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超凡之主在线阅读 - 第七十五章 【考试】

第七十五章 【考试】

        恋上你看书网,超凡之主

        随着马丁的质疑,他很快就发现,刚刚在房间中,有很多违反常理的地方。

        而其中最明显的,就是……月亮!

        马丁眼角余光扫了眼桌子,桌上除了两碗羊肉汤,没有其他东西。

        月亮,不见了!

        或者说,月亮根本就不在这里。

        它是什么时候消失的?

        门被打开那一刻!

        一切异常也都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马丁收敛心神,在脑海里仔细回忆了一遍刚刚女人的对话和动作。

        他很快就察觉到了问题所在。

        他们现在似乎并不是在真实的世界中!

        这几分钟发生的对话、动作等等,也都是虚幻的。

        从这个一身盛装的女人打开门开始,这一场幻想中的情景剧,就在他们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拉开了序幕……

        而这个始作俑者的女人,则是在有目的地表演着!

        她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每一句话语,都会留下大量暗示信息。

        让毫不知情的他和多里亚尼,不由自主地产生一些不切实际的联想。

        比如一开始,她若无其事地走进屋里,丝毫不怕二人已经对准了自己的手枪,结果马丁的枪就没办法对她产生伤害……

        在她取出手枪之前,也是在用语言形容了枪之后,才不知道从哪掏出了夸张的手枪。

        女人自从出现在门口之后,整个对话过程中,她都表现得不慌不忙,一副大局在握,成竹在胸的模样。

        而这一切,都是她的表演!

        近乎完美的表演!

        在打开门之后,他和多里亚尼应该就陷入了幻想世界中。

        这个女人实际上一直待在门口没有进来,所以他在使用了【提问】这个技能之后,才会在门口感应到她的存在。

        联系自己的能力异常,马丁已经将真相猜了个七七八八。

        【幻想家】!

        原来这个序列的能力是这样的吗?

        马丁在心里暗暗念叨。

        不过,眼下自己究竟该如何从这个幻想出来的世界脱困呢?

        就在马丁琢磨破解之道的时候,真实世界的房间内,一个女人站在门口。

        她身上也穿着长裙,虽然非常华丽,但并没有马丁眼中那么夸张。

        大门半开半掩,她静静地站在门口,眼睛微微闭着。

        一只黄色的大猫从阴影中跃了出来,走入荧光灯的照射范围内,锋利的尖牙和利爪在泛绿的光线映照下显得格外狰狞。

        房间内,羊肉汤还在散发香气,夜风吹过,悄无声息地将热气吹散。

        马丁和多里亚尼目光呆滞,一动不动,维持着看向门口的动作,看上去跟中了定身术一般。

        半大的月亮现在则是在桌角,直视门口。

        它就在那个靠近大门的桌角蹲坐着。

        此时,它身上有股不可言状,难以明述的深沉感。

        那绝不是一只猫应该拥有的气质。

        浅绿色的竖瞳散发着幽光。

        如同豹子一样的大猫在月亮的注视下,动作突然停了下来。

        它感受到了无形的威胁,下意识的匍匐下身躯。

        大猫有些犹豫的盯着月亮一阵,随即扭头看了眼自己的主人,但是没有得到回应……

        在属于马丁的幻想世界之中,他突然无视了那黑洞洞的枪口,直接走到多里亚尼身边,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给了她一个坚定地眼神。

        “不好意思,又是我连累你了。”

        多里亚尼抬起头,满脸歉意地说道。

        马丁淡淡地笑了笑,安慰道:“都是队友,说什么连累不连累的,而且……胜负还没分出来呢!”

        他转过身来,直面那个女人,脸上的笑容变得有些深沉。

        “你这把枪,根本没有对应的子弹。就算有,也没办法正常激发。”

        “其实不止是枪,我想,现在这种状态之下,我们其实是没办法互相造成伤害的吧?”

        女人听到这话,直接放下了手,刚才还握在她手中的枪械也迅速扭曲,逐渐透明,直至消失不见。

        当然,她脸上的笑意并没有减少,一双眸子颇为自信地看着马丁。

        “确实如此,可是就算你看破,又有什么用呢?我的宠物会解决一切的。”

        马丁顿时心情一沉。

        该死的,那只大猫!

        恐怕这才是这个女人真正的杀手锏。

        把自己二人拖入幻想的世界,然后给这只可怕的宠物创造足够的机会。

        女人不慌不忙地拉过椅子,优雅地坐下,目光落在多里亚尼身上,缓缓开口。

        “纳比希家的小姑娘,你难道没有看见吗,我的宠物已经将爪子放在你男朋友的脖子上了!”

        “如果你不说出命运之卡的下落,下一秒,他就会被开膛破肚,就像那些被献祭的普通人一样,你应该见过那些人的死状吧!”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什么命运之卡!”

        多里亚尼闻言,眼中明显闪过一抹绝望,但还是狠狠地咬了咬牙说道。

        随即,她的目光看向马丁的背影再次道歉:“对不起,真是对不起……”

        马丁皱了皱眉。

        如果自己身体真的已经被控制住了,那就麻烦了。

        那只大猫究竟有多么可怕,他可是心知肚明。

        可潜意识中,马丁又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那家伙真要控制住了自己,她还在这里废话干什么!

        而且……他也并不是什么待宰的羔羊,毫无办法!

        似乎有些气急败坏的马丁将桌边的两本书抓了起来,狠狠抛向了门口,在巨大的惯性之下,书页在半空中快速的翻滚着。

        女人根本不以为意,好整以暇地看着马丁似乎有些拙劣的表演。

        这片幻想空间中,她虽然无法伤害到锁定的对象,但是对方也伤害不到她!

        这个年轻男人虽然能察觉到这点,但又有什么用呢?

        所有的努力都将是徒劳的!

        再等一会儿,自己的宠物就能不费吹灰之力的解决掉眼前两人!

        啪嗒!

        正当女人这样想时,两本书掉到了地上。

        哗哗哗——

        翻动的书页没有停止,反而骤然加快,像是有无形的风在吹动一样。

        书页中,无数虚幻的文字钻了出来,黑色的墨迹迅速连成了一条无形的绳索。

        【考试】发动成功!

        毫无疑问,女人对力学知识一无所知,何况马丁还在往书里添加了其他知识。

        至于那本记载第三纪的历史书,马丁不确定对方是否了解。

        但为了保险起见,加上也没错。

        墨迹构成的绳索直接消失在门口,在消失前,能看到它们隐约围出了一个人的轮廓……

        叮!

        一声清脆声响传入耳中。

        马丁眼前一晃,视野骤然转变。

        他发现自己还坐在椅子上,正保持着回头看大门的姿势。

        刚刚那声音,是门铃的声音。

        思绪转动,马丁马上就意识到,那个幻想世界的时间流速格外的快。

        刚刚发生的那一幕幕对话,全都是在这两三秒钟内完成的。

        半掩着的门外,能看到一个穿着长裙的女人,此时,她身上缠绕着密密麻麻的无形绳索。

        绳索缠绕,并不是靠的物理力量,而是超凡之力。

        马丁注意到,女人身上的长裙都没有一点变形。

        她的容貌被面纱挡住,看不太清楚真正的面目,也看不清此刻的表情,但可以想象,绝对是愕然之色。

        而那只曾有过一面之缘的大猫,正在门口,呲牙咧嘴的,长长的爪子从肉垫中伸了出来。

        它似乎准备扑过来,但好像又有些忌惮。

        马丁迅速取出身旁风衣中的手枪。

        不过还没等他瞄准,一股灰色的浓雾从女人四周凭空出现,瞬间包裹住了她的身体。

        感知中的轮廓顷刻间变得十分模糊起来。

        浓雾局限在女人身体四周很小的一块空间内,看上去像是一个大型的蚕茧,也让马丁突然感知不到女人的位置。

        没时间犹豫,马丁凭着印象,迅速扣动了扳机。

        砰!

        火光闪现。

        【提问】的加成还在,带着伤害增加效果的子弹转眼间就射进了浓雾。

        然后就被迷雾吞没,没能穿透这个茧。

        加成效果消失,马丁确定自己已经回到了现实。

        似乎得到了某种命令,大猫发出一声应和般的叫声,也迅速转身钻进雾气中。

        细微的波动传来,迷雾没有扩散,反而在波动之后就猛然收拢,最后化作一个黑点得消失无踪。

        在马丁的感知中,已经完全失去了对方的踪影。

        逃走了?

        马丁有些错愕,但是还保持着警惕,手指紧紧的扣住扳机,随时准备开火。

        几秒钟后,穿着素色长裙的缇雅,突然出现在门外。

        她手里握着金色怀表,盯着刚刚女人消失的位置,怔怔地看了几秒。

        “刚刚那个假冒德丽茜的幻想家来过?”

        缇雅扭头看向马丁,神色严肃地问道。

        马丁赶紧点点头。

        看到缇雅之后,他也松了一口气。

        心里则是在暗暗猜测,或许那女人刚刚也察觉到了缇雅的到来,所以才会直接逃走。

        “她对你们动手了?”缇雅跟着又问道。

        马丁看了一眼身旁的多里亚尼,后者一脸紧张,眼神有些复杂。

        “是的,她对我们使用了很奇特的能力,被我们看破之后,就逃走了,应该是感觉到你来了吧!”

        马丁故意没有提到纳比希这个名字,也没有过多的诉说刚才发生的一切。

        多里亚尼沉默不语,但看向马丁的目光中带上了一丝感激。

        没过多久,一个离得最近的戍卫队员也赶到门外。

        还没等他询问枪声是怎么回事,就被缇雅三言两语给打发走了。

        微凉的夜风吹来,三人坐在桌边。

        羊肉汤还热气腾腾的,屋子里微微有些沉闷的空气完全被香浓的味道占据。

        马丁给缇雅也盛了一碗。

        但三人显然都没什么胃口。

        马丁不等缇雅开口询问,主动将刚刚发生的事简单讲述了一遍,但是隐去了很多关键信息。

        比如女人是为了多里亚尼而来,他解释成女人很好奇他们俩的身份,在幻想世界中反复追问。

        涉及到自己能力的部分,马丁也说得非常模糊。

        不过缇雅没有追问,反而是马丁想要了解更多有关幻想家的信息。

        “她逃走时出现了一团浓雾,和侵蚀之雾非常相似,这是怎么回事?”

        马丁跟着问道。

        “不是相似,那就是侵蚀之雾,来源于梦界。”

        缇雅摇了摇头,直接肯定了马丁的猜测。

        马丁已经知道,侵蚀之雾来源于梦界,没有打断缇雅,继续等待她的下文。

        缇雅稍稍停顿,跟着继续说道:“幻想家是梦界的序列之一,能在某种程度上操控侵蚀之雾。”

        “大部分侵蚀之雾的出现,都是因为他们,事实上,噩梦的出现,也和梦界有关系。”

        马丁听缇雅耐心的解释着,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序列还有起源这种属性……

        他的【知识】来源于灵界,【幻想家】来源于梦界,还有【心灵】可能也属于梦界。

        具有相同来源的序列,会不会有什么共同点?

        等等!

        马丁的心中突然蹦出个有些疯狂的想法。

        如果【幻想家】来自梦界,可以操控侵蚀之雾,那自己与灵界之间……

        马丁思绪迅速发散出去。

        但缇雅也没有说太多,只是提醒他们保持警惕之后就起身离开了。

        不过,临走之前,她倒是很礼貌地尝试了一下马丁的手艺。

        虽然没有得到夸赞,但是从那一碗被吃掉二分之一的羊肉泡馍可以看出,她其实很喜欢这种味道。

        可惜身份摆在那里,让她必须保持着矜持,哪怕再喜欢,也只能浅尝辄止。

        马丁一边吃着羊肉泡馍,一边默默思考着。

        他突然又想起了梦中听到的那个声音。

        那声音的主人就在那个奇怪的世界被浓雾笼罩着!

        难道……那就是梦界?!

        “不要接近梦境,保持清醒,只有你才能阻止他们!”

        这个没头没尾的警告中也蕴含着很多信息。

        如果警告中的“梦境”是马丁理解中的梦界的话,说明那个声音的主人来源于第三纪或者更早的年代。

        梦界,是可以进入的。

        刚刚女人在那种情况之下成功的逃脱,应该就是通过梦界,否则根本没法解释她为什么能够挣脱那条无形的枷锁。

        另外,那个声音的主人认识自己?

        这说不通!

        这幅身体的原主人说白了就是个没什么存在感的透明人,以他的天赋和能力,根本不可能被这样的存在关注。

        而自己,也刚过来不到两个月……

        或者说,对方其实是认识自己的序列?

        那“阻止他们”又是指的什么?

        ……

        大半碗汤被一口气喝完,月亮十分满意地舔着舌头。

        刚刚缇雅吃剩下的那碗羊肉泡馍,全都落进了这家伙的肚子。

        虽然里面有辣椒,但小家伙也吃得津津有味,就连汤都喝得一滴不剩。

        马丁揉了揉月亮毛茸茸的脑袋,干脆又给它盛了小半碗。

        并非舍不得,而是害怕这小家伙没有节制,吃撑了。

        刚刚多亏了它,马丁才能及时意识到那是幻想,否则后果恐怕不堪设想。

        多里亚尼也将属于自己那份羊肉泡馍吃了个干干净净,放下了碗,用餐巾轻轻擦了擦嘴角。

        动作十分优雅,一看就受过良好的礼仪培训。

        “那么,多里亚尼.纳比希?”

        马丁等着她的回应。

        虽然没有暴露对方的身份,但马丁要确认这个名字后面没有潜藏着危险。

        毕竟,他对这个名字的意义一无所知。

        多里亚尼也明白了自己作为队友的意思,沉默了一阵之后,才开口述说起来。

        “我刚懂事的时候,就跟着父母搬到了法拉林堡来。父亲是一个有些神神叨叨的人,他没有正式的工作,但家里从来没有缺过钱用。”

        “长大之后,我发现他总是对着镜子喃喃自语,还喜欢玩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骰子、塔罗牌……当然,作为占卜师来说,接触这些东西很正常。”

        “他很爱母亲,也很爱我,虽然很少抱我,也从来不抱母亲。他嘴里也总是念叨着,宿命、命中注定什么的……”

        “在我十四岁的时候,他非常郑重地告诉我,纳比希是我们家族的姓氏,还问我愿不愿意成为一个占卜师。”

        “他跟我说了很多,我问他,是不是成了占卜师就不能再和母亲拥抱。他点头,我就没答应……”

        “没过多久,家里突然发生火灾,他冲了进来,但是不敢碰我和母亲,用一根绳子把我送到了楼下。”

        “等他再想去救母亲时,房屋已经被烧塌了……”

        “所以我对纳比希这个姓氏的了解,也仅限于我的父亲,命运之卡是什么,我真的不知道。”

        多里亚尼眼眶发红,声音带着哽咽。

        马丁则是有些歉意地看着对方。

        因为刚刚他在问问题的时候悄悄发动了能力,而且从反馈来看,多里亚尼并没有撒谎。

        自己这就是在无情的揭人伤疤。

        多里亚尼一直都很内向,很大概率就是因为父母的事受到了影响。

        但两世为人的马丁也不懂怎么安慰人,虽然身体原主人的童年记忆更加冰冷……

        等多里亚尼情绪稳定下来,马丁才认真地对她说道:“你放心,这个秘密我不会告诉其他人,但是同样,我还是名仪式学家的事,你也得帮我暂时保密!”

        多里亚尼重重地点了点头,非常郑重地答应下来。

        马丁笑了笑:“那么,我先送你回去。”

        ——————

        十分感谢红茶丶不错、Ken_ibku555、小小小黑屋、书友20190909152450372、贪梦仙、书友20190301124449773、书友20200616021601247、誷丶、拾的柒、牧羊人№等书友的打赏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