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超凡之主在线阅读 - 第七十六章 【双人舞】

第七十六章 【双人舞】

        夜色笼罩,夜风带着一丝冷意,四周非常安静。

        两人都没有说话,整个氛围就显得更加寂静了。

        好在多里亚尼的家与马丁住处相隔不远,只有两三分钟的路程。

        否则这种氛围若是持续太久,会更加让人难受。攫欝攫

        不过总的来说,眼下还算安全,不至于让人神经绷紧,提心吊胆。

        那个幻想家序列的女人已经通过梦界逃走。

        缇雅告诉过他们,短时间内,那个女人应该不敢再来法拉林堡。

        而且,神殿似乎能够快速锁定女人的方位。

        不然,马丁也不会放心让多里亚尼继续一个人住。

        毕竟,那个可怕的女人真正的目标就是多里亚尼。

        将多里亚尼送回去后,二人才发现,她家里已经被搜寻过一遍,很多东西都被毁坏了。

        特别是桌上的那副塔罗牌,全都被切成了指甲大小的碎片。

        两人心里都是一凉,飞快地交换了一下眼神,都从对方目光之中看到了一丝后怕。

        如果下午多里亚尼直接回来,现在估计已经遭了那个女幻想家的毒手。

        “月亮,命运在上,这个名字真的没起错,谢谢你了!”

        多里亚尼回过神来之后,一把将小猫抱在怀里,用下巴揉了揉它的头。

        喵……

        显然是不太喜欢多里亚尼这种热情,小猫扭动着身躯,发出不爽的叫声。

        马丁想起来,下午回来的时候,是月亮停在肉店门口不肯离开,才让他有了做一顿饭的想法。

        多里亚尼也特别跟他解释过,“月亮”这个名字实际上是小猫自己选出来的。

        而且“月亮”在塔罗牌中也有预知危险的释义。

        不过,这种东西马丁是不怎么相信的。

        他认为只不过是巧合而已。

        帮忙收拾了一番后,马丁跟多里亚尼打了声招呼之后就离开了。

        回到家后,马丁没有着急上床睡觉,而是坐在书桌旁,像往常那样给自己泡上一大杯蜂蜜果茶,开始默默反思今晚的战斗。

        其实今晚的战斗十分危险。

        如果自己再晚一点发现端倪,并作出行动,可能他们二人就死在大猫爪下了。

        那个女幻想家的战斗方式也很粗暴,把人拉入幻想世界,然后让凶残暴虐的宠物代为动手。

        不知道她是序列几,幻想家肯定不止这一种能力。

        只可惜对方逃得太快,还没来得及查看具体的效果。

        在幻想家上打了个冒泡形状的记号,马丁怀疑他们应该想要利用侵蚀之雾达成某种目的,或许那个警告声就是在提醒这一点。

        不过,这只是马丁的猜测而已。

        已知信息实在是太少了,根本就无从分辨。

        马丁的视线回到个人界面,自己的第二个能力上。

        第一次使用就是实战,好在这能力没有让他失望。巘戅追文小说网zHuiwEN.ORg戅

        即使是身处幻想中,也能顺利生效。

        严格来说,自己扔出去的书存在于幻想中。

        真实世界中,书还老老实实躺在风衣下面。

        但即使是幻想,这两本书也被判定成了知识载体。

        另外也很关键,能够准确锁定对方真实位置。

        ……

        金狮酒馆,二楼。

        一位穿着米白色常服的老人正坐在桌前,手里拿着一枚熠熠生辉的金币。

        德维克站在一边,难得的嘴里没有叼着那杆造型有些夸张的烟斗。

        “是你看着他进行的仪式?”

        老人缓缓的问道,目光始终落在手上的那枚金币之上,仿佛一位收藏家在端详一件精美的艺术品。

        “亲眼所见!”德维克立即答道,表情严肃。

        金币放射出圆锥形的光芒,暖色的阳光盖过了荧光灯的光芒。

        光明之眼并不是什么高阶仪式,但在老人眼里,印有查理二世的金币却格外闪亮。

        他丝毫不惧,直接让阳光照在自己脸上。

        “我刚刚已经去过金兰花街了。”

        老人突然抬起头来,表情也有些严肃的说道。

        德维克愣了下,小心翼翼的提醒道:“呃……他已经加入了时匠小队,今天应该在轮值,下班比较晚。另外他为人谨慎,最好先让我联系一下他……”

        老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又快速吐了出来,仿佛有什么沉重的东西压在胸口。

        房间里的光线也随着他的呼吸变得明灭不定。

        与此同时,老人瞳孔中绽放出白色的光芒。厺厽 追文小说网 zhuiwen.org 厺厽

        “德维克,我有一种预感,时隔两个纪元,光明或许能够再次照亮世人!”

        ……

        第二天上午,得知马丁与多里亚尼昨晚遭到袭击之后,队友们纷纷表示了关心和慰问。

        当然,重点还是了解幻想家的能力。

        “马丁,你或许该去神殿做个祷告洗洗霉运了,时间之主和工匠之神都不排斥泛信徒。”

        阿尔德忍不住打趣道。

        泛信徒指的是那些信仰并不固定的信众。

        他们并不单纯的固定信仰某个神祇,宗教对他们来说只是让心灵有个依靠和寄托。

        “临时抱佛脚”形容的就是他们,但是在这里并不是贬义。

        超凡世界对普通人来说,既遥远,又贴近。

        远到凡人一辈子都无法踏入那个世界,又近到随时可能影响到他们的生命。

        所以,在这个超凡世界,总得信点什么,并不完全是寻求庇护,更多的则是寻找心灵的慰藉……

        当然,这话从阿尔德口里说出来,那就是纯粹的调侃了。

        阿尔德跷脚后仰坐在椅子上,脸上的笑容着实有些欠揍。

        马丁知道这家伙的性格,压根儿没兴趣理他。

        若是你有了反应,反倒会进一步刺激这个家伙,指不定又会有更加让人无奈的说辞从他嘴里蹦出来。

        趁着这工夫,马丁干脆继续在书中寻找有关于第三纪的蛛丝马迹。

        麦克队长显然也不希望阿尔德继续在这里耍嘴皮子,冲着这家伙挥了挥手,口里吩咐道:

        攫欝攫。“阿尔德,去给多里亚尼联系一个剑术老师,超凡力量给了我们更强壮的身体,我们应该要懂得如何使用它。”

        说完,麦克队长又转向了马丁。

        “马丁,你也要保持谨慎,超凡能力虽然强大,但不能过分依赖。”

        “不过阿尔德说你剑术不错,剑术训练参加与否,由你自己做决定,并不强求。”

        马丁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不过他是在没兴趣浪费时间去练剑。

        对他而言,初级剑术已经足够发挥了。

        相比之下,火器更受马丁的青睐。

        而且他觉得,多里亚尼需要锻炼的除了身体之外,还有精神意志……

        后者甚至更为重要。

        过了一会儿,卡珊女士推开门走了进来,在桌上放下两份档案,又扭头笑着对马丁说道:“马丁,莫拉先生已经回来了。”

        马丁放下了书,想起了养伤时,多里亚尼告诉他那个特殊奖励,心里有些好奇。

        “是什么类型的奖励?”他忍不住问道。

        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马丁已经摸清了卡珊女士的性格。

        尽管这种问法多少有些冒昧,但她肯定不会介意。

        卡珊女士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有些神秘的说道:“容我先卖个关子,带上你的徽记,去领取奖励吧!”

        听她这样说,马丁立刻就猜到了。

        “是要给我升级徽记?”

        他忍不住问道。

        “马丁,就不能保留一点神秘感吗?”卡珊女士挑了挑眉头,无奈地摊了摊手抱怨着。

        “只有傻子才猜不出来!”阿尔德并没有立即离开,忍不住撇了撇嘴,在一旁插嘴说道。

        就只是升级徽记吗?

        马丁心里暗暗有些小失望。

        或许是看出来了马丁的想法,卡珊女士忍不住提醒道:

        “马丁,徽记等级可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你能在一个月之内就升到三点,就算放眼整个伽弗都找不到几个。”

        卡珊女士说到这里又指了指阿尔德。

        “你猜猜,加入时匠小队两年的阿尔德先生,眼下的徽记是什么等级的。”

        “三点?”马丁有些好奇的猜测道。

        巘戅久读小说戅。卡珊女士微笑着摇了摇头,同时伸手比划了一下:“和你现在一样,零点!”

        阿尔德脸色窘迫,强作镇定的争辩:“我早就拿到三点徽记了好吗!可惜因为惩罚,被降成了零点。实际上不过就喝了一点酒而已!”

        阿尔德仿佛被打开了话匣子,越说越觉得委屈,抱怨声不断。

        什么“果酒不算酒”、“中午休息时间喝两口也不算违规”……

        房间里顿时充满了快活的气息。

        卡珊小姐显然已经习惯了阿尔德这种自怨自艾的碎碎念,压根没打算理他,对马丁补充说道:

        “升级到三点之后,你的薪酬也会提高一些,虽然聊胜于无,但更重要的是能直接选一件超凡物品借用……或者借这个机会向神殿申请8的配方!”

        马丁微微瞪大了眼睛:“能直接拿到超凡物品?”

        听起来似乎很不错。

        虽然是“借用”,但好像还能自己选。

        至于配方,直接被马丁忽略了。

        他手里的超凡物品都不太好见光,除了用途不明的羽毛笔之外,还有的就是仪式产物。

        “嗯……仓库里存放的超凡物品不少,但是你目前能够申请使用的应该不会太高级,眼下仓库里应该有二十多件低级的超凡物。”

        二十多件?

        时匠的收藏不少啊!

        马丁思考了一会,然后向队友们寻求帮助。

        “队长、弗莱先生,在这方面有什么建议吗?”马丁诚恳的问道。

        “马丁,你这是看不起我吗?我还以为我们之间格外默契呢……”

        听到略过了自己,阿尔德又大呼小叫,表达着不满,不过被几人继续充当了背景墙,完全忽视。

        厺厽 久读小说 9duxs.com 厺厽。“这取决于你自身的情况。”

        弗莱审视了一眼马丁,接着说道,“你的精神状态很稳定,我感觉你已经可以考虑序列8的进阶事宜了。”

        我已经是序列8了!

        马丁不禁有些得意,却也没有表现出来。

        “不用太过着急,马丁的进阶时间不长,可以多稳固一阵。再说神殿也不一定有序列的进阶配方,至少时序神殿没有。”

        “可以先用超凡物品提升一下个人实力,在选择时,多考虑一下你的束缚。”

        麦克队长给出了更加稳妥的建议。

        马丁立刻点头赞成他的这种说法。

        “最理想的超凡物品不一定是最厉害的,一要和自身能力契合,如果又可以消除束缚的负面影响那就再好不过了。”

        “不过超凡物品往往也带有限制,就像我们自身的束缚一样。”

        队友们也在一旁你一言我一语的补充着,尽可能给予马丁最全面的建议。

        半个小时后,马丁来到了二楼,敲响了莫拉老先生所在的房门。

        “进来。”

        门内响起沙哑的声音,马丁缓缓的推开了房门。

        头发花白的老人戴着眼镜,手里拿着一块灰色的金属块,正在低头研究着。

        等马丁走到近前,老人才放下手里的东西,抬起头来,扶了扶眼镜,开始审视起他来。

        “您好,我是来领取奖励的。”

        马丁主动说明了来意,坦然的迎上了老人的目光。攫欝攫

        老人点了点头,称赞道:“小伙子,表现不错,加入时匠还不到一个月,就能换一个徽章了。”

        马丁点头,默默算了下时间,加上养伤的日子,也就三周出头。

        “把你的徽记给我。”老人伸手说道。

        马丁连忙拿出了自己的徽记。

        老人将不到巴掌大的徽记接过去。

        手指在镂空的徽记上一抹,时针顿时扭转了90度,与分针形成直角,指向了三点。

        他将徽记扔了回来,马丁下意识接住,整个过程用时不超过三秒钟。

        这么简单?!

        当马丁还在发愣时,老人已经推开了他座位后面墙上一道不起眼的暗门。

        老人打了个手势,示意马丁跟上。

        马丁默默的跟在老人身后,借着石壁上萤石灯柔和的光芒走过一个长长的通道。

        又打开了几道门之后,两人来到了一个储藏室。

        通道并没有在这个储藏室停下,深处还有上锁的房门。

        不过走在前面带路的莫拉停下了脚步。

        房间里四周竖立着架子,上面放置着除了一些奇形怪状的武器装备之外,还有大大小小的箱子。

        形状不一,材料也多种多样。

        有常见的木头,也有深青色的金属,还有粗糙的石头……厺厽 书仓网 shucang.cc 厺厽

        马丁还在架子上看到了那面亮黑色的盾牌,曾经属于被他杀死的科迪。

        老人径直打开了某个箱子,从里面取出了个用麻布包着的条形包裹。

        “这是有人让我转交给你的。”老人说道。

        马丁微微皱了皱眉头,将包裹接了过来。

        伯爵?

        还是缇雅?

        打开包裹,里面是一把十分厚重的长剑。

        剑身大概半米有余,比身上的制式短剑稍长一点,呈现十分朴素的钢铁浅灰色。

        金属光泽之下,隐约还有一些繁复的纹路。

        厚重,沉稳。

        握把上的凹痕十分贴合手掌,仿佛为他量身定制一般。

        从握住长剑那一刻起,马丁就知道,这绝对是一把好剑。

        巘戅书仓网戅

        双人舞,很有诗意的名字。

        如果不知道它的铸造者是一个单身狗的话,光看名字,马丁还以为背后有什么爱情故事。

        带着长剑来到戍卫队总部,马丁找了个训练室试了试这把剑的威力。

        结果让马丁十分满意。

        但老人始终不肯透露是谁让他转交的东西。

        其实马丁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能这样做的,只有可能是伯爵。

        这把剑的来历,或许等这周末就知道了。

        法拉林周报上的信息仍然是密密麻麻的一片,仿佛恨不得将法拉林堡所有的信息一股脑儿的塞进去。

        或许在不久的将来,报社社长会考虑增加版面了。

        不过这也跟季节性有关。

        眼下正式航运的好时节,船队开始陆续出发,招工信息越来越多。

        马车上,马丁将报纸的六个版面全都翻完了,没有找到代号。

        马车也晃晃悠悠地停下了。

        下午三点,马丁被分到了一起任务。

        鉴于最近几次任务中马丁的沉稳表现,他现在已经得到了麦克队长的认可,可以独立执勤了。

        不过这次出来,马丁并不是孤身一人。

        卡珊女士也在车上。

        卡尔瑞街,临近街道中段,马车停在了一栋独立的公寓楼前。

        这里位于贫民区的边缘,公寓楼是房东专门修建,出租给那些需要居所,而又无力供养独栋住处的家庭。

        类似宿舍,但环境更差。

        这栋楼里有一共出租了八个房间,每个房间都住着一户人,所有人要共用一个厕所、一个厨房……

        从阳光下走进阴暗的房屋内,马丁立刻就闻到一股令人反胃的霉味。

        像是阴冷的下水道里散发出来的腐烂味道。

        这味道并不浓,但比血腥味更加恶心,马丁忍不住用袖口捂住了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