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我的皇后是权臣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四章冯大哥,我是为了你啊!

第一百三十四章冯大哥,我是为了你啊!

        范知府肯定是不会去了,别说只是治下的百姓,就是他亲闺女被人卖了,他也未必会亲自上阵去营救的。

        冯魁说这话,不过是用来讽刺顾瑾罢了。

        冯魁说完后就等着顾瑾的反应,偏偏那顾瑾却好像根本没听懂一般,她不但不恼,居然还笑了。

        “冯大哥...”顾瑾唤道,声音十分亲热。

        冯魁下意识的打了个冷战,顾瑾这种语调叫他,让他十分警惕。

        “冯大哥,我想去聂良一趟,不仅仅是为了救那些女人,其实我是为了你啊!”顾瑾又说道。

        “为了我?”冯魁的眉毛挑了挑,他觉得顾瑾十有八九是因为刚才受了刺激,所以现在已经疯了,甚至都开始胡言乱语了。

        “那我到要洗耳恭听了,也好知道知道你是怎么为了我的!”冯魁笑着说道,笑容里全是嘲讽。

        “冯大哥,我问你件事,你觉得皇帝真的会立你妹妹为皇后吗?”顾瑾很跳脱的换了另外一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问道。

        听到这个问题,冯魁脸上的笑彻底没了,他的目光有点冷。

        “这关你什么事?”冯魁语带不善的说道。

        “我说这话你可能不爱听,但我却不得不说。”

        顾瑾顶着冯魁带着杀气的目光继续说道。

        “其实你也心里清楚,皇上是不可能立令妹为皇后的,冯家出过一任皇后了,又有军权,不管是出于什么角度来讲,皇上都不可能再立一个姓冯的皇后。”

        顾瑾知道楚墨好像对自己有意思,但顾瑾可不会自恋的认为楚墨不愿意立冯悦为皇后完全是因为自己,都是搞政治的,谁还不看不出这点猫腻啊!

        冯魁依然没说话,但顾瑾敏锐的发觉冯魁戾气消退,眉宇之间却染上了忧色。

        “即便冯家逼着皇上立了令妹为皇后,你觉得皇上会喜欢这样一个被人强迫才娶下的皇后吗?再退一步讲,你觉得皇帝会允许这样一位皇后孕育子嗣吗?一个不受宠又没子嗣傍身的皇后,在后宫之中的艰难可想而知!冯大哥,你真舍得妹妹去受这种苦吗?”

        冯魁的脸越发沉了,顾瑾说的这些情况他不是不明白,但是太皇太后年事已老,冯家必须再出一个皇后,才能保证冯家地位不衰。

        他的确不舍得妹妹,但他又能怎么办呢?在他心里妹妹的确重要,但是冯家更重要。

        “你跟我说这些做什么?你是能帮我妹妹做皇后,还是能帮她得宠啊?或者你只是想看我冯家的笑话?顾瑾,我冯家的笑话还轮不到你来看,你也不过是个刚得了功名的小小状元,奉劝你一句,闲话莫多说,免得引火上身!”冯魁冷冷的说道。

        对于冯魁的态度顾瑾丝毫不在意,她的嘴角还挂着浅笑,仿佛只是和冯魁闲聊天。

        “冯大哥,那我再问你一件事,你说皇上为什么会让你来永州呢?因为立后一事,冯家应该和皇上之间也有所隔阂了吧!皇上可用之人不少,但为何偏偏这个时候用冯家,冯大哥你就没想过这其中因由吗?”顾瑾又问。

        冯魁一愣,顾瑾说的事他还真没想过,现在顾瑾提起,冯魁也不由得思索了起来。

        顾瑾也不再说,她只是拿起了一封信又看了起来,这封信是和账本一起翻出来的,其中内容是用西域的文字写的,顾瑾已经看过一遍这封信了,但是她还是拿着信反复的又读了好几遍。

        “你是说皇上特意给了我这个立功的机会?”冯魁也不傻,他想来一会后也有点想明白了。

        顾瑾的眼睛从信纸上挪开,她抬起头看了一眼冯魁,然后点了点头。

        “我能想到祝君有问题,皇上未必想不到这个,皇上可能猜不到我也来了永州,但皇上是相信你的能力的,只要你来,这永州的事一定能解决。皇上是个念旧之人,不管是太皇太后的恩情,还是冯家一力相护的情分,皇上都不会亏待冯家的!以现在的局势来讲,这永州之事也是个不大不小的功劳,皇上完全可以给你封一个爵位了!”

        听到爵位二字,冯魁的眼睛亮了亮,冯家不能出一个皇后,但若是得一个爵位,也能让冯家的人不那么寒心。

        但随后冯魁又觉得不解。

        顾瑾这些话都很有道理,但这些和顾瑾要去聂良国又有什么关系呢?

        “我之所以要去西域,还是因为这封信。”顾瑾把手中的信放在了桌子上,手指在上面轻轻的敲了敲。

        冯魁拿起信看了两眼,但他却并不认识西域的文字。

        顾瑾知道冯魁看不懂,于是就对冯魁解释了起来。

        “这封信是聂良国的那个新王写给祝君的,大概意思是聂良国原来的大王子被关押了起来,三王子却逃走了,聂良国的新王怕三王子逃到了天朝,因此让祝君留意,若是抓到三王子就直接杀了,只把头颅送回聂良即可。”

        顾瑾解释完后神情变得严肃了。

        “我的确想去解救那些被卖到西域的天朝女子,但我不会蛮干,想要解救她们,必要先把聂良国的事解决了才行。”

        “你要怎么解决?”冯魁终于正色问。

        “聂良国的新王是二王子,据说他其实并不被老国王喜爱,而大王子才是老国王属意的储君人选。只是老国王突然病逝,二王子趁众人不备控制了王宫,大王子被擒,二王子这才登上王位的。”

        顾瑾说着用手又敲了敲那封信继续说道“我怀疑老国王是被害死的,只要咱们去救出大王子,然后带兵护送大王子还朝,再公布老国王被害的真相,那聂良国的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拨乱反正和出兵攻打是两个概念,前者是帮助聂良国恢复政局,有冯魁带来的人再加上镇戎军就足够了。

        而派兵攻打便是国与国之间的大事了,天朝不仅会遭到聂良国的殊死反抗,西域各国也会人人自危,若是经过有心人挑拨,西域诸国说不准还会联合起来对抗天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