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超凡之主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闯入者

第十二章 闯入者

        作为经历网络时代的程序员,马丁深刻地了解什么叫做“人多力量大”。

        特别是在寻找知识的时候。

        自己一个人调查的能力是有限的,不过现在他可以向德维克请教!

        说不定他们对“苍白之诗”有所了解。

        不过,和酒保对过暗号之后,并没让马丁直接上去。

        “老大有客人,还请您稍等一会儿。”

        酒保小声地解释了一句。

        马丁点点头,看来自己来的不巧,正好撞上德维克招呼其他顾客了。

        一段回忆浮现。

        那是马丁刚到法拉林堡后没两个月,正在暗中打听哪有出售灵性材料的地方,辗转几次之后,找到金狮酒馆。

        在第二次来金狮酒馆时,就遇到了另一位顾客。

        那也是一个做了层层伪装的客人。

        穿着不合身的厚重风衣,肩膀垫了东西,让人看不出真实身材。

        不过他见到马丁之后,就主动告诉了他那个仪式学家之间的联系方式。

        他似乎非常确定,马丁跟自己是同行,这才冒险接触。

        奥奎先生。

        是那位的代号。

        一个仪式学知识很丰富的仪式学家。

        大多数时候,报纸上的信息都来自于他。

        马丁所掌握的十多个仪式,有三分之一来自于奥奎先生的无偿教授。

        对于光明领域的异常,马丁也十分好奇。

        说不定,这些皓首穷经,学识渊博的仪式学家能够多少知道些内幕。

        而且,论对邪神的了解,仪式学家也是数一数二。

        毕竟,他们进行仪式的时候,必须要小心翼翼规避那些可能指向邪神的代称。

        所以,说不定其中的某些人对苍白女神恰好也有了解……

        马丁一边喝着廉价的葡萄酒,一边默默等着上一位顾客离开。

        就在杯中的红酒见底时,二楼某个房间里走出来一个女人。

        一个面容藏在兜帽阴影下的女人。

        虽然她穿着长袍,但从走动时略微显现出来的体型,马丁判断出来这一点。

        而且,身材绝对不错……

        马丁隐约看见了一双黛绿色的眸子。

        过了片刻,酒保走过来通知马丁:“先生,你可以上去了,二楼靠右第二间,老大在等你。”

        马丁回头看了一眼,女人的背影消失在夜色中。

        她应该就是上一位顾客了……

        房间里,德维克看见马丁走进来,皱了皱问道:“有什么事吗?”

        马丁开门见山的表明来意:“我想拜托你们帮忙打探几个消息。”

        德维克脸色一沉,盯着马丁一个字字地说道:“虽然我们日冕有求于你,但你别以为可以指使我们做事!”

        马丁显然没有想到对方反应如此之大,猛然意识到自己似乎有些唐突了。

        他连忙解释道:“不是白干活,不是白干活,你们这不也有情报交易吗?我可以出钱,你们帮忙收集相关的情报就行了!”

        德维克靠在椅背上,含住烟斗,手指在桌上有规律地敲动着。

        沉默了片刻之后,他淡淡地说道:“情报的收费可不便宜,没有固定的价格,一般在十金币到一百金币浮动。”

        “你,能接受吗?”

        听到这个数目,马丁有些肉疼。

        不过,他还是点点头,顺便将日冕标记拿了出来。

        “可以!那个……有这个的话能不能打个折?”

        德维克瞳孔微微一缩,突然有些后悔留下这个标记。

        几分钟后,马丁离开时身上轻松了一些。

        因为随身带的五十枚金币已经留在了德维克那里。

        有关苍白女神的信息,德维克自己也不了解,不过答应会帮忙收集。

        至于羽毛笔的信息,马丁可没敢往外说,毕竟能让神殿都惊动的东西,绝非寻常之物。

        空间系的超凡物品,具备穿梭空间的能力。

        他可不敢去赌自己在日冕眼中的价值在羽毛笔之上。

        本来跟德维克这些人打交道就不次于与虎谋皮,必须慎之又慎。

        既然这样,也只能自己慢慢调查了。

        羽毛笔第一次出现,上面有好几个符号。

        其中一个已经知道象征着空间,另外几个又是什么含义呢?

        或许……自己可以从这方面着手。

        回家路上,马丁买了两袋白面包和一盒奶昔。

        今天没心情做饭,只能用面包来勉强凑合了。

        每当这个时候,他就无比怀念上课的日子。

        至少能在伯爵家混一顿丰盛的午餐。

        偶尔伯爵还会主动邀请,吃上一顿更加丰富的晚宴。

        甚至今天中午,马丁还想过趁着吃午饭的时候去伯爵家蹭一顿来着。

        不过,他还是要点脸的。

        在半路上停下,找了个街边的餐馆,随便解决了……

        这个世界的餐馆大多是为中下层人士服务,好厨师都在真正的有钱人家里。

        所以,餐馆里的饭菜只能算过得去,勉强可以入口,果腹而已。

        哼着不知名的小调打开门,正当他跨步迈进房间时,心里骤然一惊!

        屋子里有人来过。

        而且,那人现在还没走!

        之所以能确定这一点,是因为他这个房子中有一个十分简单的仪式。

        灵性增幅!

        这个仪式效果也很简单,让他变得更加敏锐,五官和灵性都得到加强。

        能够探查到更加细微的灵性变化。

        原本是用来帮助自己完成高难度仪式的。

        现在……马丁却借着增幅效果,在屋子里感受到了与他不同的气息!

        自己仪式学家身份暴露了?

        不对!

        如果真的暴露了,那神殿的超凡者应该早就冲入了图书馆,根本不会等到自己回来。

        马丁心思极速转动,不过手上的动作没停。

        一边进门,一边暗暗提防着。

        荧光灯被点亮,客厅里立即变得明亮了起来。

        荧光灯中发光的是荧光粉,这东西产自南海,发出的光芒微微泛绿,亮度还不错,但是隔一段时间就需要更换。

        客厅照亮,马丁借着开灯的动作一眼扫去。

        没人?

        藏在卧室里?

        或者说已经发现了地下室!

        马丁心里一紧,但没有表现出来。

        看着熟悉的环境,马丁若无其事的转身,将身上的挎包褪下,挂在门口。

        忽然,有一丝淡到极点的血腥味飘进了他的鼻子。

        如果不是感官被增强了,他可能根本察觉不到。

        这血腥味很淡,但是很新鲜。

        对方受伤了!

        作为经常接触各种血液的仪式学家,他非常肯定这一点。

        联想到这几天传言神殿围剿邪教徒,但被逃走了几个,马丁心里一沉。

        邪教徒!

        而且还是超凡者!

        能够从神殿的追捕中逃脱,序列不会太低,或者有一些特殊的逃脱能力。

        从受伤这一点来看,后者的可能性更大。

        关上大门,马丁伸了个懒腰,看起来十分放松,一手插在包里,径直朝着卧室房门走去。

        实际上,他借着身形遮挡,已经将挎包里的转轮手枪取出来,悄悄藏在了口袋里。

        在看不见的口袋里,左手正紧紧压着扳机,随时都能击发子弹!

        这时候就不得不感谢工匠之神,他的信徒已经改良了火药,提前制作出了手枪这种利器。

        从德维克那得知,在达到序列6之前,没有哪个超凡者能忽视火器的威力。

        如果对方真是序列6,马丁觉得自己应该早就死了。

        推开卧室门,血腥味骤然变浓!

        敌人,就在卧室里!

        被加强的感觉十分敏锐,他甚至已经能感觉到若有若无的杀意了。

        长袍之下的身体骤然紧绷。

        不过,开门时预想中的袭击并没有到来。

        卧室里一片寂静……

        马丁打开卧室里的荧光灯,略带绿意的光线将整个房间照亮了。

        房间里似乎一切事物都跟他离开时一样。

        除了,那新鲜的血腥味。

        房间里除了地下室,没有能藏人的地方。

        所以,对方似乎有某种隐匿的能力。

        马丁已经确定了对方就在卧室里,而且还藏了起来,没有贸然进入。

        他揉了揉肚子,装作饿了要吃东西的模样,转身朝着厨房走去。

        走向厨房时,马丁再次打起了一百倍的小心,抓着手枪随时准备出手。

        对于猎手来说,猎物背对着你,基本等同于可以发起进攻的信号。

        这也是继开门之后的第二次引诱。

        可惜,直到马丁走到厨房,仍然没有任何动静。

        这么谨慎?

        不对!

        在这个潜入者眼中,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

        他不出手,说明伤有可能比想象得更加严重。

        或者,杀人有什么特殊的限制。

        比如,他的超凡束缚是杀人前必须满足某些特定的条件……

        到厨房取了面包和清水,马丁没有回卧室,而是在客厅的桌边坐了下来。

        他不信对方能一直不出手!

        马丁不紧不慢的将笔记摊开放在桌上,一边假装吃面包,一边看笔记。

        不过,他眼睛的余光却是一直盯着卧室门口。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就在他快要将笔记翻完时,血腥味变浓了。

        对方的伤很重!

        同时,一股阴冷、暴戾的气息从卧室传了出来。

        要动手了!

        一个如同披着轻纱般的影子,一点点从卧室里里走了出来。

        那道身影近乎透明,只留下很模糊的一个轮廓。

        如果不是马丁一直留意着门口,还真有可能发现不了。

        阴冷的感觉更加明显了,客厅里的温度似乎骤然下降了不少。

        马丁已经感觉到,自己被对方锁定了,藏在桌下的手再次握紧了扳机。

        对方可能是序列8甚至序列7!

        马丁非常清楚,自己很有可能只有一次开枪的机会!

        必须保证一击必中,否则就没有翻盘的机会了。

        不过,那道透明的影子就那样站在卧室门口,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等待着什么?

        马丁装作看笔记,眨了眨眼睛,心里却是飞速思考着。

        十多秒钟过去,对方还是一动不动。

        直觉告诉他,不能这样等下去。

        如果真让对方满足了某种特殊条件,自己可能会死!

        马丁抬起鼻子嗅了嗅,似乎闻到了空气中的血腥味。

        “什么味道?”

        马丁的视线无意间看向卧室门口。

        在问出这个问题时,能力【提问】发动了!

        对方并不知道马丁已经发现他,没有出声。

        一秒钟之后,一个穿着皮甲的黑色身影出现在门口。

        这是一个浑身涂着黑色染料的男人,就连眼白也被弄成了灰黑色!

        不过,他右肩上有一个洞。

        一个穿透了他肩膀的洞!

        森森白骨可见,血液正顺着肩膀流下,淡淡的银色电弧在伤口周围不停闪动,阻止伤口愈合。

        似乎没想到隐形被打破,男人瞪大了双眼看像马丁,十分意外地问道:“你发现我了?”

        声音沙哑,和他的气息一样,带着阴冷的味道,如同冬天下水道里的淤泥。

        自他现身之后,房间里的阴影似乎都活过来了,在灯光下蠕动着。

        马丁紧紧盯着对方,又眨了眨眼睛。

        手枪举了起来,瞄着男人。

        他也很意外,没想到【提问】还能勘破对方的隐身!

        男人站在门口,还是一动不动。

        马丁心头的疑惑越来越深。

        他怎么还不动手?

        伤确实很严重,难道重到他连出手都做不到?

        那他没必要现身。

        这说不通……

        “你敢开枪吗,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是个仪式学家吧?还是非法的那种!”

        男人咧开嘴,笑了起来,颇有几分得意的说道:“你一开枪,自己也会暴露!”

        马丁面色不变,眼神中透露出了一丝慌乱,好像被人抓住了弱点,扳机上的手指都有松动。

        这一点微弱的表情恰好被对面的男人捕捉,脸上的笑容更加得意,露出了黑色的牙齿和舌头,感觉已经吃定了马丁。

        “咱们现在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了,你放心,只需要帮我找一些疗伤……”

        男人话音未落,就看见了一抹火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