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超凡之主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灾难

第十九章 灾难

        迷雾在一股无形力量推动之下迅速聚集过来,带起一阵微风。

        马丁后背冰凉,汗毛根根倒立,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空气中除了一股浓重到让人窒息的血腥味之外,还残留着火药燃烧之后的硫磺气息。

        冷汗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浸透了棉布内衣,身体不受控制地痉挛着。

        马丁没管地上抽搐几下就不再动弹的尸体,狠狠的咬了咬牙,转身快步来到了缇雅身边。

        她已经倒在了地上,秀气的眉毛拧成一团,眼睛微闭,气息十分微弱,身体因为痛苦而微微颤抖。

        这时,她脸上反而有了一丝血色。

        不过,马丁看着那异常的嫣红色,眉头皱得更紧。

        他感觉有些不太对劲。

        马丁蹲在她身边,看着她腹部的狰狞伤口,从包里掏出一卷白色的绢布。

        这是他用来当做纱布、随身携带的救急用品之一。

        但是,缇雅腹部的这一道伤口实在太长,想包扎也不知道从何下手,让他一时之间犯了难。

        而且,这种伤口包扎也没用,需要尽快缝合!

        他一不是医生,二没什么超凡疗伤手段,无奈之下,只能用语言鼓励她了。

        有时候,人的意志力往往能够展现出超乎想象的效果。

        “坚持住!千万要坚持住!”

        马丁心中有些焦急。

        这要是人死了,不仅之前的努力全部白费,而且还可能会遭到时序神殿的重点怀疑。

        到时候必然又是一大堆的麻烦等着他。

        若是缇雅在这种情况能够活下去,对于马丁而言,绝对是大大利好的事。

        缇雅的意识显然还比较清晰,听到马丁的话后,头微微动了动,吃力的睁着眼睛看向一侧。

        马丁视线随着缇雅的眼神向右移动,立即就看到了那个掉落在地上的金色怀表。

        缇雅的手抬起来,马丁立即会意,连忙将怀表拾起,递到了她手上。

        呼——

        她死死的抓住怀表,重重的吐出一口浊气,神色骤然轻松了不少。

        马丁怔怔的看着他手上流动着金色光晕的怀表,微微有些心惊。

        因为就在刚才,他接触到怀表时,似乎感觉到有一股抗拒的力量!

        仿佛,这件怀表有自己的神智一样……

        不过,并没有让马丁过多的猜测,系统忠实地发挥了作用,为他准确的判断了这件法器。

        【心爱之物:埃尔·德鲁兹的完美之作,只有时序眷者才能使用它的力量。】

        下面还有四五条小字,应该是描述这金色怀表的能力。

        但刚才为了避免缇雅的怀疑,马丁根本没时间细看,只是注意到了这东西的简介。

        时序眷者?

        看来,这个称呼不仅仅是指时间序列的超凡者,还有其他身份含义。

        就在这时,身后的雾气中突然传出了一阵细微的声响。

        那方位……

        是尸体!

        马丁的心瞬间悬到了嗓子眼儿上,立刻回头。

        难道噬魂鬼还没死?!

        将再次装填好的枪口对准了尸体所在的位置,马丁站起身来,屏住呼吸,一步步朝着尸体走去。

        那声音没有停止,好像是塑料袋摩擦一样,不过很细微。

        若不是在这种寂静的环境之中,即便是如此近的距离,都可能被忽略掉。

        走了几步之后,马丁才发现,尸体已经被一层白色的粘稠雾气包裹住了。

        看上去就像是个白色木乃伊。

        马丁皱着眉,不明白这其中有什么古怪。

        不过,他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停下了脚步,用枪口瞄准的尸体。

        就在这时,一阵密集的脚步声从迷雾中传来,其中还有一些铠甲撞击的声音。

        在身后!

        马丁耸然一惊,赶紧回头看去。

        下一刻,四道身影在迷雾中显露出了身形。

        为首的人一脸平静,看到马丁之后,微微挑了挑眉头。

        “伯爵大人?”马丁惊讶地喊道。

        同时将手中的枪口压低,却也没有立即收起来的意思。

        迷雾之中,充满了危险。

        甚至就连对面的克罗斯伯爵,马丁都有一丝警惕。

        因为很难说,对面站着的就是真正的伯爵大人!

        伯爵身侧的三个人影也露出了模样,他们身穿样式独特的铠甲。

        那铠甲只覆盖了右半侧的身体,包括整只手臂和部分身躯,就连指头都被黄铜色的金属覆盖住了。

        与其说是铠甲,马丁觉得它更像是这个世界的外骨骼装甲!

        三人如同士兵一样,稳稳地护在伯爵身旁。

        伯爵点了点头,跟着扭头看向一边的尸体。

        迷雾似乎挡不住他的视线,看过之后,他向马丁问道:“噬魂鬼,已经死了?你杀的?”

        马丁点点头,同时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提问发动,系统没有反应。

        这是真正的克罗斯伯爵,并不是什么怪物造成的幻象。

        突然,马丁想起还有一个重伤员。

        缇雅!

        先救人才是关键!

        但伯爵在看见地上躺着的缇雅之后,并没有其他动作,而是打了个手势让马丁不要太过担心。

        三名士兵一言不发,凭空掏出了不少钢管一样的工具,加上一些绳索,三两下就组装成了一幅简易的担架。

        他们手上的动作灵巧,动作十分娴熟,像是演练过千百回一般。

        将半昏迷的缇雅放上担架后,其中一名士兵拿出了个白色的圆筒状物体,在缇雅腹部的伤口上轻轻的涂抹了两下。

        紫红色的腥臭血液流了出来,其中带着一丝狂暴气息,想来应该是之前噬魂鬼留下的毒素。

        然后,金属手指上凭空长出来一根细针,士兵开始给缇雅缝合伤口……

        动作仍然相当熟练!

        马丁站在一边看着,心里的念头有些纷乱。

        这三个士兵明显属于工匠神殿,而且具备一些医疗方面的超凡能力。

        他们的手段甚至称得上先进。

        那么,克罗斯伯爵又是什么人……

        难道,他也是工匠神殿的人?

        那自己之前一直在伯爵家工作,连住处都是伯爵提供的,他有没有发现自己是一个仪式学家?

        马丁心里担心着是否已经暴露时,身后的尸体突然发出了不大不小的爆炸声。

        蓬!

        一团格外浓稠的雾气从尸体上蔓延出来。

        那雾气与周围的浓雾不太一样,呈现一种衰败的灰色。

        马丁胸口又是一阵颤动。

        是羽毛笔发出的动静!

        在发现灰雾之后,羽毛笔就止不住地颤动。

        似乎非常渴求这股灰雾?

        马丁不动声色地捂住胸口,按住了躁动不安的羽毛笔。

        他可不希望伯爵发现关于它的任何端倪,到时候就真的解释不清了。

        这个动作却让伯爵有些误会。

        他微微蹙了蹙眉头,连忙关切地问道:“马丁老师,你受伤了吗?”

        马丁赶紧摇摇头:“没有,只是刚刚受到噬魂鬼的影响,胸口稍微有点难受。”

        伯爵似乎没有怀疑,点了点头:“受到噬魂鬼的狂暴气息影响是比较难受,没有受伤就是万幸了。”

        伯爵说着,突然拿出一个巴掌大小的指南针,对马丁说道:“我知道你心里有很多疑问,但还是先离开这里再说吧,跟着我。”

        马丁看到伯爵脸上温和的表情,下意识抛掉脑海之中纷乱的思绪,点头跟上。

        三名士兵也已经快速处理好了缇雅的伤口,其中两人抬着她默默的跟在后面,另一人则是谨慎的断后。

        伯爵手中的指南针似乎能够找到正确的道路,一行人在迷雾中穿行了十多分钟,然后浓雾逐渐变得稀薄,最后成功走出这片白茫茫的区域。

        ……

        迷雾外的街道上,普通人已经被驱离开,街道上十分空旷。

        远处街角,还有几个戍卫队的士兵。

        就在他们身前的迷雾边缘,还有一个老人,背对他们,凝视着迷雾深处。

        那双看似浑浊的眼球之中,时而闪过一道精芒,仿佛能看穿一切。

        马丁站在伯爵身边,心中却并没有因为离开迷雾而彻底的安静下来。

        毕竟眼下他还没来得及报备,无论是野生仪式学家还是超凡者的身份,其实都很敏感。

        马丁虽然搞不清楚状况,但从老人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深不可测的气息。

        他只能保持着沉默,偶尔会忍不住偷瞄一眼。

        老人头发花白,身着长袍,穿戴十分朴素。

        但长袍上面的齿轮状暗纹表明了他的信仰,工匠之神。

        过了一会儿,老人的目光终于落在了马丁身上。

        马丁心中顿时咯噔一下,情不自禁地绷紧心弦。

        然而,老人露出了和蔼的笑容,缓缓问道:“你就是马丁吧?”

        马丁连忙点头,同时心里生出了浓浓的疑惑。

        他竟然认识自己?

        “马丁刚刚进阶序列9,在迷雾里成功灭杀噬魂鬼,救下了时序眷者缇雅。”

        伯爵适时地开口介绍道:“这位是工匠神殿的格兰德主教,是法拉林教区的负责人。”

        马丁知道伯爵这是在维护自己,心中感激的同时,连忙弯腰,对着格兰德主教恭敬的打招呼。

        刚刚离开迷雾时,马丁已经将迷雾内的遭遇对伯爵讲了一遍,不过隐去了一些关键部分,让自己能够更加的游刃有余。

        然后,马丁就听德兰德主教点了点头,继续说道:“你和你姑姑真的很像……”

        马丁顿时就愣住了。

        这是他今天第二次听人这样说了。

        先是身份神秘的缇雅,然后是格兰德主教……

        而且,这位格兰德主教是法拉林堡数一数二的大人物,怎么也认识自己的姑姑瑞贝卡?!

        “我姑姑她……”

        乓!

        马丁话还没问出来,就被巨大的撞击声打断了。

        迷雾深处再次传来动静,大地随之猛烈的晃动,仿佛地震一样。

        马丁下意识就想弯腰抱头蹲下。

        这是大学时地震应急训练过的……

        哗啦!哗啦!

        这晃动持续不停,幅度越来越大。

        街道两侧的房屋,无数的瓦片从房顶掉落,炸裂声此起彼伏。

        窗户上的玻璃这样不堪重负,纷纷破碎。

        甚至有一部分房屋经不住震动,直接垮塌,激起无数烟尘。

        以马丁的经验,这晃动至少达到了七级地震的强度!

        半分钟后,地面的震颤才渐渐平息下来。

        马丁听到城内四处都传来了呼喊和惨叫声,远处还零星地有火光升起。

        灾难!

        突如其来地降临了!

        马丁看着街上垮塌的建筑,经历过地震的他,心情突然变得有些沉重。

        不知道有多少普通人会在这场人为的地震中失去生命,丢掉住所!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法拉林堡的建筑并不高,虽然是砖石结构,但普通人的住所最多也就两到三层楼。

        而人员最为密集的贫民区,房屋大多是低矮的单层木结构建筑,应该不会造成太大伤亡。

        格兰德主教在震动刚出现时,身影一闪就直接消失了。

        马丁只看到雾气短暂地翻滚了下。

        伯爵脸上少见的表现出了其他情绪,皱着眉,看着雾气深处,脸色有些阴沉。

        “马丁,你先回庄园去,顺便帮忙看好克琳和洛奇。”

        伯爵直呼自己的名字,马丁却感觉他的语气中似乎少了一些隔阂,显得更为亲切。

        马丁默默点了点头,转身准备离开。

        他继续待在这里,似乎也帮不上什么忙,还会成为别人的拖累。

        “等等!”

        伯爵突然想起什么,扔来一个小巧的金属片。

        “把这个拿上,一会路上如果遇到神殿的人询问时可以出示。”

        然后就看见伯爵高大的身影直接投身迷雾中,消失不见。

        还带着体温的金属圆片落在马丁手中,拿起来仔细的打量了下。

        黄铜色金属片和易拉罐拉环差不多大,很薄,但十分坚硬。

        四周有很复杂的花纹,中间镂空,刻画出一个钟表外形,时针指向6点位置。

        系统没有提示,这似乎是一件普通物品。

        但马丁偏偏在上面感觉到了一股独特的韵味……

        此地不宜久留,马丁也没有继续停留的想法,小心翼翼的收起钟表圆片,回头看了一眼迷雾,深吸一口气,心情有些复杂。

        辨认了方向之后,他不再犹豫,迈步快速的离开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