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超凡之主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八章 差距

第四十八章 差距

        咻!

        一大团血肉接触到黑洞之后,瞬间被吸了进去,然后消失无踪。

        颤鸣声戛然而止。

        与此同时,已经扩张到石磨大小的黑洞,也瞬间没了,仿佛根本没出现过。

        这个仪式在以往用得不多。

        一方面是因为其中的灵性材料十分稀有,很难凑齐。

        另外一方面,用来对敌的效果也一般,形同鸡肋。

        密语修会发现,当【驱逐禁令】作用对象是人,或者说是物质界的生物时,放逐效果只能持续一段时间。

        这时间的长短根据目标的序列高低有关系。

        从几分钟到几天都有可能。

        在这个放逐过程中,目标只是转移到了另一个位面,仪式本身并不带有其他伤害属性。

        所以,纯粹是一个带有战术性质的能力。

        而且,作为仪式的目标,序列一旦突破到高阶,也就是序列3及以上,基本就拥有了正面抵抗该仪式效果的能力。

        简而言之,就是这个仪式只对低阶、中阶序列有效。

        密语修会也是在最近几十年才发现,该仪式的作用,在某些时候具备独特的效果。

        比如,目标是异位面生物……

        诸如普兰德斯眼前这种被召唤而来的血肉怪物时,【驱逐禁令】能够直接将它放逐,让它回到原本所在的位面。

        相当于解除了召唤。

        虽然召唤以及承载血肉怪物的,是一个不死人教徒。

        但是从棕发男人接受血肉改造、吸纳了邪神的部分力量之后,他就已经不是他自己了。

        对于这个仪式的研究,密语修会还在进行中,普兰德斯也不太清楚驱逐的具体作用原理。

        不过,现在他至少明白了,还能通过分离身体来规避黑洞的吸取。

        或许,那血肉怪物分离躯体,并不是单纯的将血肉分为两块,所以才能规避仪式作用……

        普兰德斯习惯性就想深入思考这个问题。

        然而,不断变化着外形的猩红色怪物,将他从思考拉回了现实。

        现在大敌当前,可不是思考问题的时候!

        怪物能够从这个仪式中挣脱,虽然取了巧,但是也说明了一些问题。

        单就它的力量而言,没有分裂前应该等同于序列4,甚至已经触摸到了高阶序列的门槛。

        尽管已经一分为二,但半个血肉怪物也不是他现在能轻易应付的。

        都是蚍蜉撼树,不过一颗大一颗小而已。

        序列等阶上的压制,如同一条鸿沟。

        刚刚缇雅能够将血肉怪物拦下来,已经超乎他的预料了!

        普兰德斯飞快地回忆着一个个仪式,想要在仪式学知识中寻找求生的机会。

        他思考了片刻,然后叹了一口气。

        身上材料有限,这次接到徒弟的信,也没怎么重视,准备也不怎么充分。

        当然,话又得说回来,即便是准备充分,面对这种情况也不一定有用就是了。

        更关键的是,眼下,似乎也没有给他准备仪式的时间了……

        昂——

        剩下的血肉凝聚、变形,很快就变成个小一号的血肉怪物,发出了沉闷的吼叫声,撼动心神。

        但相比人类的体型来说,还是十分高大,足足两米有余。

        随着筋肉蠕动,时不时还会冒出一团猩红色的血雾。

        它似乎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撕碎眼前这两个可恶虫子了。

        威压外放,嗜血狂躁的气息从它的每一块筋肉中疯狂释放出来。

        这就是序列差距吗!

        普兰德斯眉头紧锁,心里十分不甘。

        三人中,战斗力最为强悍的是缇雅。

        普兰德斯咽了咽嘴里带血的唾沫,目光阴沉的看向一旁,发现这位时序眷者现在状态也十分糟糕。

        她苍白的脸色中隐藏着痛苦,头上还有细密的冷汗,身体也在不受控制的微微颤抖。

        刚刚抵挡怪物时那种特殊的状态,虽然十分强大,但也严重透支了她的力量。

        而且看样子还受了不轻的伤。

        她,还能战斗吗?

        即使能,又能抵抗多久呢?

        心中有了答案的普兰德斯,嘴里的腥味变成了苦涩……

        砰!砰!

        两声枪响。

        克洛伊手里的枪口再一次闪过火光。

        他立即又取出子弹,手脚麻利地继续装填。

        子弹打在蠕动的猩红色肌肉上,只嵌入了不到半公分深,就被挡了下来。

        啪嗒!啪嗒!

        接连两声,微微有些变形的弹头被肌肉强行挤出来,先后掉在地上。

        “克洛伊,别白费力气了,赶紧拿张纸给我。”

        普兰德斯突然喊道。

        此刻的克洛伊脸色也很白,不过不是因为受伤,而是面对怪物时,那发自本能的恐惧和压迫感。

        “老师,你……你有办法吗?”

        克洛伊有些结巴地说了句,右手颤抖地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笔记本,胡乱撕下两页白纸递了过去。

        普兰德斯叹了口气,一把抓过两页白纸:“唉,总得写点什么交代后事吧!”

        克洛伊手一抖,差点连笔记本都拿不住……

        不过看到老师微微勾起的嘴角,他猛然意识到自己又被戏弄了。

        只是克洛伊也注意到了老先生紧锁的眉头以及极为严肃的表情,这表明事态已经严重到了极点,即便是他也没有绝对的把握。

        也不知道自家这位老师在这生死关头,究竟会祭出怎样的杀手锏……

        缇雅此刻根本没有心思理会这对师徒,她秀眉紧蹙,看着怪物再次成型,终于做了最后的决断。

        一本很薄的书被她从怀中取了出来。

        书页封面是纯白色的,如同撒上了荧光剂般,还带着微弱的光芒。

        书页寥寥无几,好像就三四页的样子。

        但缇雅的动作缓慢而又郑重,仿佛那是世间最珍贵的东西。

        也是在翻动书页的过程之中,她眼中的坚定此刻已经转换成了决绝。

        普兰德斯看到她的动作,似乎也明白了什么,暗暗点了点头,仿佛自言自语一般的说道。

        “好吧,不用死在这怪物手上了,遗言也不用留了。”

        普兰德斯说到这里,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看向自己的徒弟。

        “我当你老师也不久,也没教过你太多东西……唉,我怎么就摊上你这么个笨蛋倒霉徒弟呢?”

        面对老师的挖苦,克洛伊连苦笑都笑不出来了,心中只剩下了绝望。

        连向来自信的老师都这么说了,那今天恐怕是半点活命的希望都没有……

        轰!

        怪物的一条触手化为大腿,猛地踩在了地上,砸出一个深坑。

        它身上的血肉停止了蠕动,三个乒乓球大小猩红色的光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从肌肉中冒了出来。

        是三只眼睛!

        兀一睁开,目光就死死盯在了缇雅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