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超凡之主在线阅读 - 第七十九章 灵体利刃

第七十九章 灵体利刃

        第0057章

        在幽灵与骨刀之间,虽然看起来明明是幽灵握着骨刀,但不知道为什么,马丁却有着一种强烈的感觉,其实是骨刀在操控幽灵!

        幽灵的速度极快,虚幻的身影刚一出现,就直扑奥罗而去!

        几乎是转瞬之间,就到了奥罗背后!攫欝攫

        唰!

        修长的骨刃高高的扬起,对准奥罗的脖颈划去,带着刺耳的破空声。

        轰隆……

        壁炉上的砖块碎石掉落,发出不小的响动。

        直到此刻,背对着的奥罗还没看到幽灵!

        虽然他已经察觉到不对,但被壁炉中的声音吸引,愣了一下才向前扑出去。

        但就是这么短暂的迟疑,似乎就已经来不及了。

        不出意外的话,在他扑出去之前,头颅就会被利刃直接割下。

        而就在这时,提前预感到威胁的马丁枪口微抬,直接扣动了扳机。

        砰!

        子弹准确地打在扬起的修长骨刃上,溅起一道炫目的火花。

        巨大的冲击力给骨刃造成了一瞬间的迟滞。

        虽然很短,不过就是这片刻的时间对于奥罗而言也已经足够了!

        身为格斗家的他成功的向前扑了出去,以毫厘之差躲过了锋利的骨刃。

        几乎在同一时刻,队长麦克也举起了手,对准幽灵虚握成拳。

        顷刻之间,时间之力的波动化作沉沉叠叠的涟漪蔓延开来,幽灵的速度骤然变慢了不少。

        直到此刻,马丁这才有时间去打量那幽灵。

        几个虚幻的人脸交替出现,不过每一个都显得格外狰狞,带着仇恨和杀戮的表情,十分扭曲。

        砰砰!

        房间里响起了一阵枪声。

        弗莱、阿尔德对准幽灵纷纷开枪。

        然而,子弹穿过幽灵的身体,弹孔立刻就愈合了,无法造成多大伤害。

        幽灵动作迟缓,开始疯狂的挣扎。

        它仰天长啸,尖利的哀嚎声穿透耳膜,直达思维深处,令人头痛不已。

        马丁想要捂住耳朵,却发现那声音根本无法用手挡住,整个人出现一种眩晕的感觉,仿佛整个空间都陷入了一个巨大的漩涡。

        “退后!赶紧退后!”

        就在马丁头痛欲裂时,突然听到了麦克队长的命令声。

        扭头看去,麦克队长此刻头上冒着冷汗,显然是正在强忍痛苦,维持着超凡之力的输出。

        马丁连忙后退两步,总算是感觉好受了不少。

        看来,那哀嚎的作用范围并不大。

        一旁的弗莱已经从风衣里掏出来一团黑不溜秋的东西。

        用火柴点燃后化作了一个拳头大火团,直接扔向了幽灵。

        这次火团没有再穿过幽灵,而是被它的身体挡了下来。

        那火团直接粘附在幽灵的身上,并且幽蓝色的火苗还有越烧越旺的趋势。

        哀嚎顿时变成了惨叫,那种虚无缥缈而又指指灵魂的感觉,如同从地狱深处传来。

        幽灵似乎极为惧怕这火焰,却又无能为力,只能张牙舞爪的,等待火焰逐渐将它完全燃烧。

        幽灵的脸上浮现出了许多个人的面容。

        至少不止三个。

        他们的面孔交织在一起,露出了极度痛苦地神色。

        火焰越烧越旺,从幽灵的腰部往上蔓延。

        幽蓝色的火苗很久快就将幽灵整个儿点燃了。

        马丁盯着幽灵手中那把骨刀,等到火焰完全将幽灵吞噬之时,看着它落到了地上,才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幸好你还带着奉献之火,不然就麻烦了。咱们上一次碰到灵体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阿尔德也收起了枪,拍了拍头上的灰,心有余悸地对弗莱说道。

        灵体?

        马丁心中一动。

        他突然想到了自己在灵界时,系统中的状态描述,就是“灵体状态”。

        正当马丁想问问“灵体”与幽灵有什么关系时,他突然顿住了,脸色随之一沉。

        马丁骤然发觉,那股阴寒的气息仍然没有消失!

        一阵呢喃声在耳边若有似无的响起,越来越真切。

        马丁目光闪烁,瞳孔的焦距变得十分虚幻。

        不过,这种情况并没有持续太久,几乎是马上就恢复了正常。

        就在刚才,他听到了一个声音,那声音充满了诱惑,在试图说服他去捡起那把骨刀!

        当然,他马上就察觉到了异常,立即就清醒了过来,驱除了心中强烈的冲动。

        马丁看了一眼自己的队友们,此刻大家都恢复了正常。

        就连多里亚尼都从这诱惑的低语声中清醒了过来。

        马丁看向地上的骨刀,那低语声让他感觉到了一丝熟悉的味道。

        这时候,马丁看到了半坐在地上的奥罗,他正直愣愣地盯着那把骨刀,目光有些呆滞。

        心里一突,马丁暗道一声不好。

        然后,他就看到奥罗一个纵身,直扑骨刀而去。

        对方如此迅速的动作,再加上整个过程突如其来,即便是先有那么一点预兆的马丁也来不及阻止。巘戅玩吧小说网Wan&#戅

        他手中的扳机犹豫了一下。

        砰砰!

        不过,身旁已经响起了枪声。

        奥罗将骨刃握在手中,神色和之前的幽灵一样,被愤怒和疯狂填满。

        他身上转眼间就多了两个血窟窿,但是他的动作却丝毫没有被影响到。

        马丁,离他最近,成为了奥罗……或者说骨刀的第一目标。

        作为,奥罗的动作极快。

        通过刚才的一幕已经证明,枪械在短时间内根本没用,马丁快步后退的同时直接扔掉手枪,抽出腰间的双人舞。

        可骨刀在奥罗手中挥舞,已经逼近了马丁。

        锃!

        时间之力的波动缠绕上了奥罗,让他动作随之缓了一缓。厺厽 玩吧小说网 wanbar.net 厺厽

        马丁手中的双人舞挡住了横扫而来的骨刃。

        巨大的力量从手上传来,马丁踉跄了几步,靠着墙壁勉强稳住了身形。

        不过,奥罗穷追不舍,再次跨步,骨刃对准了马丁的脖子。

        马丁挥剑荡开了这一刀,曾经学过的剑术也有了一点感觉,顺势一个直刺。攫欝攫

        双人舞发动!

        一道长剑虚影在奥罗背后出现,以对称的角度刺向了奥罗的后背。

        然而,马丁很快就意识到了一个问题,此刻的奥罗完全陷入了某种疯狂的状态,或者说自身根本就不受控制,全然不在乎自己会不会受伤,已经再次挥舞起了骨刀。

        马丁心中一沉,只能快速的收剑抵挡。

        嘭!

        骨刀与铁剑撞击,在两股巨大的力道之下,迸发出一道火花。

        两人靠得很近,几个队友不好再开枪,也都拿出冷兵器准备来帮忙。

        马丁目光阴沉到了极点。

        他已经注意到,此刻表情狰狞的奥罗只剩下了强悍的身体,连战斗技巧都完全不摒弃了,只有疯狂的进攻,没有任何的防守可言。

        于是,马丁索性也不追求进攻了,只要想办法拖延一些时间,奥罗身上的伤势很快就会让他不攻自破。

        他心脏上可是有一处枪孔,正在往外喷涌着血液。

        果然,大约坚持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奥罗最后一次挥出骨刀之后,整个人如同一座小山一般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明明已经到了生命的尽头,但是他还在奋力的挣扎,双眼布满血丝,面目狰狞可怖。

        “没救了,已经完全丧失了神智,而且流了这么多血……”

        阿尔德对着奥罗喊了几句话,看着奥罗逐渐涣散的瞳孔,给他下了死亡通知书。

        随着生命的彻底耗尽,大个子逐渐停下了动作。

        马丁揉了揉被反震得发疼的小臂和虎口,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格斗家的力量还真是不容小觑,幸好对方没有用出格斗技巧,纯粹依靠原始的本能和蛮力,而马丁自己又精通剑术,不然还真有可能抵挡不住。

        马丁稍微缓了一口气之后,低头打量了手里的长剑。

        双人舞看上去虽然是铁制,但是坚固异常,在刚刚与那把骨刀的对撞中甚至都没有留下什么痕迹。

        房间里多了两具尸体和大量的血液,血腥味弥散在空气之中,让人感觉窒息。

        至于那把骨刀,马丁也在短兵相接中收集到了它的信息。

        巘戅妙书苑戅

        厺厽 妙书苑 miaoshuyuan.com 厺厽

        马丁看到介绍之时,差点没控制住自己的表情。

        苍白女神!

        该死的,这把骨刀竟然和苍白女神有关!

        马丁恨不得把那把刀弄过来好好研究。

        不过现在是不太可能了,而且也没有什么必要。

        除了只有他能看到的简介信息之外,这把静静躺在地上毫无光泽感的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骨刃最后被队长麦克小心翼翼从地上夹了起来,用布包了起来,而且还用绳索捆得结结实实。

        马丁更加想要了解的是,奥罗他们几人究竟有没有找到其他东西,以及那个遗迹的准确位置。

        几人没管地上的尸体,正在搜寻房屋里有没有其他异常。

        外边,一队戍卫队员已经赶到了,等马丁他们检查完之后,就会进来打扫卫生,收拾尸体。

        马丁因为历史学家的身份,主要任务是检查各种书籍和文字。

        半个多小时后,经过一番苦战的五人离开了房屋。

        马车上,除了几样灵性材料之外,还有一大袋金币和几件价值不菲的金银饰物。

        阿尔德十分熟练地将金币平分成了五份。

        马丁意识到这肯定都是约定俗成的套路,没有多问,默不吭声地收下了二十多枚金币。

        “来,一人一份,不要客气,多里亚尼,这是你该得的,算是额外的加班费。”

        多里亚尼显然就没有这种觉悟了,她俏脸微红,有些不太好意思地蹙着眉头问道:“这些财物……不用上交吗?”

        阿尔德扬了扬眉头,微笑着对他说道:“神殿可不会在乎这一点金币。再说了,我们冒着这么大风险来维护治安,有点额外的收入也是应该的。”

        “这些饰物等我换成钱之后再平分。当然,这些灵性材料都得上交。”

        阿尔德十分坦然,全然是一副轻车熟路的样子,显然也不是第一次这样做了。

        这在马丁看来,其实也很正常。

        算是一种潜规则吧!

        此刻,他更关心的是另一件事。

        马丁想了想,有些好奇的指了指车厢角落里那把骨刃,问道:“队长,这把武器会怎么处理?”

        麦克队长随口回答说:“送到神殿,研究出它的束缚之后,会由专门的部门妥善保管起来的。”

        马丁当然不会傻傻地说出骨刃的束缚,而是话锋一转问道:“或许这刀就是他们从遗迹中找到的,可为什么会从壁炉里飞出来呢?”

        一开始,他们都以为那个从正门进来,被队长击杀的人就是菲兹。

        可经过戍卫队员的辨认,闯入者是一个小混混,经常干些小偷小摸的事,是戍卫队员的老熟人了。

        这样看来,可能只是一个巧合。

        攫欝攫。菲兹有可能真的已经死在遗迹中,杀人的其实一直都是那把骨刃……

        麦克队长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下,随即摇了摇头,有些不太确定的回答说:“可能,是奥罗想把它隐瞒下来吧……”

        马丁点了点头,不再多说什么。

        他手里拿着几封信件和两本带有超凡知识的书籍,都是从奥罗家中搜查出来的。

        通过这几封信件,马丁得知了更多的信息。

        一个月前,布尔巴从一个地下聚会得到了有关遗迹的线索。

        布尔巴,也就是那个秘术的序列7,巫师。

        据说遗迹中有着某种珍贵的材料,布尔巴对此极为心动,这才决定冒险前往。

        菲兹、奥罗以及尼克应该是他找来的帮手。

        不过,即便准备的已经相当充分,但是遗迹之行不怎么顺利。

        菲兹失踪,其他三人也遭遇了某种危险,最后不得不中止了探索……

        马车在布尔巴家停下。

        今天队长他们还没来得及搜查另外两位死者的住所,现在虽然是深夜,但也得把该做的工作完成。

        现在基本能够确认,是四人从遗迹中找到的骨刃在作祟,杀掉了另外两人。

        所以,他们要排除掉所有暗藏危机的物品。

        也就是要确认剩下三人的家中,究竟还有没有从遗迹中带出来的其他东西。

        巘戅综艺文学戅。如果有的话,必须得尽快寻找出来,并交给神殿方面处理。

        这是原则性的问题,也是这支队伍的职责所在,绝对不能出现任何的疏漏。

        布尔巴的住所是一栋独立的庄园,虽然赶不上博森伯爵家,但也十分气派。

        顺带一提,布尔巴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人,虽然孑然一身,没有结婚,也没有留下子女,私生活却丰富多彩。

        他包养了几个年轻的情妇,都住在庄园里。

        路上,阿尔德简单为几个同伴介绍了一下关于此人的相关信息。

        马车在庄园门口停下。

        两个戍卫队员正在门口值夜看守。

        庄园里的别墅,还有几个房间亮着灯光。

        “庄园内没什么异常吧?”麦克队长慎重的向两名戍卫队员问道。

        两名戍卫队员显然也知道这位先生的脾气,对此不敢有丝毫的大意,连忙摇了摇头。

        “没有,从下午到现在,一切正常,也没有人进出过。”

        麦克队长凝视二人的眼神片刻,确认无误之后这才微微的点了点头,在他们如释重负的目光之中带着几人向庄园内走去。

        对他们来说,这位大人以及身边的马丁等人对他们造成的心理压力实在不小。

        夜色下的庄园有些幽静,阿尔德手里提着一盏荧光灯,不紧不慢地走在前面。

        大门微微敞开,房间里的灯亮着。

        客厅里没人,楼上隐隐传来了哭泣声。

        加上又是如此静谧的深夜时分,配合着天空之中浓浓的月色,让气氛变得有些瘆人。

        好在比这之前更为恐怖的情况大家都已经遭遇过了,几人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适。

        就这样一路上了二楼,很快就来到书房门口。

        布尔巴正是死在了这房间里。

        哭泣声正是从房间里传出来的。

        推开房门,里面的沙发上坐着一个女人,正在小声的啜泣。

        “尸体呢?”麦克出声问道。

        书房,靠近书桌的地上有些血迹。

        但是没看到尸体。

        女人听到这突然响起了声音,顿时吓了一跳。

        神色慌乱的抬起头来,看到是面无表情的麦克之后整个身体瑟瑟发抖,显得非常畏惧。

        这应该就是死者的情妇之一。

        三十岁左右,身材高挑,皮肤白皙,长得很漂亮。

        尤其是眼下梨花带雨的样子,更是惹人怜惜。

        “尸体呢?”麦克队长稍稍打量了一下这个女人,再次面无表情的开口问道。

        “已经搬去老爷的卧室里了。”

        女人抹着眼泪,慌忙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哽咽的答道。

        麦克队长皱了皱眉头,对马丁和多里亚尼吩咐了一句:“马丁,你和多里亚尼先检查这里。我们先去把尸体处理掉。”

        处理尸体,简单的说就是将其焚烧掉。

        厺厽 综艺文学 kanzongyi.cc 厺厽。案情已经基本确定,尸体也没有继续保留的必要了。

        马丁立刻应了一声,开始轻车熟路的搜查起书房来,前所未有的仔细。

        他非常想知道,遗迹的相关信息。

        骨刃与苍白女神有关,甚至有可能曾经就是苍白女神的武器。

        那从遗迹里带出来的其他物品,也有可能与苍白之诗有关……

        书房里的书不少,马丁没有去翻找书柜,而是先搜查书桌。

        椅子、书桌上,都留有大量已经干涸的血迹。

        整个房间里也充斥着那种浓重的血腥味。

        能看出来,这里就是死亡现场。

        马丁也能够根据这些细节想象得出当时的场景。

        布尔巴坐在书桌前,毫无防备地被利刃一刀切断脖子,头颅落在地上的情景。

        血液实在太多,铺满了整个桌面。

        马丁搜索了一遍书桌,但是只找到几本与此事无关的神秘学书籍。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地址。

        贝格街43号。

        地址写在纸条上,旁边还标注了一个日期。

        10月25日。

        马丁猜测,这可能是那个地下聚会的地址与时间。

        正当马丁准备搜寻书柜时,突然注意到书桌下面还有一本被血液覆盖的书籍。

        拿起来,清理掉面上的血液之后,马丁发现这是一本笔记。

        打开之后,发现上面记载了很多东西,很多只有布尔巴本人能看懂的短句。

        另外还有秘术序列的进阶魔药配方。

        马丁不动声色的默默记下来。

        虽然自己用不上,但说不定可以用来交换其他知识。

        不过,最吸引马丁的,是最近几页上的内容。

        攫欝攫

        ……

        笔记不是日记,上面记录的东西也都断断续续,显然只是笔迹主人自己用来记录的片段,只需要自己能够看懂也就是了。

        不过,作为半个同行,马丁还是非常容易地读懂了其中的一部分。

        这应该是布尔巴在研究灵体利刃的能力与束缚。

        他也调查到了苍白之诗的身上。

        马丁推测,他应该是在遗迹中找到了一些与苍白之诗有关的东西。

        至于灵体利刃的束缚,系统的描述是:

        厺厽 宝来小说网 baolaishiye.com 厺厽

        普通人无喂饱它,只有超凡者才能满足……

        那是不是意味着,灵体只有超凡者才有?

        马丁带着这个猜测继续翻找笔记,但没找到更多有用的信息。

        忽然,马丁感知到一阵波动传来,然后立刻又平息了下去!

        马丁手上的动作骤然停下,皱着眉头看向了门外。

        “怎么了?”

        多里亚尼也在搜查书柜,看见马丁的动作之后立即问道。

        马丁没有说话,静静地掏出了手枪,食指已经扣在了扳机之上。

        “队长?阿尔德?”马丁呼喊了两声。

        走廊里悄无声息,荧光灯的光芒惨白。

        但马丁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正在外边的走廊里朝着这边移动。巘戅宝来小说网戅

        而且速度还不慢!

        不到两个呼吸之后,一阵浓稠的灰色雾出现在门口。

        侵蚀之雾?!

        好像又有点不一样。

        马丁还没来得及疑惑,就被涌过来的雾气吞没了……

        神殿中,阿斯兰主教突然抬头看向了东面。

        金狮酒馆里,正在与德维克交谈的老人也突然停下,扭头眺望窗外。

        博森庄园内,一个穿着铠甲的人影出现在庄园边缘,看向不远处。