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超凡之主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 失控

第十三章 失控

        砰!

        火药在枪膛里炸裂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

        一个大洞出现在男人胸口,血液喷涌而出。

        【提问】达成,伤害翻倍!

        这一枪,直接将男人胸口炸开了个拳头大小的窟窿。

        脆弱的心脏被黄铜子弹撕成了无数的碎片,血肉模糊。

        男人难以置信的瞪着双眼,脸上写满了惊愕。

        下一刻,他的神色就变得无比狰狞,像是要将马丁撕成粉碎。

        看到对方还能站着,马丁心里一沉。

        要死了要死了!

        究竟是哪里来的怪物,受了这种致命伤,居然没当场毙命?

        还没等马丁再次抠动扳机,眼前突然一花,男人的身影骤然从原地消失了。

        呼!

        凌厉的杀意骤然从背后传来!

        马丁只觉得背后一凉,汗毛猛然炸开。

        为什么对方能够突然出现在自己背后发动攻击?

        根本来不及思索,如同本能一般,心下骇然的马丁在一股强烈的求生欲驱使之下,用尽全力向桌旁扑了出去。

        扭头,他看到了男人狠厉的眼神,以及一抹刺向自己腰间的寒光。

        马丁甚至能感觉到冰冷的匕首已经割破了衣服。

        下一刻,它会十分轻松地划开自己的皮肤,刺入内脏……

        那个位置,恰好是自己的肾!

        马丁突然有些后悔。

        早知道会是这样,刚才那一枪就应该直接瞄准这家伙的脑袋。

        可惜,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这家伙显然是要拉自己当垫背的。

        锃!

        一个金铁撞击的声音骤然在他耳边响起。

        一面小巧的银色盾牌虚影浮现,恰好挡住锋利的刀刃!

        马丁只觉得后腰上传来一阵巨大的冲击力,就像是被狂奔的蛮牛撞了下。

        然后,身体如断线风筝直挺挺地飞了出去。

        在巨大的惯性作用之下,马丁在地上滚了两圈。

        卸去了大部分的力道之后,他稳住身形,飞快地爬起来,一边警惕地看着男人,一边下意识地用手按住后腰。

        咦……伤口呢?

        因为角度问题,马丁刚才并没有发现那道诡异的盾牌虚影。

        眼下的情况紧急,他也来不及有更多念头,再次举枪,对准了男人的头颅,狠狠抠下扳机。

        砰!

        男人最后呈现的表情只有错愕,然后,整个头就如同西瓜一般炸裂开来。

        “蠢货,要是仪式学家连隔音都做不到,那又怎么能隐藏在城市中呢!”

        马丁狠狠的骂了一句,然后收起了枪管还有些滚烫的枪,擦了擦脸上溅落的血液。

        不过出于谨慎,马丁又等了一会儿,确认地上被爆头的男人是真的死了,才长长吐出一口气。

        下一刻,整个人也像是被抽空了力道般,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刚刚马丁之所以迟迟不开枪,也是为了确认对方有没有队友。

        可这家伙居然想威胁他去买疗伤用的药材,那就说明肯定是独自一人!

        缓了口气之后,马丁抹了一把额头密布的冷汗,再次摸向自己后腰。

        衣服的确是被割破了,但是身体却毫发无损!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刚才那一击按理来说,自己根本就避无可避……

        不过,没受伤就好。

        现在还是先把尸体处理了再说!

        看着那满地的脑浆和血液混合,马丁感觉十分蛋疼。

        这要打扫干净,恶心又费事。

        正当他准备收拾尸体时,异变出现了!

        破碎的肉块似乎有了灵性,朝着男人的身体快速汇聚而去!

        散落在地板、墙上的血点也仿佛受到某种吸引,开始流动起来!

        更诡异的是男人的身体。

        咔!

        胸腹猛地塌陷下去,好像内脏被什么东西吸走了!

        房间里的阴影不安的躁动起来,在稳定的荧光灯照射下,还在不停地晃动着。

        失控!

        超凡力量失控!

        怪不得他这么虚弱,原来受伤后就处于半失控状态……

        没过几个呼吸,一团雾气从尸体中弥漫了出来。

        雾气在地上升起,范围逐渐扩大,隐隐还有些许画面浮现……

        房间里,阴冷的感觉更浓重了,马丁甚至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这特么真是倒了血霉了!

        莫名其妙跑进我家里想杀了我,死了特么还失控!

        马丁心里吐槽着,忍不住骂了一句:“卧槽!”

        自己运气怎么就这么差?

        身上的诅咒还没有彻底解除,现在又遇到超凡力量失控。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漏船又遇打头风啊!

        他退后两步,远离了雾气。

        这雾气一旦触碰到,就会被拉入噩梦。

        这就是传说中的超凡失控!

        虽然十分不甘,但在这段时间之内马丁已经规划好了逃生路线。

        今晚先到港口区躲藏,然后明天找机会离开法拉林堡。

        老师这个身份算是废了,超凡失控肯定会引起神殿的注意,自己的隐藏仪式最多能撑到明天……

        就在这时,马丁感觉胸口有什么东西动了动。

        还没反应过来,一道白色的影子就投入了雾气中。

        马丁摸了摸胸口,发现是那支羽毛笔!

        只见正在扩张的雾气瞬间变小了一圈!

        而且变小的速度还在加快,和泄气的皮球一样。

        马丁瞪大了眼睛,紧张的注视着雾气。

        虽然不知道现在的变化是好还是坏,但从周围的环境来看,超凡失控似乎正在被压制……

        是,那支笔的原因?

        马丁满头的问号。

        几个呼吸之后,卧室门口的雾气不见了。

        羽毛笔轻飘飘掉在地上,仿佛雾气根本就不曾存在过。

        又过了好一会儿,没有其他异状出现,马丁才大着胆子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犹豫着捡起了笔。

        【神秘羽毛笔:解锁进度8%】

        面板上显现出它的简介,进度条现在总算是有了变化!

        呃……超凡失控的迷雾竟然能为笔充能?!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作用,但看起来似乎很厉害的样子!

        十多分钟后,马丁整理好了房间里的痕迹。

        客厅里的椅子烂了两张,另外子弹穿透男人后,在墙上留下了两个弹坑需要修补。

        多亏了那雾气将尸体全都吞噬掉,也让马丁省去了处理尸体的麻烦……

        金兰花街道上,夜色渐浓,一辆马车在马丁遇袭后不久,就停在某个巷口。

        伯爵俊朗的脸庞上没什么表情,隔着玻璃车窗注视着不远处的小楼。

        “大人,已经查清楚了,残留的气息是几天前逃走的不死人教徒,应该是偶然事件。”

        “今天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神殿加大了搜查力度。这家伙正好藏进了马丁老师住处,被马丁老师解决掉了……马丁老师没有受伤,正在打扫卫生。”

        低沉的声音在车厢里响起。

        街上的灯光映照在车窗上,伯爵点了点头。

        黑暗中,一个破碎的乳白色护身符躺在他的手心里。

        看了一眼手中破碎的护身符,伯爵神色变得十分复杂,似乎回忆着什么。

        “人没事就好……”他轻轻的说了一句。

        夜色渐浓,马丁坐在卧室书桌前,看着手上的吊坠,心里有些感慨。

        原来,是这护身符在千钧一发之际救了他一命。

        【受祝福的银盾徽记:经过特殊处理的奥里奇家族护身符,除了抵挡致命攻击之外,还有隐藏气息的作用,抵挡次数0/1。】

        现在这枚徽记的次数已经被消耗,只剩下了隐藏气息的作用。

        制作徽记的材料十分珍贵,并不是每个奥里奇家的人都有。

        只有在【骑士】序列达到一定高度后才能制作,价值自然不菲。

        在原主人的记忆中,不少超凡者到奥里奇家族,就是为了购买这种徽记。

        不过,它的作用也配得上它的昂贵价值,成为超凡者争相购买的宝贝。

        马丁还记得这种徽记其实一式两份,有另一枚普通徽记与之对应。

        一旦主体发挥作用,抵挡了致命伤,另一枚就会破碎。

        一般来说,奥里奇家的超凡者,普通徽记都存放在族长那里。

        这样,一旦谁出了事,就能在第一时间知晓,并作出应对。

        这也算是奥里奇家族给予每一个有资格获取徽记的成员的一种福利。

        可惜,自己这种离家出走的人,即便是徽记碎了,最多也只是会让族长陷入疑惑。

        恐怕一时之间他根本就想不起这徽记的主人究竟是谁吧?

        马丁自嘲地笑了笑,将乳白色的圆形护身符拿在手里,脑海里浮现出了一大串记忆……

        冰冷的房间格外空旷,像是一个篮球场一样。

        书桌放在这房间的角落里,弱小的马丁坐在椅子上。

        桌上的书籍巨大而厚实,看上去要占满大半个桌子。

        书页上的内容看不清楚,字迹好像一个个墨点,但书籍给马丁留下了极为深奥的感觉。

        年幼的马丁伸出瘦弱的手吃力的翻动书籍,瞪大双眼努力地阅读着每一个文字,不敢有半点的懈怠。

        房间里的灯光有些冷,六岁小孩还不懂孤独的具体意义,但是这种情绪已经牢牢的包围了他。

        ……

        这是马丁从身体原主人身上继承的最早的记忆片段。

        具体年月已经记不清了,只知道那时候的他还格外幼小。

        记忆片段也有些模糊,除了一些重要事物之外,其他东西像是一团浆糊,根本就理不清楚。

        但透过这些记忆片段,马丁能感受到记忆里最重要的东西——情绪。

        这也是印象最为深刻的东西。

        记忆之中呈现的环境已经有些不真实了。

        比如,桌上巨大的书、格外空旷的房间……

        以马丁的视角来看,比例可谓是十分夸张。

        毫无疑问,这些东西的印象都被小马丁的情绪所扭曲,才变成了眼下这番模样。

        吱嘎——

        同样巨大的房门突然被推开。

        一个浑身散发着橘黄色暖光的少女走了进来。

        少女十六七岁,穿着淡粉色的长裙,手上提着一个盒子。

        当然,不是少女本身会发光,而是在小马丁的印象中,少女总是给他温暖的感觉。

        “马丁,今天是你的生日,来吃蛋糕了……”

        盒子被打开,一股甜腻的气息散发出来。

        红色的樱桃点缀在白色的奶油上,让马丁忍不住流口水。

        名为开心的情绪充满了小马丁的身体,让他暂时忘记了那些晦涩难懂,令他咬牙切齿,而又渴望探究的文字。

        “谢谢姑姑!”他捧着蛋糕,由衷的感谢道。

        少女溺爱的揉了揉马丁的头,面带笑容地看着他开心的吃蛋糕……

        五岁还是六岁的生日,马丁记不清了。

        身体原主人的父母没在他记忆中出现过,因为在他更为年幼时就已经辞世了,根本没有相关的记忆保存下来。

        接下来的片段有些零碎,只剩下一个简单的场景。

        有的甚至只留下几句模糊的对白。

        漆黑的夜晚,房间里的灯光微弱。

        少女气冲冲地站在桌边,身形格外高大,马丁坐在椅子上低着头。

        “马丁,你怎么又在看这些东西,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不准再看了!”

        她有些生气的质问道。

        被检测出没有血脉之力,小马丁十分不甘心!

        于是,他开始独自研究神秘学知识,开启了成为野生仪式学家的禁忌之路。

        面对质问,渴望掌控超凡力量的他流下了痛苦的泪水。

        少女收起了那种严肃的表情,蹲在小马丁面前,安慰着哭泣的他。

        “马丁,血脉并不是你想的那样重要,平平安安地过一辈子也没什么不好。”

        “答应我,你必须答应我!不要再研究那些东西了,它们只会让你痛苦,毁掉你的生活!”

        ……

        暗云低沉的黄昏,城堡门口,寒风萧瑟。

        马车边上,少女已经长大成人,她穿着正装,再次在他面前蹲下,揉着他的头发。

        “马丁,照顾好自己。我要走了,以后你就得靠自己了!我知道你这小家伙终究不会放弃,你的护身符一定要随时贴身戴着……”

        握着乳白色的护身符,看着马车远去,冰冷的黄昏连同身后的城堡,失去了所有色彩。

        ……

        “那个谁,你是叫马丁对吧?这里有你的信。”

        小马丁长高了一些,记忆也变得更加真实。

        默默从佣人手中接过信件,回到房间拆开……

        有关姑姑瑞贝卡的记忆到这之后,就只剩下每年生日前后的信件。

        但自十二岁之后,马丁再也没有收到过信。

        虽然奥里奇是超凡家族,但他这个没有继承超凡血脉的人,在家族里如同隐形人一样。

        没有奚落,没有挑衅。

        有的只是赤裸裸的无视。

        他的存在感越来越低,以至于连佣人都快要忘记他的名字了……

        在这冷冰冰的唯力量至上的家族里,他只从漂亮的姑姑瑞贝卡身上感受到了温暖。

        除了瑞贝卡姑姑和厚重的神秘学书籍,那座城堡就只剩下灰蒙蒙的轮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