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我的皇后是权臣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六章圣旨

第二百二十六章圣旨

        和马浩宇吃了一顿饭,平时不喝酒的顾瑾难得还喝了点酒,为了助兴,马浩宇还点了两个小倌过来唱曲,其中有个小倌长的格外的清秀好看,一边唱曲一边不时的用含情脉脉的眼神扫向顾瑾,一双桃花眼水汪汪的,瞧着就我见犹怜。

        “你现在怎么好这口了?”

        顾瑾被撩拨的有些不自在,她凑近马浩宇,低声问道。

        “你跟我装是不是?”

        马浩宇满脸跑眉毛的嘿嘿一笑。

        “冯二哥送信给我,说你在登州找了个容貌绝色的哥儿养在府里头,你说你也真是的,咱们兄弟还装什么?我原来就奇怪,以前找的姐儿你为啥都不爱,原来你是喜欢这个呢!”

        马浩宇也小声说着,说完后还拿肩膀撞了顾瑾一下,笑容要多猥琐有多猥琐。

        顾瑾如此厚脸皮的人难免也有些脸红了,她的确是喜欢男人,但和马浩宇想的却不是一回事。

        “别胡说,不是那样的,冯海这个大嘴巴就爱胡咧咧!”

        顾瑾板着脸辩解。

        “切,别跟我扯淡了,咱们都是爷们,还能不懂你这个?”

        马浩宇嘴里说着,拿着酒杯和顾瑾碰了一下,然后一饮而尽。

        顾瑾拿着酒杯没有喝,嘴角却郁闷的抽了抽。

        喝完后马浩宇对那个小倌招了招手。

        “毓秀啊,别唱了,过来陪我兄弟喝一杯!”

        那个叫毓秀的小倌听了此话脸上露出了有些羞涩的表情,他放下了手中的琵琶,然后走了过来。

        “顾大人,在下敬您一杯!”

        毓秀说道,他拿起酒壶给自己斟了一杯酒,又把顾瑾并不满的酒杯满上,拿起酒杯对着顾瑾拱手,随后一饮而尽。

        “好,痛快!”

        马浩宇叫好。

        顾瑾看那毓秀如此,也只好拿着酒杯喝了一口,算是给了毓秀面子了。

        毓秀见此面上带出欢喜,他坐在顾瑾身边,开始为顾瑾布菜斟酒,而另外一个小倌也坐在了马浩宇的身边,开始伺候马浩宇。

        毓秀很殷勤周到,马浩宇见此笑呵呵的。

        “我说顾兄啊,要不说还是你有面子呢!这毓秀平日里傲气的很,多少人捧着银子请他出来他还不应呢,今天我一提是你,他才乐意的。”

        毓秀的脸上更添了几分红晕。

        “顾大人才华横溢,容貌风度若谪仙,当日顾大人高中状元,带红花游街的时候毓秀曾经有幸一见,心中早已是仰慕不已,今日能服侍顾大人,实是毓秀平生夙愿!”

        毓秀是京城里出了名的小倌,而且还是个清倌,至今也没接过客。

        他如今年纪也大了,自知早晚是要接客的,与其把自己给那些脑满肠肥的京城权贵,到不如委身于顾瑾,顾瑾年少英俊,人才风流,与这样的人春宵一度他也甘愿。

        毓秀此话相当于隐晦的自荐枕席了。

        “哈哈哈...”

        马浩宇搂着身边小倌大笑,顾瑾白了他一眼。

        顾瑾正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忽听包房外传来刘宝的声音,紧接着刘宝便被酒楼的伙计给带了进来,刘宝的额上有汗,脸上带着急色,见到顾瑾的时候他松了一口气。

        “少爷,我可找到您了,宫里来人传旨,公公还在府里候着呢,就等您回去接旨了!”

        刘宝一边擦着额头的汗,一边急急的说道。

        顾瑾和马浩宇都是一惊,俩人对视了一眼。

        这个时辰宫门早就落钥了,即便有加急的折子也是从宫门的门缝里塞进去,除非是有十万火急的事,不然不会这个时候让太监出宫传旨啊!

        “顾兄,您赶紧回去吧,这事可耽搁不得!”马浩宇忙道。

        顾瑾点了点头,脸上也有忧色,什么也没说站起身来就和刘宝走了。

        看着顾瑾的背影,毓秀咬紧了嘴唇,眼角中满是不舍。

        不说这边毓秀如何愁肠满腹,只说那一边顾瑾一边坐着马车往家赶,一边猜测着旨意会有怎样的内容。

        顾瑾想了很多,但却还是想不透,她急急忙忙的赶回了家,就只见传旨的太监正在她家中堂屋里喝茶,神态很悠闲,并没有焦急的模样。

        顾瑾见到那太监连忙寒暄,而那太监也是客客气气,脸上都是笑模样,俩人说了几句话,然后便入正题了。

        太监展开圣旨,顾瑾跪地听着,顾瑾越听眉头就皱的越紧,不是因为这圣旨里的内容有多让人不能接受,而是因为这圣旨...

        呃...

        竟然一点正经事都没有,就是说明天宣顾瑾进宫觐见,就这么点事,至于大晚上的来传旨?

        “臣领旨!”

        虽然这道圣旨让人无法理解,但顾瑾还是很郑重的按照流程接了圣旨,然后让刘宝把圣旨拿去供奉。

        顾瑾又要给那传旨太监银子,但那太监却说什么都不要。

        “顾大人不必客气,咱家原本是跟在孙公公身边的,如今孙公公去了东厂,蒙孙公公提携,咱家这才有幸在皇上身边伺候着。

        早就听孙公公说起顾大人了,咱家今天是特意向皇上讨了这差事来给顾大人传旨的,能有幸见顾大人一面咱家已经是喜不自胜了,哪里还敢受顾大人赏赐啊!可是折煞咱家了!”

        那太监极为客气的说着。

        顾瑾有些惊讶,她没想到这太监竟然是如今贴身伺候楚墨的大太监,皇上身边贴身伺候的人,便是首辅见了也是要给几分薄面的,这样的人竟然亲自来传旨,而且还这样谦卑,这可是太奇怪了!

        心中虽惊疑,但银子还是要给的,这是规矩。

        顾瑾硬是把银子塞到了那太监的手里,又让人奉茶上来,顾瑾陪着他吃茶说话。

        那太监收了银子,对着顾瑾的态度就更好了。

        俩人聊了一会天,顾瑾这才知道那太监叫余有洋,他是一直跟在孙德海身边做事的,而且还是孙德海的干儿子。

        宫里这种认干儿子的事很正常,认了哪个大太监做干爹,那就是把自己的身家性命绑在那个大太监身上了。

        孙德海去东厂前给余有洋交代了不少事,其中格外交代的就是眼前的这位顾大人。

        孙德海和他说了,其他的朝臣可以得罪,但是这位顾大人却是万万不能得罪的,不仅不能得罪,见了面也要尽量的交好。

        “特别是在皇上面前,一定要只说顾大人的好话,不能说半句不好的话,这一点要切记,不然连咱家也是保不住你的!”孙德海最后嘱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