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历史小说 - 大隋天可汗在线阅读 - 第015章 堪比秦皇汉武

第015章 堪比秦皇汉武

        “你们不说,我也知道。”

        秦牧摇头不已。

        事实上,在上任之前,他早已猜到自己麾下的虎贲郎,会是这种模样!

        上一次的征辽之战中,秦牧就曾亲眼见过,在高句丽铁骑的凶猛攻势之下,虎贲军是多么的不堪一击!

        何为“虎贲”?

        虎贲,即为勇士,一般都是相貌堂堂,能够以一敌十的猛士可以冠名的。

        能负责宫廷戍卫工作,随侍皇帝左右的军队,自然不可能是软柿子!

        但,现实就是如此。

        一开始的虎贲军战斗力的确不俗。

        然而,经过多年的承平,皇帝御驾亲征的次数减少,原有的虎贲郎也已经老迈,不堪大用,故而虎贲军,早已沦为仪仗队,只是花架子而已!

        更为严重的,是建立不过三十几年的大隋,内部已经在逐渐腐朽,逐渐崩坏,是眼下这个看似英明神武的皇帝杨广一手造成的!

        虎贲军,以及羽林军当中,可不乏世家子弟。

        李渊、李密、杨玄感等等世家门阀出身的人,可大多都是出自虎贲、羽林的。

        也就是说,秦牧的麾下,其实大多数都是世家子,以及随同他们一起入伍的“保镖”!

        这像什么话?

        “传我将令!”

        “自即日起,全军整训。若无特殊情况,所以士卒,必当在三日内回到军营报到!”

        “违者,一律自虎贲军中除名!”

        秦牧此言一出,顿时震惊了在场的将领。

        “将军,这……这会不会太过严厉了?”

        “出了事,我负责!”

        秦牧知道他们在担心什么,不过,他并不怕这么做会给自己带来多么恶劣的影响!

        秦牧现在的靠山,也是唯一的靠山就是杨广!

        只有抱紧了皇帝的粗腿,秦牧才能平步青云,在这个即将到来的乱世当中挣下自己的一席之地!

        秦牧很清楚,自己这么做,就是在给许多世家决裂,招惹他们的反感。

        只是,这样一来,他的命运就会跟杨广紧紧的绑在一起,后者反而会因而更加器重他的!

        在秦牧的将令之下,所部兵马立即开始整训。

        限期三日报到,秦牧可是没有在开玩笑的。

        但凡是没有在限期内抵达军营报到,而无特殊情况的人,都被他一一剔除出去。

        这种雷霆手段,着实震慑到了不少的人,不过也让很多人担忧、窃喜……

        “齐步走!”

        “咵咵咵!……”

        一开始,秦牧练兵的方法很简单,对于这个时代的人而言也是十分独特的。

        踢正步!

        队列训练!

        反正虎贲军就相当于仪仗队的存在,这么做肯定是没错的。

        军队的要点在于组织。

        而队列训练是达成令行禁止的成本最低的方法!

        秦牧先将这种方法传授给麾下的校尉、都尉、别将等等中低级将领,然后再由他们来指导士卒们进行训练。

        所以,在这一座洛水军营当中,就出现了十分诡异的一幕!

        士卒们不同以往的进行操练,他们排成了整齐划一的队列。

        “向左看!”

        “立正!”

        “报数!”

        “一!二!三!四!……”

        虎贲军的底子很不错,相对于地方部队而言,素质还是比较高的,所以队列训练根本不成问题。

        看着队列愈发整齐,口号愈发响亮的队伍,秦牧微微颔首。

        在基本上完成队列训练之后,秦牧又制定了极为严苛的训练计划。

        “射!”

        靶场那里,一队又一队的虎贲郎在张弓搭箭,他们一队又一队,一排又一排的凑上去。

        随着负责操练的军吏的一声令下,便都将手中强弓的箭矢射出去。

        “夺夺夺!……”

        有命中的,也有没命中的。

        但凡是没有命中靶子的,都要饿上一顿!

        除了射箭的,还有骑马砍杀的!

        “轰隆隆!……”

        “冲!”

        “杀啊!”

        他们都纵马驰骋,分成两个队伍,红蓝对决。

        为了增强代入感,秦牧特地要求他们的武器都木制的,而且下手一定要狠!

        要够狠!

        射箭、队伍骑马砍杀、队伍步战,以及单兵格斗等等,这些都是秦牧制定的训练科目。

        由于训练得太狠,短短五日之内,士卒们是怨声载道。

        士卒死伤多人,并有多人自动退出了虎贲军!

        “将军。”

        晚间,秦牧还捧着一本《孙子兵法》在看,郭孝恪便进入帐中,苦笑着道:“将军,再这样下去,恐怕咱们这支虎贲军是真的要垮掉了。”

        “……”

        秦牧把手中的兵书放下,瞟了一眼郭孝恪,未置可否。

        “将军,恕我直言,你这样的练兵方式,是不是太过严苛了呢?”

        郭孝恪叹道:“不过五日,便练死士卒六名,重伤及残废者二十一人。现在,军中士卒多抱怨,更有多人相继退出虎贲军……”

        “将军,末将实在是担心呀。”

        “那些自动退出虎贲军的兵卒,可有不少是世家子弟,他们的长辈一定会上奏朝廷,向陛下弹劾你的。”

        闻言,秦牧仍旧是不置可否,把双手平摊在桌案上,笑着道:“孝恪,你以为陛下会听信那些世家的谗言,罢免或处死我吗?”

        “这……”

        可能性不小!

        不过,郭孝恪并没有说出这种话。

        秦牧又道:“孝恪,你必须要明白一个道理。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

        “征高句丽之战中,你也是亲眼所见的,虎贲军的战斗力甚至还不如一般的地方部队,比起边军更是天壤之别!”

        “这样的军队,如何能打胜仗?”

        “打仗?”

        郭孝恪愣了一下,旋即问道:“将军,你认为咱们虎贲军不久后要开战吗?”

        秦牧微微一笑,说道:“孝恪,你还不了解咱们这位陛下啊。当今陛下,心气堪比秦皇汉武,他想要建立一番远迈先帝,旷古烁今的功业!”

        “征琉球,征突厥,征吐谷浑等等,大隋都无往而不利。”

        “上一次征高句丽之战,陛下更是几乎孤注一掷,光是兵马都调动了一百一十三万!”

        “但结果呢?只夺取了辽东部分地方,还折损大量的兵马辎重,入不敷出。”

        “陛下岂能甘心?”

        郭孝恪听到这话,不禁瞪着眼睛问道:“将军,你是说,陛下还会再征高句丽?”

        “呵呵,等着吧,用不了多久的。到时就是你我建功立业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