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我的皇后是权臣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八章一石二鸟的圈套

第一百八十八章一石二鸟的圈套

        “苏半城给了你什么好处?是银子吗?却不知本官这颗大好的头颅价格几何?”顾瑾又问。

        顾瑾一边说一边品着茶,语气轻飘飘的,不带任何火气,仿佛根本不在意苏半城买凶杀自己这件事一般。

        辛岳没回答,他只是一边嘴角勾起,露出一个轻蔑的笑容来。

        辛岳本以为是有人出卖自己向顾瑾告了秘。但细想之下又觉得不是,他口风极严,时间又是他临时起意,他今日要来刺杀的事便是他身边心腹之人也没漏半点风声,即便有人告密,他也不信顾瑾这么快就能做好准备。

        辛岳打定了主意不说话,他到要看看这个知府要耍什么花招。

        对于辛岳的态度,顾瑾依然不生气。

        “嗯,看来不是为了银子了!”

        辛岳的表情落在顾瑾眼里,顾瑾点了点头,她曲起手指,用指甲在桌面上敲了敲,思索了一下又看向辛岳。

        “不是为财,那就是为情了,嗯...本官想了想,能让你如此上心的人应该不多,那么...你是为了你妹妹?”

        辛岳的爹娘早就死了,唯有一个妹妹被卖,顾瑾觉得这个可能性最大。

        辛岳不是什么心思深沉之人,听了顾瑾的话后他的脸一下僵住了,看他这个表情,顾瑾就知道自己猜对了。

        “是苏家拿住了你妹妹要挟你,让你来杀本官的对么?”

        说到这里顾瑾忽然笑了起来,她就好像听到了什么特别有趣的笑话,起初只是忍俊不禁,渐渐变成大笑,这一笑甚至抑制不住,手还忍不住在大腿上拍了拍。

        “你笑什么?”辛岳被笑的心中发闷,忍不住怒道。

        “呵呵呵...我笑你蠢,真是枉费你长了一张好脸,偏偏蠢笨如驴,你说好笑不好笑!”

        辛岳大怒,他猛地站起了身子,徐卿早就站在了他的身后防备他有异动,见他站了起来,便一手压着他的肩膀把他摁坐在凳子上。

        顾瑾见他生气也没害怕,只是对他摆了摆手,虽不大笑,但嘴角笑意却并未收敛。

        “你其实还要感谢我的,今天晚上若不是我有所防备没让你得手,怕是不仅你要给本官偿命,便是你的妹妹也要被你连累,最后落得一个死无全尸的下场!”

        辛岳听后更是恼怒,但徐卿却在他身后死死的摁住了他。

        “年纪轻轻的,脾气不要那么急!就算是要气,也要先听听本官怎么说你再恼吧!”顾瑾继续笑着说道。

        “好啊!我倒是要听听我蠢在哪里!”辛岳咬牙切齿。

        顾瑾点了点头,喝了一口茶再次开口。

        “首先你最蠢的就是你太瞧不起本官了,你是不是以为本官和你杀的那个尤三元地位一样?”顾瑾问道。

        辛岳没说话,但显然是真的觉得顾瑾和尤三元差不多。

        “呵呵,尤三元是什么东西?他朝中无人,又是个武将,年纪那么大了,在登州坐了这么多年的冷板凳,若不出意外,怕是要老死在这个位置上了。”

        顾瑾语气嘲讽,随后继续道。

        “你要知道,本朝重文轻武,本官是状元出身,恩师是朝中阁老,皇上对本官恩宠有加,尤三元哪里能跟本官比?在本官眼里,他给本官提鞋都不配!”

        顾瑾这话说的毫不留情,虽语气依然和气,但对尤三元的轻蔑溢于言表。

        辛岳的眉头皱了起来,他对顾瑾的来历并不清楚,但好像听说顾瑾是中过状元的。

        辛岳出身不好,没读过书,本来若无意外他这辈子也仅仅只是个渔民。偏偏造化弄人,他先被尤三元凌辱,后德蒙一个江湖高手搭救学了武功,之后他成了匪首,一直得意至今。

        辛岳打打杀杀的还行,可这些弯弯绕绕他是不知道也不懂的,因此他自然而然的把顾瑾和尤三元放在一个位置上了。

        “尤三元一个武将,朝中无人护佑,死了也就死了!刑部派人来查不过就是走个过场,回去之后草草结案也无人问津。但你若是杀了本官,这事可就要上达天听,到时候龙颜大怒,你觉得此事会那么容易善了吗?”顾瑾似笑非笑的问道。

        “呵...”

        辛岳在鼻子里喷出一个不屑的声音,他挑了挑眉毛,神情有些挑衅。

        “便是不善了又能如何?我可是在海上漂着的,就登州卫的那几艘破船,你觉得能抓的住我?”

        “登州卫抓不住你,那苏半城呢?”顾瑾继续问。

        辛岳没说话。

        “苏半城恨我入骨,早就想置我于死地了,在你之前他也曾派人来暗杀我,只是他的人并未手,之后皇上又在朝会上两次护我,苏半城心中忌惮,这才勉强安分了下来...”

        顾瑾说的是实情,她之所以会如此谨慎,大半原因都是因为苏半城,如今苏方十之八.九是已经死了,苏半城狗急跳墙的可能性很大。

        “苏半城让你来杀本官,所图便是要一石二鸟。借着你的手除了我,再用你妹妹设圈套杀了你,顺便灭了你妹妹的口。那时候你和你妹妹双双赴黄泉,他的罪行不但无人得知,反而是因为剿匪立了大功劳,朝廷还要大大的嘉奖于他呢!”

        顾瑾把目光又落在了辛岳的脸上,神情依然是似笑非笑。

        “反观是你,不但送了命,你妹妹还要被你连累性命,你说你蠢不蠢?”

        辛岳本来愤怒不屑,但随着顾瑾的话,他的脸色也慢慢变成凝重了。

        他的脸上甚至带着一丝惊恐和余悸,最终他看向顾瑾的目光中竟然夹杂着忌惮与佩服。

        他很少服过谁,但他现在却是真的佩服起顾瑾来了。

        这个人如此年轻,但心思竟然灵透至此,他以前看过话本,话本里说诸葛亮计谋超群,算无遗策,而眼前这个人简直堪比诸葛亮了。

        这脑子,到底怎么长的啊!若不是顾瑾和他分析,他可不就着了苏半城的道了?

        他并不怀疑顾瑾是诓骗于他,他脑子虽然不如顾瑾,但现在已经被顾瑾点破其中关键了,这个时候他还想不明白,他的脑子就该涮锅子煮脑花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