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超凡之主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 印痕(求收藏求推荐)

第十四章 印痕(求收藏求推荐)

        呼——

        马丁长长地吐了一口气,站起身来扭了扭有些僵硬的脖子,将记忆中那些伤感的情绪从心里扫开。

        作为一个现代人,他当然知道,这是小马丁将瑞贝卡姑姑视作了母亲一般的存在,在她身上渴求着亲情。

        虽然相对贫民家那些衣不蔽体的孩子来说,他已经能吃饱穿暖,在物质上有着丰厚的保障。

        但困扰着小马丁的,是另一种来源于情感上的不幸,不断啃噬着他那幼小的心灵。

        不难想象,要是没有瑞贝卡在幼年时充满温情的陪伴,马丁怀疑,身体的原主人会变得更加自闭。

        就算是变成一个精神病,他也毫不意外……

        马丁寻着原主人的记忆,在书架深处找到一本最厚的历史学书籍。

        里面夹着几封已经被拆开的信件。

        信封颜色发黄,虽然保存得很好,但毕竟已经十多年了,岁月在上面留下了深厚的印记。

        看见它们,马丁总算是想起来,身体原主人为什么会从遥远的大陆东部跑到法拉林堡。

        因为他辗转查到,这些信件就是从法拉林堡寄回去的。

        虽然瑞贝卡在信里一直没有对马丁提过她所在的位置,也让他不要试图来找她。

        可对于马丁来说,姑姑瑞贝卡早已经成了他心里某种难以放下的执念。

        在决定离家出走的那一刻,他便已经萌生出一定要寻找到姑姑瑞贝卡,再见一面的想法。

        打开信封,小心翼翼将微微泛黄的信纸展开,马丁一封封地看了起来。

        【亲爱的马丁:祝你生日快乐!】

        【我不知道这封信能不能准时抵达……离开家已经一年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有一个表妹了!她很可爱,希望你们都能平平安安地长大。】

        ……

        【十岁生日快乐,马丁!你又长大了,现在要像一个男子汉一样,变得更加坚强。】

        【瑞贝卡姑姑想要告诉你的是,血脉之力并不意味着全部!我知道,你肯定还在研究历史知识,既然这是你的选择,我也尊重你的意愿,不会再阻止你。】

        【但也请务必慎重行事,千万保护好自己。毕竟,普通人想要掌控非凡之力,终究是不被接受的。】

        【对了,你母亲的遗物中有一些相关的书籍,在你房间的床下的暗格里。她曾经也是相关领域的资深学者,相信会对你的研究和学习提供相当的帮助。”

        【神灵在上。或许,你走上这条路也是上天注定,毕竟你的血液之中流淌着她的血脉。】

        【不过,还是刚才那句话,一定要小心,再小心,切记保护好自己。】

        ……

        【马丁,又过去一年了,十二岁的你现在已经超过五英尺了吧?真想看看你现在的样子。】

        【除了学习知识之外,你也要多到外面走走,不要整天闷在房间里。足够的见识和平和的心态有助于你的研究。】

        【你表妹已经会说话了,她长得很可爱。说起来也奇怪,她反而更像我哥哥,也就是你的父亲,真希望你能见见她,相信你也会喜欢她的。】

        【——永远爱你的姑姑,瑞贝卡。】

        马丁将信件逐一阅读之后,又小心翼翼地叠好收起来。

        信纸显然被身体原主人时不时的翻看,已经十分脆弱,稍不注意就有撕破的可能。

        看完信件里面熟悉而又陌生的内容,马丁也差不多将原主的童年记忆全都阅览了一遍,一些模糊的印象也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那些隐藏在记忆片段中的情绪,让马丁感觉有些难受。

        不得不说,身体原主人的童年,确实有些悲惨,让人怜悯。

        没有任何朋友的原主人,只能默默的与神秘学知识相伴。

        而且,因为世俗的不容,踏上一声仪式学家之路的他,还必须小心翼翼保守这个秘密,生活也因此变得极度压抑。

        打开窗户,马丁深深地吸了一口外面有些清冷的空气。

        纯净的海风带着凉意,还夹杂着一丝深海的味道,总算是将郁闷的心情冲淡了许多。

        马丁打开了个人面板。

        随着心情逐渐的放松下来,他才注意到,自己的个人面板中有了变化。

        【天赋已觉醒】

        【学识印痕:当其他超凡者使用能力,发现并理解后可记录为印痕,通过印痕可使用该能力,但在会承受同样的束缚。印痕上限:0/1】

        【当前已发现能力:凝视之刺,是否录入印痕?】

        【凝视之刺:直视目标,当其在你视野内眨眼三次之后,可对目标发动一次闪烁突袭,瞬移到目标背后发动攻击。】

        【束缚:处于敌人的注视中时,动作速度将变得十分迟缓,脱离凝视可以恢复正常】

        刚才在与死掉的那个邪教徒对峙时,马丁就隐约听到了脑海中的系统提示声。

        不过,当时情况十分危急,马丁的注意力全在敌人身上,根本就没有心思关心这个。

        马丁看到【凝视之刺】这个能力与束缚时,也终于明白刚刚的邪教徒为什么会站在门口。

        他处于自己的目光注视下,移动速度应该受到了很大的限制,所以一直在等待自己眨眼!

        也不知道那家伙用仪式学家的身份威胁自己,是真的想藏身于此,还是在拖延时间,等他不知不觉中眨眼超过三次……

        马丁也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眨的眼睛,不过眼下这个问题已经没有意义了。

        鉴于此,马丁暗暗告诫自己,以后面对超凡者,真是要多加防备。

        虽然不知道他的具体序列,但应该具备其他能够隐身的能力。

        配合这个能力,正好可以规避掉束缚的负面效果。

        这个偷袭的能力无疑相当不错!

        主要是眨眼这个动作完全是人的下意识行为。

        就跟呼吸一样。

        很难想到,这种很容易就让人忽略掉的东西竟然是超凡技能的触发条件!

        当然,它的束缚也同样致命。

        动作变慢,而且程度还不低。

        不过,对于马丁而言,他更想要的是那个隐身能力。

        “系统,这个邪教徒的隐身能力为什么没有记录下来?”

        马丁忍不住问道。

        “请仔细阅读【学识印痕】的说明!”

        系统的提示音立即在脑海中响起。

        马丁又仔细看了一遍。

        重点是“发现”和“理解”吗?

        在与邪教徒对峙的那几个呼吸中,马丁其实就已经怀疑,对方是在等待某种时机来发动能力了。

        所以,邪教徒瞬移至他背后时,他就隐隐明白,这是某种特殊的超凡能力。

        至于隐身,马丁并不知道他究竟是何时,以什么样的方式进入的隐身状态。

        “所以,一定要发现能力的发动过程,才能记录吗?”

        马丁又询问道。

        系统回答:“以能力说明为准,其余条件请宿主自行探索。”

        马丁忍不住皱了皱眉头,然后继续问道:“如果录入了印痕,束缚马上就会生效吗?”

        系统回答说:“印痕需要激活,激活后才能使用能力以及被束缚。”

        马丁暗暗点头:“那印痕记录的能力和原版的有没有区别?”

        “请宿主自行探索。”

        马丁撇了撇嘴,随即又问:“嗯,邪教徒应该是序列8……能跨级记录更高序列的能力吗?”

        “请宿主自行探索。”

        “什么都要我自己探索,那要你这个系统有什么用?!”

        马丁连续得到两次自行探索的答案,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请宿主自行探索。”

        第三次了!

        听到脑海里重复的机械声音,马丁彻底没了脾气。

        靠山山倒,靠人人跑。

        这话说的果然没错。

        系统也不是万能的,终究还是得靠自己摸索才行啊!

        马丁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在界面中选择了【录入印痕】。

        一道微光闪烁,大脑顿时一空,所有念头如同定格般,瞬间都停顿了下来。

        淡蓝色的光晕流转,一个足有足球大小的灰黑色眼睛凭空浮现在眼前。

        那眼睛中的眼仁和瞳孔全是灰色的雾气,翻涌的雾气中还能看到有一些东西在滚动。

        【请选择印痕承载部位。】

        马丁心里升起一股明悟。

        这东西是要印在自己身上的!

        那就要尽可能隐秘一点了……

        不能被轻易发现。

        最后,马丁选择了胳膊内侧,靠近腋下的部位。

        指令下达之后,眼睛图案化作一团飞烟,没入马丁的胳膊。

        只觉得如同一道电流通过,等麻木的感觉消失之后,在那片肌肤之上赫然已经凝聚成了一个闭着的眼睛图案,大小和正常人的眼睛差不多,看起来相当真实。

        【凝视之刺,印痕已录入,每日激活次数:1/1】

        马丁摸了摸那个图案,并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好像不是刻在肌肤上,只是一个幻象而已。

        这一刻,他的脑海之中突然莫名闪过一丝念头。

        这印痕能给其他人吗?

        似乎只要印痕刻上去就能够使用,那……刻在普通人身上会怎么样?!

        要不要找个人来实验一下?

        不过,马丁立马就否定了这个想法。

        催动印痕本身的还是超凡力量,除非是那些野生仪式学家,普通人并不具备这种能力。

        估计真那样做的话,会出现一些可怕的事。

        比如,超凡失控……

        同样的道理,越级刻录应该也有相当的风险,最好不要轻易尝试。

        不过,即便如此,这印痕的实用程度已经超乎他的想象了。

        凝视之刺的能力正好用来补足他的进攻手段。

        马丁已经能想象到,被【提问】加持的闪烁突袭,配上合适的武器,估计一下就能秒杀对手。

        马丁又将注意力投向自己的能力【提问】。

        其实,它的作用并不像系统说明那样死板。

        毕竟,这只是一个简陋到不行的系统,连基本的智能化都算不上。

        对自己的能力,马丁就有过很多的猜想。

        在上次直接对德维克使用时,就判断出对方确实没有恶意,回答的真假。

        这次能力的使用就证实了一点。

        提出问题的答案,并不一定要自己知道。

        有关答案正确与否的判断,是通过超凡力量完成,却能够被能力反馈给自己!

        那么,这一点的利用价值就很大了。

        举例来说,某个人知道一项很重要的秘密,马丁可以使用【提问】能力来旁敲侧击探听。

        只要问题够巧妙,就能将情报给套出来,而且对方还发现不了。

        马丁拿出笔记本,将自己的推测仔细的记载下来。

        【提问】这个能力发动时很隐蔽,至少高自己一阶的德维克和邪教徒都没能发现。

        邪教徒没有回答问题,大概三秒钟之后被判定为回答错误。

        另外,还有一个猜测有待证实。

        他的提问对方回答错误,下一次攻击伤害翻倍。

        那么,这种增益效果能叠加吗?

        例如自己不停地对一个人提问十次,对方全都回答错误,伤害是翻十番,还是乘以十?

        或者,无法叠加?

        这个也有待进一步验证。

        要是能够叠加……那乐子可就大了。

        子弹的伤害翻上几倍,那不就是炮弹吗!

        手提式迫击炮了解一下!

        收拾好笔记,银色圆月已经高悬,马丁收拾了屋内,躺在床上缓缓进入梦乡。

        在不远处的街道上,三道身影正在夜色中不快不慢的前行。

        他们虽然体型各异,但都穿着及膝的深灰色风衣,脚上是收束的长筒靴。

        在月光映照下,风衣上的时钟图案变得隐晦不明。

        三人沉默不语,在某栋建筑前齐齐停下了脚步。

        这是一个独立的二层木楼,附带一个不大不小的院子。

        四周十分寂静,远处隐隐约约海浪拍打礁石的声音似乎也平静了下来。

        三人围着小楼站定,同时伸手做了一个动作。

        月光似乎受到了无形的干扰,某种力量快速地涌动了出来,将整个小楼连带院子都笼罩在内。

        被笼罩的小楼内,时间流速变得诡异起来。

        房间内,墙上挂着的钟表和如同卡壳了一样,秒针每次跳动都仿佛是陷入泥潭在垂死挣扎的病人。

        吱嘎!

        房门突然打开了。

        缓慢转动的门轴发出了“扎、扎、扎……”让人牙酸的摩擦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