问了,如果她没理解错,不会是、、那个意思吧!

        “梳拢、、梳拢是什么意思你不知道?”马浩宇愣了愣,随后惊讶的反问。

        “他怎么可能不知道?我看他就是假正经!以前他在大名府时候和人抢姑娘,还让人把脑袋给塞马桶里了呢!”冯海咯咯笑着,脸上挂着一副“我什么都明白,不要再假斯文了”的表情。

        楚墨对顾瑾的调查可谓是事无巨细,冯海自然也跟着知道不少,其中最可乐的就是让人塞马桶里这段,因此他对这个记的最清楚。

        马浩宇听了冯海的话后想笑又不好意思笑,嘴角抽的好像中了风。

        顾瑾黑着脸,这事是她哥哥做的,但是如今她成了顾瑾,这丢人的名声也就跟着归她了。

        “冯二哥别开这种玩笑,咳咳、、这大名府好像管梳拢叫点大蜡烛吧!咳咳、、、顾兄不知道咱们这的称呼也是自然!”马浩宇强忍着笑替顾瑾解围。

        顾瑾虽然也不知道什么叫“点大蜡烛”,但是仅凭这俩人的话,她心里也明白个大概了。

        “你说送我的谢礼就是这个?”顾瑾问。

        顾瑾很无语,早知道是这个她就不来了。

        “对啊!冯二哥说你好这口,小轻灵虽不算绝色,但也是不赖,顾兄先将就将就,以后有更好的我再送你一个!”马浩宇笑道。

        马浩宇说送美人的语气就好像是要送只小猫小狗一般,顾瑾听着十分别扭。

        “千万别,我最近清心寡欲了,你自己留着享用吧!”顾瑾连忙摇头。

        “顾兄还真风趣,哈哈哈、、、”马浩宇笑着说。

        显然他并没把顾瑾拒绝的话没放在心上,他觉得顾瑾不过是场面上的客套罢了。

        顾瑾想着自己要不要找个借口离开,就在这时得意楼的门口骚动了起来,老鸨子春姨小跑着往门口赶。

        “呦,这是谁来了啊?这么大的排场?”马浩宇语气带着酸味的说着。

        他还从来没见过春姨跑的这么快过呢!

        冯海呸出来一颗瓜子皮,抻着脖子往门口看,就只见老鸨子笑的极其谄媚的迎进来一个头戴金冠,身披白色狐狸皮斗篷的男子,男子身后还围了一群的人,各个都是小心翼翼的模样。

        “楚天旭,他怎么来了?”马浩宇小声说。

        “呸,谁知道呢!今天可真是晦气,居然见到他了!就喜欢穿一身白,不知道的还以为他爹死了呢!”冯海又啐了一颗瓜子皮不屑的说道。

        “你小声点,这话也敢乱说的?”马浩宇在桌子底下踹了冯海一脚。

        冯海皮糙肉厚,马浩宇的这一脚对他来说根本不疼,不过他也没再乱说什么,只是一边磕着瓜子一边呸呸的乱吐瓜子皮。

        “你说这人叫楚天旭?”顾瑾问。

        看着远处的那个白衣服的人,顾瑾的眼睛轻轻眯起。

        这人她见过,这人不就是那个高慕南吗?

        “你不认识他?”马浩宇满眼惊讶。

        顾瑾点头,她应该算是不认识吧,虽然她的确和那人说过话。

        “这人就是肃亲王世子,你没见过也是正常,你才来京城几天啊!”冯海在旁边接话。

        马浩宇眨了眨眼睛,他这才想起顾瑾和自己是不同的,顾瑾不是京城人,而且出身也不高,没见过肃亲王世子也是情理之中。

        他就是肃亲王世子?

        顾瑾猜测过“高慕南”的身份,万万没想到真实的身份会是如此。

        顾瑾看着远处的楚天旭,就在这时楚天旭也朝这边看了过来,俩人四目相对,楚天旭先是一愣,随后笑了。

        不是善意的笑,不是高傲的笑,而是那种看见好笑的事忍不住的笑,顾瑾猜测楚天旭十有八九是在笑自己身上的狗皮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