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历史小说 - 大隋天可汗在线阅读 - 第016章 无须七步成诗

第016章 无须七步成诗

        大兴宫。

        御花园。

        在一片姹紫嫣红的花海当中,亭台楼阁,小桥流水,处处都充满着诗情画意。

        一方凉亭中,杨广正在跟自己的皇后萧氏下棋,下围棋。

        忽而有一名内侍缓步而来,站在杨广的身边低声道:“陛下,虎贲郎将秦牧已经在外面侯着了。”

        “哦,让他进来吧。”

        “诺。”

        不多时,秦牧便缓缓步入御花园。

        在皇帝杨广的面前,秦牧还是有点拘谨的。

        没办法,常言道伴君如伴虎!

        一个不慎,秦牧就有着掉脑袋的风险!

        好在,杨广并没有滥杀无辜大臣的暴虐之事,只要不犯大错,性命还是能保得住的。

        “微臣秦牧,见过陛下!”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见到杨广,秦牧并没有行跪拜之礼,而是拱手躬身作揖,毕恭毕敬的。

        这个时代,皇帝的中央集权虽已经大大的加强,权威甚大。

        但是,上古先秦时期所流传下来的君臣坐而论道的遗风仍在。

        不似螨清之时,臣子一见皇帝,问好必须要下跪,听旨必须要下跪……

        大臣也是有自尊的!

        “免礼,平身。”

        “谢陛下!”

        秦牧这才站直了身子,不过又微微欠着,作低眉顺眼状。

        一见秦牧,杨广就是笑眯眯的模样,伸手一指旁边的美妇人,道:“秦牧,你还没见过朕的皇后吧?”

        “微臣秦牧,见过皇后娘娘!”

        “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秦牧照样行礼。

        该有的礼节,秦牧还是学习过的。

        萧后挥了挥手,就让秦牧免礼,平身。

        “陛下,他就是你口中所说的那个阵斩高句丽大将乙支武德,连败三名突厥勇士的秦牧将军吗?”

        “是他。”

        萧后打量了秦牧一阵,更是笑靥如花的道:“果真是相貌堂堂,满脸英雄气。陛下能得此猛将,是我大隋之幸事,更是陛下你的幸事呀!”

        “皇后娘娘过誉了。微臣愧不敢当。”

        秦牧倒是显得很谦虚。

        在回话的时候,秦牧还是按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低着头,稍微的打量了一下优雅的坐在石凳上的萧后。

        一身浅色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三千青丝绾起一个松松的云髻,随意的戴上浅紫挽带。

        她的腰间松松的绑着浅绿色宫涤,斜斜插着一支简单却不俗的步摇,眉心照旧是一点朱砂,绰约的身姿娉婷袅娜……

        萧皇后的年纪跟杨广都差不多,已经是当祖母的年纪,但是其天生丽质,又保养的十分的好,所以看上去就跟三十出头的美妇人一般!

        正所谓,人面桃花相映红!

        萧后的一双桃花眼,让人只看一下,就忍不住深深地陷进去。

        真是天生媚骨!

        秦牧不敢多看,更低下了自己的脑袋。

        “哎。”

        杨广摆了摆手道:“秦牧,你不必太过谦逊。你的勇武,应当不逊色于宇文成都!”

        “更难能可贵的是……”

        杨广微微一笑,又指着秦牧,冲萧后道:“皇后,说出来你肯定不信。秦牧可不仅仅是能冲锋陷阵,统兵作战那么简单呀!”

        “就连这文采,都有过人之处。”

        “噢?”

        萧后倒是来了兴致。

        泱泱大隋,文武兼备的人才不是没有,但是能得到杨广这般盛赞的,屈指可数!

        如此说来,秦牧一定有他的过人之处!

        杨广又瞟了一眼秦牧,道:”秦牧,朕听说数日前,你在醉春楼作了一首诗是不是?”

        “正是。”

        秦牧苦笑道:“陛下,这诗虽是微臣作的,但实在上不得台面。”

        “哈哈哈哈!”

        杨广大笑道:“你呀你!秦牧,你的那首诗若是上不得台面,恐怕普天之下,也没有谁的诗词歌赋能拿得出手了!”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从这首诗中,足见汝之忠君报国之意!”

        闻言,秦牧汗颜不已。

        而萧后看着秦牧的眼神亦是变了,抚手赞道:“好!彩!”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只此一绝句,秦爱卿你就能与天下名士并列了!”

        “娘娘言重了,微臣实在是愧不敢当。”

        秦牧这连连谦逊,反倒是引起了萧后的浓浓好奇心。

        “秦爱卿,那首诗是你在醉春楼即兴所作的吧?”

        “正是。”

        秦牧硬着头皮回答道。

        萧后忽而轻柔一笑,说道:“秦爱卿,恕本宫冒昧。”

        “本宫,可能不大相信,不是不相信秦爱卿你能作出如此豪迈而荡气回肠的诗句,而是不相信这诗秦爱卿你能即兴而作。”

        “这醉春楼,据我所知,是洛阳数一数二的烟花之地。这烟花之地,如何能跟沙场扯上关系?”

        秦牧沉默不语。

        萧后又道:“秦爱卿,请恕本宫冒昧。本宫想考一考你的才情,看看卿是否果真才高八斗,能即兴作出一首不俗的诗句。”

        “请娘娘出题。”

        秦牧表面上拘谨,其实,心里已经骂骂咧咧的。

        这不是找茬吗?

        文采,秦牧是有点,至少肚子里有点墨水的。

        只不过作诗不是他擅长的,抄袭一下可还行?

        萧后环视一周,忽而指着附近的一方池塘,笑吟吟的道:“秦爱卿,便以附近的景物作诗一首,如何?”

        “谨遵懿旨。”

        杨广也来了兴致。

        他本是皇帝,但上马能打仗,下马能治国,还能写写诗什么的,文采也是十分的了得。

        但是,杨广自认自己是作不出秦牧的那一首诗的。

        秦牧若果真有这种本事,还能即兴作诗一首,说不得杨广还要再高看他一眼!

        秦牧打量着附近的景色,顿感心旷神怡。

        短短时间内,要抄袭一首诗句,对于他而言是信手拈来的。

        七步成诗?

        秦牧不需要七步!

        “有了。”

        一听这话,杨广与萧后不约而同的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震惊之色!

        这才多久,秦牧就酝酿出了一首诗?

        二人不由得洗耳恭听。

        “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

        “好!”

        杨广反应过来,立马拍手叫好。

        这才华,还真不是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