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历史小说 - 晚明之我若为皇在线阅读 - 第32章 众生皆苦

第32章 众生皆苦

        身为锦衣卫指挥使之女,对近日京城内发生的事多少知道一点,听说陛下一怒之下杀了好多官员,还都是剥皮,当时韩桃桃就觉得陛下肯定是个十分凶残的人。

        “陛下所杀之人皆为恶贯满盈的贪官,陛下是很凶,但只是对朝廷里那些坏人而言,而对那些忠心为朝廷尽力的官员,陛下可是一点不凶呢!”韩山河随口道。

        韩山河尤其鄙视朝廷里那些虚伪做作的官员,也极少替人辩解,但不知为何竟然给自己的女儿解释了几句。

        说起来崇祯皇帝也是挺冤的,他一心一意的惩处贪腐,意欲让大明日月换新天,但京城当下舆论环境却并没有偏向他。

        东林党人不仅想控制朝堂,甚至在舆论造势上也有颇高的造诣,在朝廷为官的或许不敢直接写文章开骂,但他们却会从背后掌控,掌控在野的同僚、掌控江南大批的举子。

        在这个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年代,普通百姓都回觉得读书人有理,又有几人能一眼看破真相。

        不过此时的崇祯皇帝却没功夫去强行干预百姓的想法,公道自在人心,只是百姓们需要时间罢了。

        时间已经快到了四月份,说起来孙传庭出师山陕也有段日子了,崇祯皇帝踌躇满志的盯着墙上的大明地图,总觉得好像忘了什么事似的。

        这时司礼监掌印、东厂提督太监王承恩焦急的在殿外禀报。

        “皇爷,三边总督孙传庭急报!”

        崇祯皇帝拿过奏疏一看,顿时神色大怒。

        ……

        山西河津县位于山陕交界,距离陕西澄城、白水不过一二百里,此地与澄城、白水二县一样,已经近三年没怎么下雨了。

        这对生活在这里的十数万百姓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间有土匪流寇时常光顾此地,知县换了一茬又一茬儿,百姓们的生活不仅未见好转,反而愈加困窘。

        地里不长庄稼,他们就吃树皮,吃草根,吃观音土,甚至易子相食,年轻后生眼见活不下去,要么偷偷跑去外地谋生,要么干脆铤而走险加入了流寇土匪的队伍,各个村落除了剩下些老弱等死外,了无生气。

        河津县石头村就是这么现状,村子从远处看一片破败,昏黄的土坯房不见炊烟,几个老汉躺在村口的黄土坡上不知死活。

        一个身着破烂的后生背着半袋子东西兴冲冲的往村子里跑去,可能是由于太过饥饿,脚步发飘没跑多远便跌倒在地。

        “大头,怎生得跑这么急,你爹还好吧?”村口躺着的老者吃力的喊了一句。

        “俺也不知哩,俺今天运气不错哩,跑了好几里路,才扒到了半袋子榆树皮,还跟人打了一架哩,李老叔待会儿过来吃些。

        俺先不说了,俺爹还等着俺哩。”说完这叫大头的后生焦急的朝着自家跑去。

        绕过三条小胡同,大头终于来到了自己家,两侧的土坯墙倒下一边,陈旧的破门半掩着,大头一脚把门蹬开。

        “爹,俺回来了,俺今天扒到了好东西。”大头进门便兴奋的朝屋子里喊道。

        屋子里并未传来回话,大头脸色瞬间一变,丢下布袋便冲进了屋子。

        内屋里摆着个木板搭的桌子和几个凳子,桌子上凌乱的摆着两只破了好几处边角的碗,碗里倒是很干净,并不见米粥生成的污渍。

        除此之外,屋内便只剩一张铺着稻草的土炕,以及土炕上盖着破烂花被的老头。

        说是老头其实只是看起来老,从进门的后生年纪来推断,炕上的人年龄肯定不过四十。

        只不过长久的饥饿再加上不修边幅,乱糟糟的头发里还夹杂着稻草,古铜色的脏脸看起来老态龙钟。

        “爹,你还活着吗?俺今天扒拉到不少好东西。”大头趴在床边眼里不禁含起了泪水。

        老头儿似乎听到了呼唤,眼皮动了两下,吃力的挣开了浑浊的眼睛。

        “儿啊,爹刚才梦见了恁娘,她在下头活的好着哩。”老头儿咧着干裂的嘴唇,声音嘶哑。

        “爹没死!爹,俺给你瞅瞅俺弄来的好东西。”大头喜极而泣,小跑着把他的战利品取来让他爹看。

        那是半袋子泛着绿的榆树皮,撕吧的大小不一,另有斧子削过的痕迹。

        “好东西呀!”老头儿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只是肚子却突然又疼了起来,那是因为极度饥饿造成的胃痉挛。

        只有经历过苦难的人才知道,饿到极点的人不止会全身乏力,强烈的胃痛足以让人休克、产生幻觉,就连睡着都是一种奢望。

        相比于槐树、松树、果树等常见树种,榆树皮确实是好东西,松树皮吃了会闹肚子,槐树皮味道又苦又涩,十分难以下咽。

        唯有榆树皮脆、叶嫩、花甜,很是受百姓们待见,但狼多肉少,周围方圆十数里,莫说榆树皮,就连槐树皮也早就被扒干净了。

        大头天不亮就出去寻摸,也是运气好才在一处山坳理,发现一棵儿臂粗的还未被剥皮的小榆树。

        甚至还因此与两个后到的父子起了争执,若不是那两人饿的两眼发花,他可能今天就回不来了,但慌不择路之下,他把家里仅有的一把破斧头弄丢了。

        “就是时候不对,若是再过一两月,榆树生了叶子,还有榆钱,那就更好了,只是俺怕到时候轮不到俺,只得给它把皮扒了。

        爹,俺先去给你捯饬些。”说罢便起身提溜着树皮出了屋子。

        他没敢把丢了斧头的事儿告诉他爹,没了斧头以后的日子只怕更难过。

        大头把树皮放进院子里的石臼里,吃力的提起石锤往里砸,不大会儿树皮便被砸碎,变成绿色的纤维状木屑。

        大头抓起一把放到嘴里嚼起来,脸上露出享受的表情。

        接着他又烧了一壶开水,端着一碗榆树皮和一碗开水放到土炕上。

        “爹,你吃。”大头催促道。

        老头儿爬起来盘坐在土炕上,也不用筷子一手抓着黑绿色的榆树碎屑便往嘴里塞,可能是太久没吃东西,也可能是吃的太过着急,竟噎着了。

        大头上前拍着老头儿的背想让他爹吐出来,老头儿眉头皱成了川字状,也没舍得吐出来,端起碗来也不嫌烫直接一大口下去,才算通气。

        “儿啊,爹怕是活不久了,就是活着也是拖累你,张家那小子不是说要去投闯王吗?你也跟着去谋个生路。”老头儿吃了一碗榆树皮,总算是恢复了点生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