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超凡之主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七章 灵主

第七十七章 灵主

        身后,卡珊女士也微微地皱起了眉头,掏出一张白色丝质手绢掩住了鼻子。

        前面引路的戍卫队员名叫巴特,年龄看上去不大,二十五六的模样,但十分老练。

        他进屋就掏出了块白色棉布,棉布四角上系着绳子,缠绕着固定在脑后。

        在马丁眼里,这棉布已经初步具备了口罩的模样。

        “大人,你们需要吗?我多准备了几块,虽然会影响到呼吸顺畅,但总好过忍受这个味道。”

        巴特又掏出两块递过来。

        马丁点点头接过来,棉布很干净,上面有着淡淡的木棉花清香味,在这恶劣的环境中格外沁人心脾。

        “这个是你自己做的?”

        马丁将棉布口罩固定好,瓮声问道。

        “是的,我所在的小队专门负责各种命案,需要经常出入贫民区。相比之下,这里的环境还算不错了。”巴特解释道。

        卡珊女士没有用他的棉布,跟着将脖子上的蓝色丝巾系在脸上充当口罩。

        或许是觉得阻隔这种腐烂味道的效果还不太够,她手中先前那张手绢仍然没有被收起来。

        马丁则是在回忆前世地球上的口罩是怎么做的来着?

        好像是纱布里面夹一层药棉,工艺并不复杂。

        原本口罩就是二十世纪初,因为鼠疫才被发明出来。

        或许可以将口罩推广开来。

        要知道,在医学知识极度落后的当下,各种流行疫病的危险程度可是毫不逊色于邪教徒。

        在巴特的带领下,几人走上楼梯,木质的破旧楼梯在脚下吱吱作响,真担心稍不注意就会在已经有些腐朽的木质台阶上一脚踩空。

        不过还好,一行人一路走上来并没有出现任何的意外。

        上了楼梯之后右转,三人来到一间凌乱而又狭窄的房间内。

        除了两张上下床之外,还有一些纷乱杂物填满了剩下的空间,连额外的餐桌都放不下。

        一个妇人坐在床头,头靠床栏,双眼没有焦距,神色木然。

        另外还有一个男人站在她面前,手里拿着两张纸,在絮絮叨叨地说着什么。

        “这样可不行,要是下个月的房租不提前缴纳,这周就得准备搬走了。咱们的租房协议里写得很清楚……”

        马丁三人停在门口没有进去,因为房间内已经站不下人了。

        就在这时,男人也看了过来,发现是门口巴特身上的紫色制服之后,脸上挤出了笑容,小心翼翼地问道:

        “大人,尸体什么时候能够搬走啊?”

        巴特没理他,而是指了指房间里面的上下床,对身后的马丁和卡珊介绍道:“尸体就在床上,那是多萝西,两位死者的家属,这是房东。”

        巴特说着挥了挥手,将房东叫了出去,给马丁和卡珊腾出了位置。

        死者有两位,分别是多萝西的丈夫和儿子。

        对于一位以浆洗衣物维生的女工来说,这样的遭遇也着实有些凄惨。

        父子二人死在前天夜里,悄无声息,死因不明。

        父亲四十岁出头,在码头当搬运工,勤勤恳恳,勉强混个温饱。

        儿子刚成年,前两天加入了建筑队,修复因地震损坏的码头,身体倒是挺壮实,干活是一把子好手。

        马丁回忆了一遍档案。

        两人身上没有外伤,也不像是中毒,走得十分安详,和大限已到的老人一样。

        但他们并不是白发垂髫的老人,反而非常健康。

        所以,巴特第一时间就将案件上报给了时匠大厅。

        他们来现场,就是要确定这两条人命背后,有没有超凡力量的影响。

        马丁走到床前,掀开尸体身上的麻布,一个中年男人的面庞出现在眼前。

        他的肤色黝黑,常年的风吹日晒,在脸上留下了浓重的痕迹。

        脸上没有什么痛苦的神色,眼睛也闭着,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当然,如果还有呼吸的话。

        戍卫队虽然已经检查过身体,但出于慎重的态度,马丁还得再查看一遍。

        看着中年男人黝黑的面庞,马丁却诡异地感觉到了,他的脸色有些苍白。

        不是颜色上的白,而是一种感觉。

        就好像缺少了什么东西,但具体是什么,暂时他又说不上来。

        戴上手套,马丁碰了碰男人的脸,一丝寒意传来。

        马丁微微皱了皱眉头,已经确定这次的死亡事件不同寻常,背后还真可能有超凡力量的影子。

        当然,现在还没有证据,必须更加深入的进行查看。

        小心翼翼的掰开男人的眼皮,眼睛已经变得十分浑浊了。

        马丁知道,在法医学的层面,这应该就是因为角膜溶解。

        这个年代没有法医的说法,而且这方面的知识和经验积累也相当贫瘠。

        毕竟在这个拥有超凡力量的世界,有很多替代的能力可以帮助破案,也就抑制了法医学的发展。

        作为一个程序员,马丁这方面的知识也十分贫乏,类似角膜溶解这样的专业名词也不过是来源于几本已经忘得差不多的侦探小说。

        他只能粗浅地再检查一遍男人的身体。

        详细过程就不赘述了,除了背部的尸斑之外,马丁在尸体的体表没有找到伤口或者其他异常。

        因为案件送到时匠小队来时,死亡时间已经超过了36小时,所以队长麦克的能力也无法确定死因。

        不过,卡珊女士特意带了一些工具来。

        她取出了一个针状的东西,轻轻刺了下尸体手臂上的皮肤。

        暗红色的血液从针孔中流了出来。

        尸体内部血液并没有凝固,反而变稀了不少,但颜色和正常的血液相比,带着几分暗沉的黑色。

        见此情形,卡珊表情顿时变得严肃起来。

        她用一个小玻璃瓶将血液收集起来,然后又取出了一些绿色的粉末倒进玻璃瓶里。

        盖上玻璃瓶摇晃了一阵之后,瓶中的血液竟然散发出了淡淡的的荧光。

        这是什么东西?

        马丁有些好奇,忍不住凑了过去仔细观察起来。

        不过因为有外人在场,卡珊虽然看出了马丁的好奇之色,但没有多做解释。

        当然,马丁也识趣地没有多问。

        检查完了尸体后,二人交换了一下眼神,没有语言的交流,但是已经认定了一个事实:这件事情很不简单。

        接下来就该询问家属,看看是不是能够得到一些有用的线索了。

        多萝西一直靠在床头,就连马丁检查尸体时,她都没有动过,仿若一尊雕像。

        “你丈夫和儿子死之前的一段时间,有什么异常吗?”

        卡珊柔声问道。

        对方是女性,这种事由卡珊出面沟通,当然更合适一些。

        面容憔悴的妇人这才回过神来,缓缓抬起头来,看着卡珊和巴特,疲惫地摇了摇头。

        整个过程之中,麻木的神色中看不到一点波澜。

        “他们死的那一晚,有什么不同于常的事情发生吗?”

        卡珊继续询问道。

        多萝西再次木然地摇摇头。

        卡珊跟着问了几个问题,妇人都只以摇头点头作为回应,仿佛是不会说话的哑巴。

        不过看到她哀伤到极致的神情,两人也生不起任何非要让她开口的念头。

        “我们已经询问过很多次了,没什么线索。”

        旁边的巴特有些无奈地说道。

        三人心里也忍不住唏嘘。

        对于多萝西来说,她人生的意义已经所剩无几,不管是生命还是其他什么……

        “隔壁的租户呢,前天夜里听到什么动静没有?”

        马丁扭头问道。

        “没有。”巴特摇头,显然已经询问过了。

        不过,房东显然脑子里想的是其他东西,他眼巴巴的看向巴特:

        “那个,大人,尸体要是没问题,是不是就能搬走了?我这房子还得继续出租,耽搁一天……”

        卡珊看了他一眼,淡淡地问道:“房租多少钱?”

        “一个月三十银币,平均下来每天一银币而已,已经很便宜了大人。”房东点头哈腰,讪笑回着。

        确实不贵。

        普通劳动力的周薪大概就是这个数字,对于这样一个家庭而言,是绝对可以接受的范围。

        卡珊掏出一个金币,扔到了门口,在木板上敲击出一阵悦耳的声音。

        “这算是他们的房租,尸体还要过两天才能动,神殿会有专人来处理的,尸体需要烧……火化。”卡珊目光漠然地说道。

        “好的好的,大人,放多久都没问题,都没问题!”

        房东咧嘴笑着,将金币捡了起来,紧紧地拽在了手上。

        多萝西听到这话之后,终于有了反应,抬起头来,喃喃问道:“火化吗……要……要多少钱?”

        卡珊的声音终于恢复了一些感情,语气温柔的说道:“不用你付钱,神殿会处理好的。”

        接下来半个多小时,除了马丁、卡珊和两具尸体之外,其他人都被请出了房间。

        两人对整个房间做了细致的搜查。

        其实主要是卡珊在检查,马丁在一边细心学习。

        卡珊使用的还是那种淡绿色粉末,用一把小刷子粘着粉末在房间各处涂抹。

        最后在窗户的边缘,粉末再次出现了荧光。

        那是一个模糊的抓握痕迹。

        ……

        马丁与卡珊离开房屋,回到了马车上。

        卡珊女士手里拿着那瓶荧光血液,另外还把那剩下的一小包浅绿色粉末递给了马丁,顺便给他解释道:

        “这是用暗棠草和荧光粉制成的。我们叫它显灵粉。”

        “暗棠草有一个特性,接触到超凡力量后会产生独特的反应,和荧光粉混合在一起时,就能让荧光粉发光,我们常常用它分辨一些超凡力量的残留。”

        “而且,暗棠草非常灵敏,即使是细微的超凡力量也能产生反应,记得使用能力时不要拿出来上,这东西是一次性的。”

        马丁点头接过来,指了指老旧的公寓楼,问道:“这个案子,有什么线索吗?”

        卡珊摇头:“目前只能确认的确有超凡力量介入,窗户上的痕迹你也看见了。”

        不过,她又晃了晃手里的另一个纸包。

        里面是两缕头发,来自父子两人的尸体。

        “一会回去让多里亚尼占卜一下,比我们毫无头绪乱想要好得多。”

        马丁当即点了点头。

        为今之计,也只好依靠多里亚尼的能力了。

        不得不说,有了占卜师,破案就不用太过操心。

        房屋在车窗中退后,马车逐渐远离。

        哒哒、哒哒!

        马丁的还在回味着尸体给自己的感觉,思考这感觉的来源时,一阵密集而又清脆的马蹄声从前方传来,由远及近。

        从车窗向外看去,一队高头大马、神气昂扬的骑士正好从旁边经过。

        他们穿着灰黑色的铠甲,列队整齐,十分工整。

        领头的骑士格外显眼,戴着头盔,翎羽直立。

        虽然看不到面容,但光芒内敛的铠甲就让马丁感受到了冷峻的气质。

        城里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队骑士?

        马丁隐约记得好像见过这种铠甲,还有铠甲上的徽章也有些眼熟。

        不过,还没等他去翻找记忆,一旁的卡珊女士就开口说道:“没想到竟然是寒风骑士团,三王子是什么时候到的……”

        听到三王子,寒风骑士团,马丁想起了与之相关的信息。

        那队骑士胸前铠甲上铭刻的,正是寒风骑士团的徽章。

        至于三王子,现在伽弗帝国的国王有两个女儿,三个儿子。

        三王子名叫维塔,是三兄弟之中最出名的一位,威望也是最高。

        他常年驻守伽弗帝国的东南方,席瓦山脉的末端。

        他的领地就在法拉林堡以北。

        严格来说,法拉林堡也在他的领地范围内。

        伽弗与兰斯两个王国虽然接壤,但南北方向横贯整个大陆的席瓦雪山将两个王国分开。

        雪山海拔险峻,常年积雪,鸟兽都难以通行,更不用说人了。

        只有在接近南方海岸的位置,席瓦山脉才逐渐放缓,形成了有名的旅者丘陵地区。

        这里的安努要塞,也是两个王国之间陆上通行的隘口。

        三王子和寒风骑士团就驻扎在这里。

        鉴于兰斯王国近百年来,越来越有向外扩张、发动战争的趋势,旅者丘陵的重要性也就不言而喻。

        “三王子为什么会来法拉林堡?”

        马丁皱着眉头喃喃问道。

        隐隐之间,他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说不上来究竟是为什么,但仿佛一丝阴霾笼罩在了他的心上。

        安努离法拉林还是有一段距离的,大概要一周左右的路程。

        三王子突然出现在了这里,而且还如此高调,难道是有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发生?

        卡珊脸上浮现出一抹冷笑:“还能是为什么,侵蚀之雾呗!毕竟死了好几千人……神殿肯定要给个说法的。”

        原来如此。

        说起来,马丁才发现法拉林堡的独特之处。

        这里没有王国的驻军,内政也由四位伯爵以及两座神殿共同管理。

        更像是一块封地……

        这么大一座港口城市,税收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国王为什么舍得放弃?

        这里面肯定有很多故事。

        骑士渐渐远去,马丁却由席瓦雪山联想到了寒霜城。

        这个名字,会不会和雪山有关系呢……

        第三纪距今虽然上千年,但地形变化应该不大,或许可以沿着席瓦山脉寻找寒霜城的踪迹。

        马车重新回到时匠大厅。

        休息室里,除了多里亚尼和月亮之外,其他人都不在。

        卡珊将死者的头发交给了多里亚尼。

        多里亚尼拿着头发,到卡珊的房间去占卜。

        几分钟后,多里亚尼回到了第五小队的休息室。

        “占卜到什么线索了吗?”卡珊问道。

        多里亚尼点头,然后拿出纸笔,开始描绘。

        没过多久,一副画工有些幼稚的画出现在两人眼前。

        那是一只手臂,一只装备有爪状武器的手。

        虽然最近一阵多利亚尼都在自己的画工上进行磨练,可进步实在有限。

        好在大致的细节都会画了出来,再加上她细致的描述,这已经已经够了。

        “我只看到了这只爪子,它带有紫红色的金属光泽,像是抓着什么东西,手臂上有一个符号。”

        “那个符号是金黄色的,像是跳动的火苗,但又有些扭曲,我画不太好……”

        “已经可以了!”

        卡珊神色严肃地说道:“我没有猜错的话,那应该是莫德斯之火的标识!”

        莫德斯之火……

        又一大邪教组织!

        法拉林堡怎么就这么乱呢?

        俨然成了各种邪教组织活跃的天堂,真是层出不穷。

        当然联想到自己的情况,马丁随即又释然了。

        这大概还是因为这里过于宽松,难免被各种各样的力量渗透。

        以至于像他们这种野生仪式学家也能够在这里找到生存的土壤,在暗中密联。

        马丁对莫德斯之火这个组织的了解,全都来自麦克队长的入职前培训。

        在此之前,这个邪教组织对他而言是完全陌生的。

        莫德斯,是第四纪的神祇,被称为灵主。

        祂的领域是极为神秘的。

        灵主没有在任何一个王国公开传教,却有不少的信徒,虔诚而疯狂。

        莫德斯并不是邪神,但祂却有很多扭曲堕落的信徒,或者说自称为祂的信徒。

        莫德斯之火就是其中最为极端的一个。

        他们声称灵魂才是超凡力量的来源,所以研究灵魂,进行各种各样恐怖的邪恶试验。

        让他们臭名昭著的,就是三百年前的卡勒城之殇……

        卡勒城,坐落在兰斯王国的东南方,位于卡彻盆地。

        那里有整个北大陆最为富庶的土地,是兰斯王国的重要粮食产地。

        但是三百年前,整座城市的居民被屠戮一空,连带周边十多个镇子,都变成了一片死域。

        而这个所谓的“杰作”,正是出自莫德斯之火的手笔。

        马丁想到了死去的父子。

        看到他们的尸体时,那种缺失了某种东西的感觉重又在他心间萦绕。

        难道……他们缺少的就是灵魂?!

        毫无疑问,无论是过去的世界还是现在的世界,以马丁的经历而言,灵魂是存在的。

        尤其是在这个超凡力量的世界,马丁更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灵魂的存在。

        苍白诅咒还在他灵魂上留下了某种印记。

        等等……苍白女神也是灵魂领域,她和莫德斯会不会有什么关系?

        不过,有一点很明确,两者不在同一个纪元。

        “莫德斯之火出现在法拉林,这发现要尽快上报神殿,我先出去一趟。”

        卡珊留下这句话之后便匆匆离开了休息室,剩下马丁与多里亚尼面面相觑。

        现在是下午五点,时间不早也不晚。

        马丁朝着多里亚尼露出一抹有些无奈的笑容,然后自顾自的拿出历史书,深吸一口气,定下心,准备继续翻阅。

        进阶到序列8之后,他的经验值获取方式就改变了。

        不管是历史知识还是其他学科,都需要新的知识来增加经验值。

        虽然经验条还是1000点,但是获取速度明显慢了很多。

        也不知道上课还能不能增加经验值。

        这时,多里亚尼突然犹豫着说道:“其实……刚刚占卜时,我好像……好像还看到了一点东西。”

        马丁猛然抬起头来问道:“是什么?为什么不一起画出来?”

        多里亚尼簇起眉头,有些不确定的说道:“很模糊的一个符号……而且,有可能与这件事无关。占卜就是这样,得到的信息都不一定准确。”

        马丁想起了寒霜城。

        或许可以请多里亚尼尝试着占卜一下这个城市的位置。

        正好多里亚尼今天可以继续占卜。

        他稍微斟酌了一下字句,然后才说道:“我想找一个第三纪城市的遗址,但只知道城市的名字,可以帮忙占卜一下相关的信息吗?”

        “可以,城市的名字叫什么?”

        似乎是因为愧疚的缘故,多里亚尼对于马丁的请求甚至都没有半点的犹豫就直接点头。

        “寒霜城。”马丁轻轻的吐出那个尘封了几个纪元的名字。

        ……

        卡珊女士的小房间内,马丁与多里亚尼在沙发上相对而坐。

        月亮趴在沙发中间,无精打采地看着两人。

        还是用的入梦法。

        相比需要主观解读的塔罗牌,马丁更喜欢这种直截了当的画面。

        命运序列的能量波动从多里亚尼手上传来,马丁感觉到,它似乎和上一次有些许变化。

        不过,还来不及仔细分辨,在多里亚尼的轻声呼唤中,马丁就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